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 蛮不讲理的病人家属

    “那你赶快过来吧,病人就在第一医院抢救,我现在也在呢。”看得出来秦锋真是着急了,急不可耐的让张狂过去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。”唐晓娇隐约听到一些。

    “培元丹发生点问题,我得去第一医院一趟,你自己去逛街吧。”张狂顾不上吃东西,转身就向外走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的大事,晚一点就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险,张狂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唐晓娇不由分说,跟着张狂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外面,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放假的缘故,路上的车不多,很快就来到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急匆匆来到急救室所在的楼层,看到走廊上站着很多人。

    秦锋被围在中间,一些人冲着秦锋大喊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报警!赶快把这个杀人凶手抓起来!千万不能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老爷子就是吃了百草坊销售的什么保健品,才会突然昏迷的,我们老爷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就等着被枪毙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那种什么培元丹,百草坊号称是划时代意义的保健品,难道就是这种害人的东西么!”

    “是谁给你们权利生产这样害人的黑心保健品的!”一个威严的中年人怒声说道:“马上给我彻查!所有审批部门通通一查到底!我倒要看看这样的黑心保健品,是如何流入市场的!”

    秦锋被人围攻,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张狂可不是那种没有担当的人,看到秦锋被围攻,赶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各位,请冷静一下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这些病人家属谁听张狂这套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冲着张狂怒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给我滚到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秦哥,说说情况。”张狂懒得和这个人计较,毕竟人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肯定有火气,推开人群来到秦锋面前。

    秦锋满头大汗,看到张狂来了,秦锋顿时有了主心骨,“张狂,你总算是来了。我也是刚刚接到电话,说是有人服用了我们的培元丹,突然就陷入昏迷中,然后就送来抢救。具体什么情况,我也不了解啊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,能说说具体情况么,你们这么吵下去于事无补,我只有知道具体情况后,才能想出针对治疗的办法。”张狂和颜悦色向这些家属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,你能有什么办法,第一医院的这些专家们,都束手无策,你一个嘴上没毛的黄毛小子,也敢说大话!”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满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狂脸色不悦,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,但事情已经出了,就要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这家人可倒好,就没有一个说理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病人所服用的培元丹,就是我研制生产的,你们有什么话只管冲着我来!不过还请你们说明情况,否则我也无能为力。”张狂一口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秦锋感动的看着张狂,不管怎么说,张狂的人品没得说!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个毛头小子弄出来骗人的玩意,我就说不靠谱嘛!警察怎么还不来,赶快把这个罪魁祸首抓起来!”那个三十多岁的人不依不饶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啪!”长老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扇在这个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说人话,翻来覆去就是骗人,就要抓人!”张狂怒道:“我没有推脱责任!是我的责任,就是给里面的人偿命,我张狂也无怨无悔!”

    “但我必须了解清楚情况,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你们再这么胡闹下去,我可不敢保证病人还有救!”面对十几个气势汹汹的家属,张狂一点都不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我父亲还有救?”那个威严的中年人盯着张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急救室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第一医院院长田启光和心脑血管专科主任肖明月,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顾不上张狂,病人家属全都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田院长,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。”那个威严的中年人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,病人的情况极其特殊,病症发作太快……”田启光一脸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狂很纳闷,田启光主管行政部门,早就不参加一线工作了,怎么会出现在急救室。

    莫非里面的人大有来头?

    “什么!难道真没有办法了么,我现在就向上级申请,立即乘坐专机去京城。”那个威严的中年人顾不了太多,他的父亲绝对不能倒下,至少在这个时候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“恐怕来不及了,你们还是进去看病人最后一眼吧。”田启光的话,已经宣判了里面病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如不是情况紧急,他也不会说出看最后一眼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忽的一下,十几个家属冲进急救室。

    张狂也随着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进去干什么!你怎么又来了!第一医院不欢迎你,你马上离开这里!”肖明月一眼就看到人群后面的张狂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啊,这个混蛋弄了什么培元丹,我父亲就是吃了培元丹才突发急症的,你可不能赶他走,警察一会就过来抓人。”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不记打,刚刚挨了张狂一巴掌,还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“疯了!你真是疯了!”田启光一脸遗憾的看着张狂,“上次治疗宋学武的事情,我还很看好你,没想到你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,居然敢下毒手残害他老人家,这下谁也救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简直是莫名其妙,现在情况不明,就把所有责任推到他身上,张狂满肚子火气。

    “闪开!我进去看看,真是我的责任,我以命抵命!”张狂毫不客气推开田启光和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一步挤进急救室内。

    “院长,你看看他什么态度!当初我就说张狂人品有问题,幸好早就把他开除了吧,否则我们第一医院都得跟着摊责任。”肖明月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行,我得去一下卫生间。”肖明月捂着肚子就跑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了,从上次治疗宋学武开始,他就患上了一种怪症,经常失禁,有时候正忙着工作,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肖明月不知用了多少纸尿裤。

    这次为了抢救病人,纸尿裤都已经湿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