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 修炼者尊严不容侵犯

    谭一腿痛苦的坐在沙发上,这条踢死踢伤无数武林高手,让人闻风丧胆的腿,就这么被废掉。

    听上去简直是不可思议,谭一腿一腿踢在张狂面门,张狂不躲不闪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不应该是张狂被谭一腿爆头么,最不济也是血流满面,当场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受伤的不是张狂,却是力道可开金裂石的谭一腿这条腿!

    钱东来他们几个暂时还不清楚,张狂心里有数,谭一腿这条腿是真正废了,小腿骨断成几节,就算是正骨成功,好好休养,以后能正常走路就很不错,这辈子都别想再运用什么谭腿。

    张狂不愿意和这些所谓的武林高手交手,不是怕这些人,而是这些人的实力太差。

    就拿这个断腿的谭一腿来说吧,在整个华夏的武林界当中,谭一腿的实力绝对是排在最前列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张狂这个修炼者面前,还是那么的脆弱,那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张狂不躲不闪,只是把灵气集中在面部,用脸就把谭一腿的腿震断。

    这就是修炼者和习武之人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是无法逾越的鸿沟,习武之人功夫再高,也不过是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修炼者运用的是天地灵气,运转虚无缥缈的灵气护体,这和习武之人的内力,有着截然不同的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狂徒!竟然敢出手伤人,我废了你!”看到谭一腿痛苦的样子,老孙气得火冒三丈,冲着张狂大叫道:“你这个小王八蛋,今天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老谭,你就在这看着,我废了他给你报仇!”这些武林汉子,讲究的就是有仇当场报了。

    老孙和谭一腿是关系要好的老朋友,几十年的老关系了。

    看到谭一腿遭受这样的打击,老孙怒火万丈,烧昏了头脑,忽略了张狂并没有出手,而是用脸震断谭一腿小腿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揍死你!”老孙暴起,挥手就是一拳,直奔张狂面门。

    这一拳动作快如闪电,绝对是老孙这一生中最得意的一拳。

    “老孙且慢!”钱东来没想到老孙这么冲动,等他反应过来后,想要拦住老孙已经来不及了,大声招呼老孙不要冲动,希望能让老孙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老孙含恨一拳,被一只手轻轻抓住。

    张狂脸上带着轻蔑的神色,看着老孙,“自以为是的东西!”

    老孙的拳头被张狂的手掌抓着,老孙就感觉如同被一把老虎钳死死钳住,任凭他手臂如何发力,拳头纹丝不动!

    “开碑手的确可以算是不错的拳法,但要看是什么人运用。就凭你这个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子,也配在我面前指手画脚!既然你愿意替人出头,那就让你知道替人出头的下场!”张狂冷笑着,手掌开始发力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手下留情啊!”钱东来大骇,开口为老孙求情。

    “晚了!他出拳的那一刻,就已经晚了!一个习武之人也敢挑衅修炼者,今天不杀你,已经是看在老钱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张狂五根手指轻轻发力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,大厅内的几个人听着都觉得疼。

    老孙惨叫一声,眼看着他的拳头变了形。

    张狂一抬手,把老孙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目光冰冷的看着大厅内的几人,“修炼者尊严不容侵犯!你们不过是身体强悍一点的普通人,也敢在我面前呼来喝去,你们找死么!”

    “前辈,万望手下留情,他们几个不知深浅冒犯了前辈,晚辈愿意替他们接受惩罚。”钱东来优酷说不出,这几人都是他的老友。

    几十年的交情,听说他给张狂花费十亿购买了一把玉剑,都给他打电话,问他是不是上当了。

    钱东来也没有隐瞒,就把张狂的身份,以及和张狂之间的交易告诉给几位老友。

    这五个老头第一反应是惊喜,都替钱东来高兴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,都知道在他们之上,还有更加强大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传说而已,谁也没见过修炼者。

    几个人却深信不疑,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修炼者,他们只是没有机会见到。

    几个人平时交流,认为他们如果能够突破屏障,打破身体的限制,也可以修炼。

    所以当钱东来说出这些,几个人都迫不及待从各地赶往东宁,希望见见这位传说中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然而听说张狂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几个人大呼上当,说钱东来肯定是被骗了!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修炼者就应该是那种须发飘飘,超然外物的世外高人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呢。

    这不是骗子是什么。

    几个人甚至取笑钱东来,说钱东来想成为修炼者都想疯了。

    所以几个人才会固执的要求提钱东来检验一下张狂。

    如果张狂是骗子,那对不起,等待张狂的下场将会很惨,几个老头一定会让张狂生死不如。

    张狂真是修炼者,那也没什么,大不了向张狂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你还想怎么样,让咱们这群久负盛名的老人家做到这样,已经给你天大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五个老头天真的认为,他们在华夏武林界的身份地位,走到哪里都受人尊崇,被人叫一声老前辈,这样的身份必然也能压制张狂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五个人没能摆正自己的心态,以至于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钱东来看出来张狂动怒了,这让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他万万不敢得罪张狂,且不说还要指着张狂帮他冲击天人屏障,张狂修炼者的身份,绝对不是他这个习武之人能够冒犯的。

    又不想看到几位老友受伤。

    “老钱,你给我退下!没有杀了他们几个,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!你要自重!”张狂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钱东来张着嘴还要说话,眼前人影一闪,他只看到了一道虚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冒犯修炼者,今天必须给你们所有人一个教训,让你们知道,任何人冒犯修炼者,都将受到严惩!”张狂的话还没有说完,唐黎他们三个就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阵痛苦的哀嚎声,这三位和唐一腿老孙一样,都受到不同程度伤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