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 挑衅

    目光看向别墅的某个房间,张狂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老钱,你这里的防御很不错啊,让我都有点刮目相看呢。”张狂没头脑的一句话,把钱东来说愣住了。

    钱东来毕竟是老油子了,马上顺着张狂的目光方向看过去,然后很不自然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,你不要误会,那几个人不是我的护卫。他们都是我的老友,前段时间不是听说我在马老六的品鉴大会上一掷千金,替前辈买下了那把玉剑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他们都要过来看看,是什么人让你如此大手笔,你会不会被人骗了,是吧。”张狂语气不善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前辈说的这样。得知事情真相后,他们都相信前辈绝对是修炼者,都想目睹前辈的风采,同时看看我是如何冲击天人屏障的,给他们以后冲击这个境界提供一些参考价值。”钱东来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就怕因此激怒了张狂,张狂甩袖子走了,他哭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前辈要是觉得他们在这碍事,我马上就让他们走。”钱东来有些后悔了,就不该让这些人来,等冲破那道天人屏障,再邀请这些老友过来一叙,岂不是更好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既然他们想要见识一下,就让他们看看吧。”张狂并没有生气,小小的敲打一下钱东来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钱东来前面带路,亲自指引张狂和唐晓娇进入别墅。

    上辈子拥有过巨大财富,张狂并没有被钱东来的豪华别墅震惊,这和仙界的琼楼玉阁相比,差的太多。

    唐晓娇却看的眼花缭乱,她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么高档的住宅,奢华程度简直就像皇宫一样。

    古典气质与现代气息相结合,共同构建了这栋豪华别墅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请,唐小姐请!”钱东来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进入宽敞明亮的大厅,张狂微微点头,这个大厅都比他和唐晓娇租住的房子宽敞多了。

    唐晓娇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栋别墅,大大的落地窗采光非常好,虽然已经是下午时分,室内的光线非常足。

    看着唐晓娇四处张望,张狂笑了:“是不是有点喜欢这样的别墅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拼命点头,“如果是放在以前,我想都不敢想。现在嘛,我或许可以期盼一下,将来我也会住进这样的大房子。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唐晓娇顺口一说,见识到修炼者的神奇本事,唐晓娇坚信,她成为修炼者之后,拥有了和张狂一样的神奇本事,住上这样的大别墅很容易。

    没看到张狂炼制出的根本不是丹药的培元丹,都可以卖到那样的天价么。

    赚钱对于修炼者来说,实在是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“两位请坐,我这就去叫他们出来拜见前辈。”钱东来请两人坐下,急匆匆走向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环境的确不错,远离城区,污染源也很少,灵气中的杂质很少,对于修炼有很大好处,将来你就会知道了,为什么那些修炼者都会选择一些灵山大川作为修炼地点,就是因为灵气更纯净。”张狂无时无刻不在指点唐晓娇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轻微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唐晓娇这样的普通人,不可能听到这样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张狂听到脚步声,没有转回身,而是和唐晓娇继续交谈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想远离城市生活,这样的别墅也不错,过段时间遇到合适的,咱们也搬出来住。”

    张狂正说着,突然有人讥笑道:“年轻人说话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这栋别墅的价格!就凭你,几辈子也赚不来这么移动别墅。除非你用这张利嘴到处行骗,骗到了老钱这样的人,你一下子就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张狂眉头紧皱,这是几个意思,这几个人不是来长见识的,是来砸场子的!

    “老孙,不要乱说!”钱东来赶紧制止这个人,“张前辈怎么是骗子呢。”

    老孙哈哈大笑:“老钱,到了现在你还替他说话,你真是鬼迷心窍了!要是被一个老手骗了,上当也就上当了,只能说人家骗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谁承想,你居然被一个毛都没干的黄口小儿骗了,你真是太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老钱,你不愧是姓钱,你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吧,这么好骗。早知道这样,我也骗你十个亿花花。”另一个人随声附和,跟着那个老孙一起贬低张狂。

    “唐黎!不要信口雌黄。老孙你们两个什么意思,今天答应让你们过来,是让你们长长见识,看我冲击天人屏障的过程,你们以后也都用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可倒好,一口咬定张前辈是骗子。难道我老钱的眼睛瞎了么,骗子还分辨不出来么!”钱东来恼怒,这两个老东西,太混账了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,是不是骗子,验证一下就知道,你们这么吵下去成什么样子。”一个南方口音的老头站出来制止争吵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验证。”老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么,能禁得住我这一腿,就算他有本事。不过要是被我一腿踢死,那可就抱歉了!”那个南方口音的老头冷笑道。

    唐黎哈哈大笑:“没看出来啊,你谭一腿还是这么阴险。这个瘦弱不堪的小家伙,还不得被你一腿踢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,刚被这个骗子迷惑,就要眼睁睁看着这个骗子被踢死了。”老孙也随着大笑。

    唐晓娇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不是说好了帮着钱东来冲击屏障,成为修炼者么,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这些一大把年纪的老头,说话怎么都这么阴损!

    张狂的暴脾气一下子被点燃。

    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转身看着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一共有五个人,都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头。

    五个老头不怀好意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张狂站起来,钱东来暗暗叫苦,几步就来到张狂面前,“前辈息怒,我真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张狂一摆手,“这件事跟你无关!既然他们想要验证我的身份,让他们只管验证。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,我这人出手没有分寸,伤了谁或者失手杀了谁,那只能怨他该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