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 打遍所有人

    听到宋家的三先生宋学彬让人去喊人,张狂反倒是不急着走了。

    随手拉过来两张椅子,招呼唐晓娇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有张狂在身边,唐晓娇一点都不担心,乖巧的坐在张狂身边。

    看着唐晓娇对张狂如此温柔,楚时东怒不可遏,双眼死死盯着张狂,恨不得吃了张狂。

    面对楚时东的目光,张狂不屑一顾,他何曾在乎过这些,一个不成器的大家族子弟,还能把他这个修炼者怎样。

    在修炼者眼中,这些大家族子弟也只是普通凡人罢了,顶多算是蝼蚁中稍微有点实力的一只蝼蚁,修炼者才是高高在上,让这些凡人仰视的存在!

    很快,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,那些随着一起前来宋家的保镖们,急匆匆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宋家的几人满怀希望的看着这些保镖,当看到大蛮牛和周老三凄惨的样子,厅内的几人都有些发蒙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顾不上多问,可能是这些不安分的家伙,又互相看着不顺眼,借着切磋的名义打起来了吧,反正这样的事情,以前也很常见。

    失态脱离掌控,宋学武坐在椅子上,显得有些疲倦,他没想到事情会弄得如此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一边是楚时东,这个绝对得罪不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另一边,张狂也不好惹!

    宋学武可是亲眼见过张狂的本事,而且宋家实力最强的江总管,也被张狂轻松打败,这让宋学武更加相信,这些人没人能打得过张狂。

    最后变成什么样,宋学武也懒得管了,反正他也说了不算!

    或许,因为张狂的出现,搅黄了楚时东提亲的意图,对宋学武还是一件好事,他绝不希望用女儿宋琳的终生幸福,来换取家族利益。

    宋琳从小失去母亲,不能再让苦命的女儿承受太多不幸福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起上,杀了这个混账东西,一切后果不需要你们承担!”宋学彬指着张狂叫喊着。

    这些保镖接到消息马上赶过来,他们可不知道面对的是张狂。

    看着张狂的目光都有些犹犹豫豫,没人敢第一个动手。

    刚才在偏房,所有人都亲身体会了张狂对他们的羞辱,不也是没人敢反抗么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干什么,给我上啊!”宋学彬大怒,这些混蛋,平时待他们可不薄,关键时刻居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砍掉一只手,给你们一百万,一条腿两百万!谁要是给我杀了他,我给他一千万!”就在这个时候,楚时东突然站起来,指着张狂,“我说话算话,你们还不动手!”

    宋家的几个人都有些不乐意,这里可是宋家,楚时东居然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却没人敢和楚时东对着干,宋老爷子更是明确表态,“楚先生的话,就是我的意思,这笔钱不需要楚先生出,我给你们!”

    宋老爷子察觉到情况有些不正常,这些家伙绝对不是因为钱的原因。

    都是宋家几个子弟的随行保镖,基本上都是一声令下可以挡枪的保镖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异常反应?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一起上!宋家平时待咱们不薄,报效老爷子的时候到了,咱们这么多人,还打不过他么!”大蛮牛鼓动其他人一起上。

    周老三也叫嚣着,“敢在宋家老宅闹事,这个小子死定了,你们还犹豫什么!”

    是啊,这里可是宋家老宅,张狂不过是身手好点,他还能斗得过宋家!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保镖们,呼啦一下冲了过来,把张狂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张狂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些人,“你们确定要替宋家送死是吧,那我就成全你们!”

    “张狂!死到临头你还敢猖狂!”大蛮牛一脸狰狞盯着张狂,“最好识相点,老子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,不然的话,让你受尽痛苦折磨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睁开狗眼看看,这是什么地方!宋家老宅岂能容你撒野!”周老三刚才被张狂羞辱,这就找到了报复的机会,简直是老天开眼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这样,电视里都活不过一集的废物,废话还真多!”张狂站起身。

    吓得这些保镖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看来刚才给你们两个的教训还不够啊!”张狂冷冷的看着周老三和大蛮牛,“这次,我要给你们留个终身难忘的回忆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大蛮牛吓得后退一步,哪里还有嘴上说的那么硬气。

    啪!张狂一把抓住大蛮牛手臂。

    太快了,没人看清楚张狂的动作,大蛮牛就被张狂抓住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蛮牛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是一声惨叫,张狂松开他这只手,这只手已经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没人能体会大蛮牛此时的痛苦,被张狂抓住的手臂位置,里面的骨骼彻底被捏碎!

    外表肌肤看不出来有什么伤势,里面的骨头却都变成了粉末,已经没有可能再治愈!

    抬起脚,一脚踢在大蛮牛胸口。

    大蛮牛的大块头就飞了出去,和江总管并排躺在一起,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轮到你了,你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废物!”张狂动作快如鬼魅,周老三惊叫着向后退去,他才迈出步子,脸上就挨了张狂一下。

    周老三无疑是幸福的,最起码他没有体会大蛮牛那种痛苦,就昏死过去,很有幸和江总管作伴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跑什么,我又不吃人。”张狂笑呵呵的看着其他几个保镖。

    不跑等死啊!

    宋家给的钱再多,那也得有命花!

    人都死了,留下遗产有个屁用!

    张狂岂能让这些家伙跑掉。

    一下一个,全都放倒,以江总管为中心,形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“打完收工!”张狂随意的拍了一下手,然后回到唐晓娇身边坐下,冲着宋老爷子说道:“不行啊,他们这些废物太弱了!我还没有发力呢,他们就倒下了,这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死一样的寂静,从张狂出手到所有人倒下,前后也没有一分钟工夫。

    这些平时被他们看作是勇不可当的保镖们,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没人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不要以为身手不错,就狂到了没边。这个世界上,还有太多你招惹不起的人!”楚时东又站出来找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是么,你是不是也想和我过过招。”张狂挑衅的看着楚时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