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 不信邪的宋学彬

    宋学武赶紧从包里取出培元丹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情况很危急,送到最近的医院也得一点时间,一旦耽搁了治疗,情况将会很危险。

    宋学武希望这种在冯老爷子身上发生奇迹的保健品,对他父亲也管用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着急,让我来看看。”宋学武让人都闪开,从盒子里拿出一枚培元丹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是什么东西,能管用么。千万不要耽误了父亲的病情。”宋学彬可不敢拿父亲的生命冒险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管用,我也是刚刚听到这种神奇的保健品,就给父亲买了一盒,这不是还没来得及给父亲服用,就出事了么。”宋学武来不及不多解释,捏碎蜡封,取出培元丹就塞入老爷子口中。

    老爷子牙关紧咬,宋学武也是费了好大力气,才把培元丹塞进去。

    张狂在研发这种培元丹的时候就考虑过,很多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患者,一旦发病都会昏厥,没有自主吞咽的意识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点,张狂让这种培元丹的某些特性更贴近真正的丹药,尽量做到入口即化。

    这就免去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培元丹进入宋老爷子口中,很快就化作一股暖流,沿着喉咙进入腹中。

    培元丹的药效吸收速度,也明显比其他药丸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宋老爷子脸上出现一丝红润。

    “这么神奇!真的有效果!”宋学彬吃惊的看着老爷子。

    效果之神奇,简直出乎想象,老爷子很快有了意识,缓缓的睁开双眼,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具备了自主意识,药效吸收见效更快,培元丹药力迅速在体内发挥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醒了。千万不要动,多休息一下。”宋学武激动的看着老爷子,这种培元丹的效果果然神奇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把推开想要搀扶他的佣人,一下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好好的么,能有什么事!”

    这就站起来了!这也太神奇了吧,简直就像是装的。

    楚时东心中一阵冷笑,这个老狐狸,想要推脱责任,居然来这一套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摇摇头,感觉头部有些不适,“我刚才怎么了,我怎么感觉脑袋有些疼呢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刚才昏迷过去了,可能是高血压犯了吧。我给你吃了一枚保健品,然后你就醒了。”宋学武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保健品这么神奇?”宋老爷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,血压高这是一种无解的病症,只能是平时控制饮食,不能发火,防止脑血管崩裂。

    医生多次叮嘱他,绝对不能发脾气,平时的饮食更要注意减少糖类等食物的摄取,否则对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一股暖暖的热流,正在来回流动,尤其是流入脑袋中,感觉到清凉了很多,头也不再疼。

    宋学武把盛放着培元丹的小盒递给老爷子,“就是这种叫培元丹的保健品,效果非常神奇。我也是听说,在东宁疗养的冯家老爷子,曾经服用了这种培元丹,结果不但能开口讲话,还站起来了,所以就给父亲你买了一盒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你是说风家的老爷子竟然能站起来,还能说话了?他不是已经卧床两年,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么!”宋家的几人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有假,这样的事情谁敢乱传。”宋学武说道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接过培元丹仔细看着。

    “这种培元丹效果的确很神奇,这上面说需要连续服用一个疗程,可以彻底改善心脑血管顽症。我就用完一个疗程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刚醒过来,再吃一枚巩固一下。”宋学彬没看到说明书,要让老爷子再吃一枚。

    宋学武买到培元丹后,也没有仔细观看说明书。

    保健品这东西,不一定对身体有什么好处,但也没有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吃得再多,也不会把身体弄坏。

    生产保健品的企业,不也希望消费者吃更多保健品么,这样他们才能赚到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一想也对,既然这种东西管用,多吃一枚又能怎样。

    拿出来一枚培元丹,就要捏开蜡封吃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宋家人都不长眼睛还是文盲,看不懂说明书上的注意事项么。”张狂的声音突然传来,“仔细看好了,上面要求服用两次的间隔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可是一种胜过药物的保健品,短时间服用太多,不但对身体不好,还会要人命!”张狂冲着宋学武说道:“宋总,你听说冯老爷子的事情,难道就没听说更多内幕么。”

    宋学武倍感吃惊,张狂怎么会知道冯老爷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可是绝对的高层次圈子才知道的大事。

    就连他这个商界的巨子,也是一知半解,从朋友那里得到消息,并不是很详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宋学武无条件相信张狂,马上拿过小盒,仔细观看上面的说明。

    上面写的很清楚,这种培元丹最大的禁忌就是连续服用,每次间隔不得少于三天,否则会发生非常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宋学武赶紧对老爷子说道:“父亲不要心急,咱们就按照说明书上写的,等三天后再吃也不晚。不能因为这样的疏忽导致出现不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宋老爷子也深以为然,既然说明书上这么要求的,肯定有道理。

    宋学彬心里很不爽,这个张狂凭什么啊,打人不说,羞辱宋家人也不说,现在这种情况,张狂居然还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“不用相信这个东西,咱们自己花钱买的保健品,想怎么吃,那是咱们自己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保健品嘛,这玩意还能吃死人啊!”宋学彬满脸的不屑,“父亲你不吃,我吃!我连续吃两枚,看能有什么不良后果。”

    宋学彬胆子也真大,不管不顾就拿起两枚培元丹,捏碎蜡封,把里面的两枚培元丹同时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一边咀嚼着培元丹,还一边说道:“你们看,我这不也是没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,赶快擦擦。”宋学武突然发现,宋学彬的鼻子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是刚才打的。”宋学彬的话还没说完,咣当一下倒在地上,人事不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