第九十四章 这样的钱东来

    临湖小眺内气氛很压抑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一次聚会弄成这样,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尽管都知道,这样的聚会,基本上就是那些小有成就的同学炫耀自己,其他人跟着随声附和几句。

    但今天的聚会,李子栋和赵宇飞的确做的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两个冷嘲热讽,也不至于把事情弄到不可开交的地步。

    换成是别人,没什么本事,被他们两个嘲讽一通,要么就是黯然离场,再不就是装鸵鸟,厚着脸皮假装说的不是他。

    偏偏说的是张狂这个暴脾气。

    李嘉心中暗暗叹气,怪就怪张狂今天带着唐晓娇一起来参加聚会。

    上学的时候,张狂最没有存在感,这才几个月,张狂就能带着这样一个大美女来参加聚会,这让身世背景强大,工作又超人一等的李子栋和赵宇飞如何不心生嫉妒。

    张狂坐在座位上,摆弄着他的老人机,等着钱东来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包厢的门被人推开,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气场太足了!

    这个老者龙行虎步昂首挺胸,一下子就把包厢内的所有人都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钱!钱老!”赵宇飞惊愕的站起来,赶快离开座位,快步迎了上去,“钱老你好!”

    钱东来看了一眼赵宇飞,点头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赵宇飞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钱东来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和我父亲一起出席蓬莱居宴会,有幸见到了钱老。”赵宇飞毕恭毕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钱东来疑惑的问道:“你父亲是?”

    参加宴会的人不多,钱东来却一时想不起来那天有姓赵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卫生局的赵兴博。”赵宇飞赶紧搬出他的老爹。

    钱东来思考片刻,然后恍然大悟道:“哦,原来是卫生局的小赵啊。”

    赵宇飞赶紧点头,“钱老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赵宇飞对这位钱老极为尊崇,钱东来能记起他的父亲,赵宇飞都觉得十分荣幸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继续,吃好玩好。”钱东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赵宇飞不敢继续纠缠钱东来,“钱老太客气了,您过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赵宇飞自己都很惊讶,钱东来是什么地位,居然亲自到他们这个包厢,难道说钱东来知道自己在这边吃饭,特意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不应该啊,人家钱老的地位,就算是他老爹在这边吃饭,钱老也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可没往张狂身上想,毕竟两人之间的地位相差太大,赵宇飞更不会想到,张狂打电话所说的老钱,就是这位钱老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找人的。”钱东来不耐烦的推开赵宇飞,直奔张狂这边。

    张狂老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上,冲着钱老点点头,算是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抛却社会地位和影响,单说另一个层面的地位,张狂能给钱东来点点头,这已经很给钱东来面子了。

    看到张狂如此无礼,赵宇飞怒了,指着张狂怒道:“张狂!你这是什么意思!你可知道这是钱老!想必你也不知道钱老的身份地位,赶快站起来,向钱老道歉!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子栋这才反应过来,“宇飞,你说的这位钱老,不会就是那位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整个天奉省,还有几位钱老!”赵宇飞挺胸抬头,仿佛认识钱东来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李子栋惊叫着迎了上去,“钱老你好!”

    没等钱东来说话,李子栋急切的说道:“钱老不要生气,我的这些同学们刚刚毕业,对社会名流了解的不多。尤其是这个张狂,他就是一个保安,没什么眼力见,钱老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惊讶,看这个场面,好像是张狂不怎么受待见啊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也对,张前辈这样的神仙人物,又怎么会在这些凡夫俗子面前展示本事呢。

    根据钱东来对张狂的暗中调查,一切资料都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幼年丧父,是他母亲把他拉扯大,十几岁的时候,母亲病逝。

    这个坚忍不拔的年轻人,从十几岁开始就独立生活,一边打零工一边维持学业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艰苦条件,张狂依然考上了大学。

    在大学期间,张狂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超人一等的能力,还是默默求学打工。

    一想到张狂的经历,钱东来心中惭愧,这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!

    看看人家张狂,有这样的神奇本事,却从来不炫耀。

    再审视自身,钱东来无比惭愧,他觉得自己之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触摸到那道门槛,绝对是被红尘中事迷昏了双眼,没有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修炼上。

    李子栋和赵宇飞还在喋喋不休训斥张狂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钱东来怒声喝道:“你们两个废物,要不是有个好爹,你们算什么东西!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张前辈!”

    钱东来声音洪亮,如同洪钟大吕,就连包厢外面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的成就,你们这辈子都不及万分之一!张前辈做人的姿态,是你们永远都学不来的!”

    钱东来快步走到张狂面前,立即换上一副笑容,“张前辈,你来明月阁用餐,怎么不吩咐一声,我让他们把帝王阁给你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帝王阁!那可是明月阁最尊贵的包厢,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在帝王阁用餐,据赵宇飞所知,天奉省有资格在帝王阁用餐的人,绝对不会超过十个。

    平时帝王阁空着,也不会对外开放。

    钱东来居然说要把帝王阁让出来给张狂!

    钱东来的态度,把李子栋和赵宇飞吓坏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钱东来这样的大人物,居然用这样谦卑的态度和张狂说话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东宁市的一号二号人物,面对钱东来也不敢就这么坐着,而张狂不但坐着,对钱东来的态度似乎还很冷淡,钱东来却没有生气!

    张狂肯定是不知道钱东来的身份,不然他绝对不敢这么过分,赵宇飞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“哦,明月阁不会是你的产业吧。”张狂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钱东来一脸羞愧,“让张前辈见笑了,我被这些俗事蒙住双眼,把太多精力浪费在这上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前辈,这是明月阁的至尊贵宾卡,以后您再大驾光临明月阁,所有消费全部免费,您可一定要去帝王阁用餐,那里的环境更好一些。”钱东来恭敬的态度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张前辈的朋友吧,今天所有消费全部免单,其他楼层还有别的娱乐活动,你们只管尽情玩,我替张前辈请你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