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 神秘贵宾

    太解气了!

    李忠对张狂简直要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这些年跟随宋学武来宋家老宅参加这样的集会,基本每年都要有一两次,他没少受气。

    那又能怨谁,还不是实力不济。

    今天张狂替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出了一个遍,看着这些不可一世的家伙们吃瘪,受到这样的羞辱都不敢说话,李忠就像是三伏天喝了一杯冰镇啤酒,别提多爽快了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刚才有算计张狂的嫌疑,但那又怎样,能够出了这口恶气,找机会再向长老赔礼道歉就是了。

    偏房内的气氛有些怪异,张狂坐在那边肆无忌惮的吃着水果,不时还挑出个头大比较甜的葡萄给唐晓娇,一边吃着一边说京城的葡萄都这么甜。

    这边却很压抑,谁都不说话,一个个怒目相向。

    这时,偏房的门推开,一个中年人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进来,那些保镖和随行人员,都赶紧站了起来,和这个中年人打招呼,“江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总管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被称为江总管的中年人惊讶的看着这些人,“你们怎么回事,脸上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老牛,老周,你们两个这又是怎么了,还有谁能把你们两个弄得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江总管很清楚这些人的德行,都是一群眼高于顶的家伙,自认为能力不比比人差,每次参加集会,这些保镖都会借着切磋的名义,互相交手,非要分出个高低来,才算完。

    大蛮牛和周老三,算是这些保镖中实力很强的两个,居然被弄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江总管很惊讶,这些人的实力都在他心里装着呢,好像没人能把这两人打得这么惨吧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就是那个新来的小王八蛋!他下黑手阴我!”大蛮牛指着张狂这边说道。

    疼痛差了很多,让大蛮牛忘了刚才挨得那一脚,又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,骂张狂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个葡萄粒准确飞入大蛮牛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管不住自己的嘴巴,你早晚死在这张嘴上!”张狂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江总管震惊,转身看向张狂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给他一种很特别的感觉,仿佛坐在对面的不是一个年轻人,而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偏厅内所有人都站起来迎接他,这个年轻人纹丝不动,依然坐在那里吃葡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要么是脑袋有问题,看不到眉眼高低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具有超人一等的实力,不把他这个宋家的总管当回事。

    江总管认为,这个年轻人显然是后者,具有绝对实力。

    这就更让他好奇了,大先生什么时候网罗到这样一个高手。

    江总管很清楚大先生的情况,就他身边那几个所谓的保镖,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废物!

    出于对张狂的兴趣,江总管走向张狂,“年轻人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张狂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江总管,并没有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宋学武的保镖,是宋学武给他开支,他可不是宋家的人,没必要和那些家伙那样,对这个江总管一副卑躬屈膝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张狂,飞龙集团安保部长。”张狂简单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子!你不要太狂!这位是宋家的总管江先生!你给我站起来!”还没等李忠说什么,周老三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狂歪着头看了一眼周老三,“记吃不记打的东西,刚才给你的教训不够是吧!有你说话的资格么!”

    谁也不傻,张狂怎么听不出来周老三的祸心,无非是引起江总管对他的不满,希望江总管出头。

    好狂的年轻人!

    江总管眉头一皱,年轻人有心气没错,但狂妄过了头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不过,江总管可不是这些莽撞的家伙,没必要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发生什么矛盾。

    冲着张狂点点头,“我认识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狂没说话,心中不屑的说道,认识我又如何,你还真以为我一个小小的保镖啊,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在我面前说这话!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闹过头,有些事情不要让我多说,适可而止!”江总管很不满张狂的态度,不大不小的敲打一下张狂。

    “随行的几个助理呢,跟我过去。”江总管招呼几个随行助理。

    唐晓娇赶紧拿起一个文件夹,跟在江总管身后出了偏房。

    估计是晚宴结束,该到了汇报工作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正式场合的工作,所以也不需要专门拿出半天时间汇报工作,时间安排的很随意,看宋家老爷子什么时候有时间,随时准备汇报这一年的工作,以及来年的发展规划。

    唐晓娇走了,张狂一个人坐在那觉得没意思,闭上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以为张狂睡着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张狂已经进入修炼状态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修炼玄气锻体诀的好处,随时随地都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修炼,不会受到环境影响。

    神识释放出去,偏房内众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张狂运用神识探查。

    他的神识探查中,看到了大蛮牛气呼呼的样子,看到周老三阴沉的脸,还看到了其他人一直盯着他。

    张狂好笑,这些人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,没人再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继续释放神识探查范围,将偏房周围的情况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看看唐晓娇汇报工作的情况吧,反正也是闲着无聊。

    张狂将神识引向主厅。

    有钱人就是好,向家族汇报工作都不亲自动手,还要助理代劳。

    张狂神识刚好可以把宋家老宅笼罩住,再大的范围就吃力了,探查到的映像就比较模糊,也听不到声音了。

    这个范围刚刚好,能用神识看见主厅内的每一个人,听到每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让张狂很惊讶的是,坐在主位的居然不是宋家的老爷子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意外啊。

    按照华夏国的规矩和礼仪,主位肯定是地位最尊崇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就宋家的情况,显然只有老爷子才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那个只有三十岁的男人,不可能是宋家的老爷子。

    再看第二个位置,那个长的和宋学武很像的老头,应该就是宋家老爷子。

    宋学武所坐的位置是第三个,他是宋家这个分支的老大,理应比其他兄弟靠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