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 拒绝钱东来

    混元塑体丹化作强大热流,从钱东来腹中涌向全身。

    热流所过之处,撕心裂肺一样的剧痛迅速遍布钱东来全身。

    剧痛让钱东来几乎无法忍受,瞬间整个身体都变红,汗水一下子湿透钱东来全身。

    他咬牙坚持着,用张狂所说的办法,引导热流不断冲击身体每一处。

    所谓天人屏障,其实不过是普通人和修炼者体质的差别,相当于一道障碍,只有冲破这道障碍,打破桎梏,才能拓展经脉,吸收天地灵气,走上修炼道路。

    用这样的方式打破屏障,在重塑身体的过程中,必然要承受巨大痛苦。

    坚持过去,就将是一片光明的未来。

    钱东来有大毅力,习武之人每天勤修苦练,这一生吃过太多苦。

    但现在身体所承受的痛苦,还是让他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意识有些模糊,钱东来发现自己即将陷入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可不敢就这样昏迷不醒,固然因为昏迷不再感受到剧痛,但却会功亏一篑,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流水。

    不行!绝对不能昏迷过去!

    钱东来想到了一个办法,用牙齿咬了一下舌尖,希望用这样的刺激,促使自己清醒些。

    无奈,这点痛苦,远比不上身体正在承受的剧痛,根本无法让他清醒。

    “坚持住!你这一生唯一的追求,不就是要成为修炼者么!只要你再坚持一下,就会渡过难关,冲击天人屏障成功,你就将是修炼者!”

    张狂的声音轰然在钱东来脑海中爆发。

    钱东来一下子清醒许多,立即全神贯注对抗痛苦。

    然而,没坚持多久,剧痛让钱东来再次陷入即将昏迷的境界。

    张狂的声音又一次在他的脑海中爆发,钱东来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循环往复,一次又一次在他身上重演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如此漫长,钱东来恍然中有一种错觉,冲击天人屏障的过程,好像比他这一辈子都要漫长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钱东来以为这个世界都毁灭了。

    突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从后背涌入体内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精神起来,随着这股奇异力量在体内流动,所有痛苦顷刻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固守真元,立即调整状态,准备冲击天人屏障!”张狂的声音又响起。

    钱东来震惊,刚才承受了那么多痛苦,居然不是冲击天人屏障,只是开端而已!

    按照张狂的吩咐,钱东来迅速调整好状态。

    “拼尽全力冲击,成功在此一举!”张狂一声暴喝,贴在钱东来后背的手掌,开始向钱东来体内输入巨量灵气。

    无需钱东来引导,张狂已经为他做好一切。

    “轰!”钱东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把巨锤狠狠撞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体内像是有一层无形的隔膜被强行冲开。

    瞬间,身体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天地更加宽广,钱东来仿佛化身为这片天地,宛如这个世界的主宰。

    身体周围的灵气疯狂涌入体内,钱东来有一种全新感受,这种全新力量,让他几乎忍不住大吼三声,太强大了!

    “慢慢引导灵气拓展经脉,尽量洗涤身体,这对于你日后能够成长到什么高度有好处。”张狂收起手掌。

    他答应钱东来的事情兑现,不可能继续帮着钱东来洗涤身体。

    帮着钱东来冲击天人屏障,张狂也很疲倦,拿出一枚培元丹服下,补充了体力,然后坐在一旁休息,等待钱东来洗涤身体结束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累的。”唐晓娇替张狂擦脸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张狂微微一笑:“总算是成功了,钱东来的运气还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太痛苦,我看他冲击天人屏障的过程,有几次都要陷入昏迷状态,这样的剧痛,我能忍受么。”唐晓娇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完钱东来冲击天人屏障的过程,唐晓娇有些怕了,她怕自己承受不住这种剧痛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还有我呢。”张狂轻轻握住唐晓娇的手,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在你身边,我总不能看着你承受这样的痛苦无动于衷吧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心头一阵暖意,忽略了手还被张狂抓着呢,或许她故意没抽回手吧。

    钱东来洗涤身体的过程,相当于修炼者提升修为后的稳固境界,这个过程不算太长,钱东来很快睁开双眼醒来。

    看到钱东来这么快就醒转,张狂不由得摇头叹息,钱东来太心急了,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,这点耐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钱东来没注意到张狂的表情变化,一脸狂喜站了起来,活动手脚感悟这种全新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冲击天人屏障之前,钱东来已经是武林高手,在习武之人中,绝对是拍在前几位的强者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和身体状态,都已经达到习武之人的巅峰。

    冲击天人屏障成功,钱东来才体会到,他原来所拥有的强大力量,在修炼者面前不过是一个笑话!

    他现在才切身体会到,为何张狂可以轻描淡写打败老孙他们五个。

    如果把修炼者比作是成年人,习武之人中的所谓高手,连儿童都算不上,顶天算是还不能站起来的婴儿!

    差距就是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当初,他和老孙他们五个的实力伯仲之间,不太好说谁强谁弱。

    现在呢,钱东来认为,他一拳一个,不等老孙他们五人反应过来,就能把他们五个团灭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实现愿望。”张狂也站起来,恭喜钱东来成功。

    钱东来收起脸上的狂喜,“多谢前辈鼎力相助,晚辈无以为报,愿执弟子礼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惊讶,这老头居然要拜张狂为师!

    张狂摇头,“你我既没有师徒之名,又没有师徒之实。我帮你实现愿望,我们不过是一次交易罢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成为他的弟子,张狂才不会收钱东来呢。

    收徒,可不只是人家拜师这么简单,更不是为了体会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作为师父,要为弟子考虑,平时悉心教导弟子,指点弟子修炼。

    自家弟子在外面受了委屈,师父理所当然要为弟子出头。

    叫了一声弟子,就要承担起师尊的责任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张狂不由得笑了,他的师父不知此事身在何处,上辈子若是没有遇到师父,他的人生不知道还会多么悲惨。

    更不会发生重生这样的神奇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