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 救人

    张狂进入急救室就发现情况不对!

    躺在病床的是一个老者。

    通过神识探查,张狂确定这个老者已经气息全无,几乎可以宣布死亡了。

    但老者却睁着眼看着进来的家属们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死不瞑目闭不上眼,老者甚至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神识探查结果,让张狂很吃惊,这个老者明明已经断绝了气息,但体内却充斥着强大的力量感!

    这是用仪器和肉眼都无法观察到的,只有神识才能探查到。

    这是培元丹的力量!

    不应该啊,一枚培元丹怎么可能有这样蓬勃的力量。

    张狂赶紧挤开围在病床前的家属们,“都闪开,患者还有救!”

    这句话很管用,患者家属们马上闪开,把位置让给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一把抓住病人的手腕,将一丝灵气缓缓输入到病人体内。

    灵气运转神识探查,双重作用之下,张狂几乎是瞬间就了解了病人的全部情况!

    这哪里是一枚培元丹的药力,分明就是两枚培元丹才有的效果!

    根据药效强弱程度判断,张狂估计病人昨天服用了一枚培元丹,然后今早起来,又服用了一枚培元丹!

    两枚培元丹强大药效叠加在一起,所造成的强大冲击力,就算是年轻力壮的棒小伙也承受不起,更何况是这样风烛残年的老人!

    “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。”那个威严的中年人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狂摇头,“情况非常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废什么话,能救活我父亲,算你走运,救不活我父亲,你就等着被枪毙吧!”不长记性的那个家伙在人群外叫嚣道。

    张嘴闭嘴枪毙,张狂一阵冷笑,找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,就不是培元丹的毛病,是家属没有按照说明给病人服用,这就不是他的责任,更不是百草坊的责任!

    “张狂,情况怎么样,能救活这位老先生么。”秦锋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病人,秦锋才不会这么紧张呢,大不了一死,多赔点钱也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但这位的身份太特殊,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百草坊开不下去不说,人家还真能枪毙他!

    “别着急,还有一线希望!”张狂问道:“有没有银针!”

    “胸针可以么。”唐晓娇也随着进了急救室,听到张狂找银针,想起来张狂曾经用她的胸针救治宋学武。

    “赶快拿来!”张狂着急,病人的情况非常紧急,耽误一秒钟,都会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唐晓娇一把扯下胸针递给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抬手就刺在这个老人头顶正中间的百会穴。

    动作飞快,胸针刺下去后马上拔出来,然后在老人手掌心的劳宫穴分别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快速拔出胸针,对准老人脚底的涌泉穴又刺了两下。

    随手把胸针丢给唐晓娇。

    张狂手掌搭在老人的手腕部位,将灵气输入其体内,催动灵气流动。

    灵气在老人体内流转,开始挤压被老人吸收的培元丹药力。

    下肢部位还好,培元丹药力很少,主要是集中在上肢和头部。

    张狂小心翼翼控制好灵气,不能为了挤压培元丹药力,就让灵气产生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随着灵气发挥作用,急救室内突然飘散着淡淡清香气息。

    这股清香气息绝对不同于医院消毒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快看,老爷子手心!”那个不长记性的家伙惊叫道。

    就见在老人双手的掌心劳宫穴位置,张狂刺出的那个细微针眼,缓缓滴出一滴粘稠的物质,正是这种粘稠物质散发出的清香气息。

    很快,老人双脚涌泉穴的针眼,也出现了同样的物质。

    那个威严的中年人观察很仔细,透过老人稀疏的头发,他看到老人百会穴针眼,也有这样的物质,而且还要多于掌心和脚心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虽然缓慢,却能够用眼睛看得见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分钟,张狂抬起手,终于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,这又是什么东西。”威严中年人惊异的发现,他的父亲居然睡着了!

    没错,就是出于熟睡当中,呼吸平稳,各项仪器所测量的指标也都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,刚才所有仪器显示的指标,都已经显示死亡状态。

    就这么几针下去,过了十分钟,老爷子死而复生?

    张狂当然不会告诉他们,老爷子刚才是假死状态,培元丹强大药力,掩盖了老爷子最后一丝生命特征。

    他运用灵气,强行将培元丹药力排除,老爷子恢复生机,假死状态解除。

    听上去简单,用唐晓娇的胸针,在老爷子几个穴位上刺了一下,然后用灵气挤压出培元丹药力,实际上这个过程一点都不轻松。

    力道不够,无法清理干净老爷子体内多余的药力。

    力道太大,灵气反而会伤害老爷子身体,造成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只有恰到好处,才能做到完美。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再有十分钟,老爷子就会醒来。”张狂有些疲倦,虽然时间很短,却极其消耗心神,甚至快要赶上他炼制丹药耗费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太感谢你了,要不是你,我们老爷子太危险了。”威严中年人确定老爷子没事,抓着张狂的手,热情的感谢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不动声色收回手,“现在可以确定老爷子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没等张狂的话说完,那个威严中年人点头说道:“这都是小兄弟你的功劳,说吧,你想要什么酬劳,只要不过分,我都会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张狂鄙夷的看着中年人,“你眼中只有酬劳么!”

    中年人很尴尬。

    “张狂,你怎么说话呢!你知道这是谁么!”田启光大声斥责张狂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跟我有关系么!在我眼中,他就是病人家属!”张狂毫不客气顶撞回去,他才不管这是谁呢。

    “既然老爷子平安无事,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追究一下责任了!”张狂的话,把秦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秦锋心说,张狂这是要做什么,现在想办法撇清关系都找不到机会呢,他怎么还提这件事!

    “那个,张狂兄弟,既然我家老爷子没事了,我也不想深究这件事,就让他过去吧,反正你也出手相救,我可以不用你承担责任,不过你那个什么培元丹,以后就不要继续销售了,这东西害人不浅啊。”中年人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追究就算了么!我要追究!”张狂大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