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 打的就是你

    正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张狂起身到出手,其他人都没有看到,他们所看到的映像,张狂还是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张狂的手掌已然抓向龚先生面门。

    龚先生大惊,这个年轻人出手速度超乎他的想象,甚至不弱于他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龚先生爆喝一声,抬手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他这一拳有个名堂,叫做截龙拳,是他师门镇派的拳术。

    “昂!”一拳打出,居然带着阵阵龙吟。

    “神迹!我居然听到了龙吟!”宋学彬激动的难以把持,虽然看不清楚张狂和龚先生交手的动作,宋学彬对龚先生很有信心,认为龚先生一定可以打败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改抓为弹指,一根中指弯曲,然后狠狠弹在龚先生的拳头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龙吟声消失,龚先生的拳头马上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狂这一记弹指神功,乃是他当年纵横仙界的一种战斗技能,不知有多少强者被他一指弹爆脑袋。

    好厉害!龚先生后退了几大步,警惕的看着张狂,收起之前的轻视之心,重新打量张狂。

    “你是江南伏龙观的人!”张狂收起手指,注视着龚先生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老夫?”龚先生惊讶,他怎么不认得这个年轻人呢。

    张狂怎么会认得他,而是从龚先生出手的截龙拳看出了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老夫是伏龙观的人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,还要等老夫动手么!”龚先生怒喝道。

    张狂一阵冷笑,“伏龙观又如何,将来有机会,我倒要去伏龙观走一遭,见识一下你们伏龙观那位所谓的飞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能强者!”

    和这个龚先生无关,张狂上辈子曾吃过伏龙观的暗亏。

    那是他成为修炼者几十年后的事情,一次偶然机会得到消息,江南某地出现了一株灵药。

    修炼者对于灵药的需求非常大,张狂得到消息后,立即赶赴江南。

    结果去晚了一步,那株灵药已经被人采摘。

    这样倒也无所谓,毕竟天灵地宝有缘者得之。

    张狂当时并不知道灵药已经被人采摘,依然向那处密地进发。

    却不料伏龙观观主得到灵药后,还设下了一个局,弄了一个杀局,差点要了张狂的性命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惊险的对抗,张狂终于从密地逃出。

    后来得知是伏龙观观主设下的圈套,张狂当然不能忍,休息调整一番,整备前去伏龙观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跟随师父一起离开地球,没能前往伏龙观寻仇。

    这种截龙拳,与伏龙拳并称为伏龙观两大镇观之宝。

    这一世见到伏龙观弟子,张狂岂能轻易放过这个龚先生。

    伏龙观在华夏国修炼世界,地位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见师门如此被轻视,龚先生勃然大怒,“你一个黄口小儿,也敢口出狂言!老夫今天就踢你的师门,好好管教你一番!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,张狂能一口道破他的师门来历,让龚先生心存疑惑,莫非这个年轻人也是某个修炼大势力的弟子?

    如是这样,在没有完全弄清楚张狂来历之前,切不可下杀手,免得招惹了惹不起的大势力。

    教训张狂一番,肯定没问题,就算张狂背后有超级大势力撑腰,龚先生这样做也不会得罪大势力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强于张狂,作为一个前辈教训一下晚辈,谁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居然还敢说要替我的师门教训我!”张狂心中冷笑,他的师门,提起来在整个仙界也是数得着的超级大门派。

    他的师尊,更是仙界久负盛名的大佬,一念间便可以毁灭一片世界,弹指一挥,地球就会爆炸消失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伏龙观弟子,竟然敢说替他的师门教训他,真不知道这个龚先生是怎么说出口的!

    “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!”张狂抬手又是一指。

    “龚先生,杀了这个狂徒!”宋学彬上蹿下跳,他哪里能看出来战场中的局势,龚先生拳头刚才挨了张狂一指,手指骨都差点被震断,运转灵气几个周天,拳头才恢复如初,否则龚先生早就再次出手了。

    张狂虽然第一次与伏龙观弟子交手,却深知伏龙观两种绝学的弱点。

    当年他离开地球,没能去找伏龙观观主的麻烦,到了仙界后,张狂曾经仔细研究过伏龙观这两种绝学。

    无论截龙拳还是伏龙拳,都有共同特点,出拳威猛拳势凶狠,典型的狂暴类型战技。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战技,有两种办法,一是比这两种战技更加狂暴,以绝对实力镇压。

    张狂的修为不如这个龚先生,显然这种办法不适合。

    再就是专攻其一点,集中优势力量,打击龚先生一点。

    见张狂还是刚才的弹指,龚先生心里有些打怵,吃了张狂的亏,龚先生可不认为这是他大意了。

    立即改变拳头攻击方式,由打向张狂面门改为打向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拳势威猛,速度奇快!

    龚先生却不知,张狂之所以被称之为张爆头,可不只是因为张狂出手够狠,更是因为张狂几乎从不落空,凭借的就是他的绝对速度!

    “啵!”又是一指,准确弹在龚先生的拳头上。

    依然是刚才被弹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龚先生才运转灵气,消除肿胀的位置,再次挨了张狂这一下,拳头一下子肿成了小包子。

    隐约听到一声脆响,手指骨好像是被弹碎了一根。

    龚先生脸色剧变,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分明比他低了太多,为何战斗力如此强悍!

    完全不给他反应的机会,张狂又是一指弹来。

    龚先生无奈之下,只好挥起拳头自保。

    “啵!啵!啵!”张狂的手指飞速舞动,连续三次都准确命中龚先生拳头的同一位置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要了龚先生的老命,拳头连续遭到重创,几根手指骨全部被震碎,整个拳头都开了花,皮开肉绽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我!”拳头受到重创,龚先生的战斗力被削弱了大半,另一只手护住前胸,急速后退。

    “想跑是么,我送你一程!”

    在宋家人惊骇的目光中,张狂一脚踢在龚先生胸口,龚先生整个人从厅内飞了出去,狠狠的摔在院子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