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 炼气强者龚先生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张狂瞧着二郎腿,对身边的唐晓娇说道:“你看看,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,实在是太抠了,连早餐都没准备。这就是他们对待我这个大债主的态度么,两亿都给了,难道还差这点小钱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忍不住想笑,宋家可没把张狂当成什么贵客,如果能有办法,宋家早就把张狂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,张狂探查到外面有人走向大厅,脚步十分轻盈,走在地上就如飘着一样,没有一丁点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高手啊!

    张狂顿时警惕起来,没想到宋家还有这样的高手,比楚时东身边那个李先生强大很多!

    大厅的门被推开,一个佣人飞快从外面跑进来,“老爷,一位自称是龚先生的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佣人的话,宋老爷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大步走向门外,“都和我一起去迎接龚先生!”

    宋家这些人纷纷站起来,终于等到龚先生了!

    经过张狂身边时,宋学彬冷声说道:“你还得意吧!龚先生一来,你就等着倒霉吧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张狂一抬脚,宋学彬就飞了出去,“你就是这么回报救命恩人的么!你们宋家都是一群白眼狼!我好心好意救你,你居然说这样的话。早知道这样,就不该管闲事。看着你去死,你们宋家现在应该办丧事了!”

    宋学彬这一下摔得够狠的,以脸抢地,没把他这张脸毁容,就已经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众人赶紧七手八脚把宋学彬扶起来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吩咐几人不要轻举妄动,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,犯不上这个时候再弄出什么事端,等把龚先生请进来,想怎么收拾张狂,就怎么收拾他!

    “张狂,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啊。”看着张狂老神在在坐着,唐晓娇很惊讶,宋家显然请来了高手,否则怎么敢这样对待张狂。

    “担心有什么用,大不了打一场。就算我担心,这个时候逃跑也来不及了。何况我有理的事情,为什么要担心呢。咱们都是文明人,讲道理好了,宋家总不能不讲道理,欠钱不还吧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无语,你现在说讲道理了,之前所做的一切,你和宋家讲过道理么。

    宋家也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啊,如果讲道理就能行得通,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张狂的自信,也给了唐晓娇信心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宋家众人众星捧月,拥着一个人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五十多岁,中等身材,外放的气息给人一种强大感。

    行走如行云流水,每一步都那么的沉稳有力,却带着飘逸感觉。

    进入厅内,这个人的目光就落在张狂身上,犀利的目光像是要把张狂看穿一样。

    张狂也在打量这个人,从这个人的气息就能看出,这人的修为很高!

    比起楚时东身边那个什么李先生,高了至少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炼气期修炼者!

    张狂马上来了精神,这是他重生后遇到的第一个炼气期修炼者,足够作为他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龚先生,这次请你大驾屈尊,实在是抱歉,如果不是没办法了,我也不敢请七哥惊动你。”宋老爷子十分的恭敬,在这个龚先生面前,完全没有一家之主的风范,姿态放的非常低。

    龚先生微微颔首,“看出来了,他身上气息外放,应该是修炼者。你们不可能有办法对付他,这也不能怪你们无能!”

    龚先生在张狂面前几米远止住脚步,“年轻人,你能在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,十分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张狂不冷不淡的回应道,却还是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龚先生冷笑:“但你的修为境界还是太低了!”

    “假以时日,你完全可以成为老夫这样的强者。只可惜你性子太过于张扬,注定无法成大事!你若是迷途知返,拜在老夫门下,老夫可以保你前途无量!”龚先生一副说教的口吻,对张狂说道。

    龚先生此话一出口,厅内宋家的众人集体呆滞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,龚先生若是收下了张狂,岂不是说,他们再没有机会向张狂寻仇。

    宋学彬更是急切的说道:“龚先生,你不能这样做啊,七爷派你过来,是让你灭掉他,你怎么能收他为徒呢。”

    龚先生不悦的目光看了宋学彬一眼,“老夫行事,还需要你来教么!”

    宋老爷子赶紧让宋学彬闭嘴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龚先生的地位,龚先生可不是宋家的下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家主,对龚先生都毕恭毕敬,如不是当年宋家曾经对龚先生的师门有恩,龚先生又怎能以修炼者身份,进入宋家做供奉,庇护宋家的安全呢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也想做我的师父?简直是可笑!你一把年纪才不过是炼气期修为,居然敢在我面前装前辈!”张狂气息猛然释放开来。

    刚才,他故意压制气息,给龚先生一个错觉,看他不过是刚刚入门的聚气期境界。

    现在,张狂身上气息全部放开,龚先生猛然发现,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境界居然不弱于他,也是炼气期境界。

    “这!这不可能!”龚先生实在难以接受,他勤修苦练数十年,才迈入炼气期境界,这样的实力,在他的师门中也能数得着。

    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居然是炼气期境界。

    在他的师门中,也找不出这个岁数的炼气期修炼者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做不到事情,不代表别人做不到。你认为你现在还有资格做我的师父么!”张狂一脸不屑的看着这个龚先生。

    龚先生震惊之后,迅速冷静下来,他发现张狂虽然是炼气期境界,却也只是刚刚进阶没多久,还没有稳固炼气期境界。

    和他这个炼气期巅峰境界的强者,根本没法比。

    不要小看了这个小小的差别,同样是炼气期境界,刚刚进阶的修炼者,比起稳固境界的都不如,更不可能是他这个颠覆境界强者的对手。

    龚先生可是即将冲击筑基期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老夫承认你的天赋非常高,潜力无限!但你太过于锋芒毕露,老夫今天就教教你如何做人!”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,要动手就尽快!”张狂耐不住性子,从椅子上站起,直奔龚先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