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 嘴贱就该掌嘴

    楚时东完全不理会张狂的挑衅,“你的身手的确不错,不过你这样的习武之人,永远不会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让你仰视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,这么说吧,在那样境界的强者面前,你求死的资格都没有!现在跪下认错,我可以饶你一死!”

    修炼者!张狂一下子想到,楚时东口中所说的那个具有如此境界的人,必然是修炼者。

    大意了,没想到这个楚时东既然还是修炼者,张狂立即释放出神识探查楚时东。

    不对啊,神识探查结果,显示楚时东身上并没有灵气波动,他显然不是修炼者!

    那又是谁呢,张狂将神识范围扩大,想要探查宋家老宅内是否有修炼者。

    他之前曾全面探查过宋家老宅,并未发现修炼者的气息。

    张狂没有说话,楚时东更来劲了,他还以为张狂怕了呢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不是怕了,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跪下求饶,打断你的四肢,饶你不死!”楚时东脸上带着得意神色。

    被楚时东狂妄的态度激怒,张狂哪里还有心思探查什么修炼者。

    就算有修炼者又如何,他也有自保手段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少说废话,有什么手段尽管使,我劝你最好快点,我可没有耐心,赶快叫人吧,别让我等的不耐烦,否则今天我可是要打断你的狗腿!”张狂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好!很好!你今天死定了,现在就是跪下来求我,你也死定了!”楚时东暴怒。

    冲着宋家的这些人说道:“你们稍等片刻,我这就去请李先生来!”

    抬腿就要走出大厅。

    张狂岂会让他轻易离去,只是释放了一道气息。

    楚时东怎么可能承受这样的巨大压力,身体无法承受,双膝不由自主弯了下去,噗通一声跪在张狂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楚少,你这是干什么,你刚才不是说我跪下,你都不饶我么,怎么一转眼,却跪在我面前呢,难道这是向我求饶么。”张狂坐在一起上,抬手轻轻拍着楚时东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!你找死!”楚时东和曾受过这样的羞辱,赤红着眼睛,冲着张狂怒声喝道:“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狂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打在楚时东脸上,“我肯定早晚有一天也会死,不过能让我死的人,肯定不是你。你现在的生死,却掌握在我手里,我一不高兴,万一失手一巴掌拍死你,你说你冤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“张狂!你不要乱来,他可是楚家老爷子最喜爱的孙子,你敢对楚先生不利,楚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宋学彬都要被吓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张狂胆子太大了,捅破天啊!

    楚家老爷子知道最喜爱的孙子遭受这样的羞辱,必然雷霆大怒,一定会不惜一切杀了张狂。

    宋学彬倒是希望楚家派人杀了张狂,但楚时东在宋家遭受这样的羞辱,宋家保护不力,必然也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楚家老爷子一怒之下,宋家承受不起这样的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也被张狂的举动吓坏,“张狂,你不要无礼,赶快放开楚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们算什么东西!你们想让我放开他,我就得放开他啊!他要杀我,要打断我的四肢,怎么不见你们出来说话!”张狂一阵冷笑,“他就跪在这里,有本事你们尽可以让他起来。”

    完了!这下真的完蛋了!

    宋家这些人急的直跺脚,宋老爷子冲着宋学武怒道:“管好你的保镖!再这么胡闹下去,我们宋家就得跟着灭亡!”

    宋学武一阵苦笑:“父亲,事情闹到这个程度,你认为我还能管得了他么。”

    事情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,宋学武知道自己说话根本就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的好事!引狼入室啊!我们宋家迟早毁在你的手里。”宋学彬气得和宋学武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张狂恼怒,一道气息落在宋学彬身上。

    宋学彬和楚时东一样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自己掌嘴,什么时候我说停才允许停止!”张狂面无表情看着宋学彬。

    “你敢如此待我,我要……”宋学彬还要威胁张狂。

    “还敢聒噪!”张狂手指如刀,随着手指落下,宋学彬的一根手指被贴根斩断。

    宋学彬惨叫一声,鲜血一下子涌出来,在地板上形成一个血水洼。剧痛让他的脸都变了形,身体却不能动弹一下,只能硬生生承受这种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人!”说话的是宋家的女婿李一飞,他的夫人在五个兄妹中排行老四,碍于女婿的身份,李一飞在宋家的地位并不高。

    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,李一飞指着张狂破口大骂:“你这是自己找死,谁都救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张狂怀疑,宋家这些人的脑子是不是都坏掉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居然还有人威胁他,简直是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张狂一声厉喝,李一飞被张狂的强大气息压制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狂不愿意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普通人,修炼者和普通人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世界,这样的手段用在普通人身上,即便是让全世界所有人都跪在他面前,又有什么成就感。

    但这些人屡屡挑衅,张嘴闭嘴不是杀了他就是要打断他的四肢。

    张狂不介意让这些蝼蚁好好品尝一下飞灰湮灭的滋味。

    李一飞成功引起了张狂的注意,非常成功,然后跪在了张狂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!你!”宋老爷子脸色铁青,指着张狂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,这个时候,他也意识到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强大存在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想跪下,我成全你们!”

    没人敢再回应张狂的挑衅,张狂目光看过来,是杨腾都低下了头,不敢和张狂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张狂冲着一个佣人说道:“那个什么楚少不是要去叫人么,你去把人找来,可一定要快点,不然我没了耐心,他们可就都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让你掌嘴么,怎么还没有行动,是不是等我把你的手指都切下来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嘴贱就该承受处罚,自己掌嘴!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宋学彬和李一飞发现自己的一只手可以动了,哪里还敢违背张狂的命令,抬手就开始打自己的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