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 让你抽个痛快

    唐晓娇惊喜的回头看着张狂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唐晓娇已经对张狂产生太多的依恋,以前那个干练的唐助理,似乎正在离她远去。

    张狂说道:“我要是不来,咱们的工厂都得别人说了算呢,有些人真是不要脸,把这里当成他家啊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真以为咱们是他爹妈呢,把他惯的没人样!”

    从张狂进来,楚时飞的脸色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要带着唐晓娇去吃饭,可没安什么好心,就是欺负唐晓娇势单力薄,逼迫唐晓娇低头。

    现在又来了一个男人,恐怕再想带走唐晓娇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你说谁呢,你这家什么狗屁生物科技,是不是不想做下去了!”楚时飞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,用脚踩灭。

    张狂指着地上的烟头,“给我捡起来!没看到厂区严格要求,不允许抽烟么!你是眼瞎还是文盲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,你知道我是谁么!”楚时飞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,指着张狂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,只要进入我这个厂区,就必须接受厂区的一切规章制度!”张狂才不在乎这个不开眼的家伙是谁呢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人,在这个厂子是什么职务,信不信我一个电话,就让滚蛋!”楚时飞才不会动手打人呢,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太无聊,像他这样的高端人士,就该走高端路线。

    张狂笑了,“那好啊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有人把我开除呢。”

    几个质检科的质检人员,和闻讯赶来的几个主管,都忍着笑意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张狂的身份,虽然生产部总经理是唐晓娇,实际上这位才是真正的老板,和秦总合作的老板。

    还真没听说过,一个送原材料的,居然要开除老板。

    楚时飞却不知道这些,气恼的拿出电话,马上给秦锋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面子被人打了,必须要当场打回去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楚时飞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秦锋,你怎么回事,安排在厂子这边的都是什么人!我辛辛苦苦过来给你送货,你的人难为我不说,还敢骂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你的厂子呢,我告诉你,这件事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交代,可别说兄弟我不给你面子!”

    不等秦锋解释,楚时飞挂断电话,然后一脸嚣张的看着张狂,“听到没有,你马上就要滚蛋了,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噗!”一个烟头突然从地上飞起,准确落入楚时飞口中。

    楚时飞毫无防备,也不可能想到,丢在地上的烟头能自己飞起来,进入口中啊。

    “呸!呸!”楚时飞想要吐掉烟头,却不料烟头顺着他的喉咙进入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呕!”尽管是他丢掉的烟头,楚时飞还是受不了,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只有唐晓娇清楚,肯定是张狂搞的鬼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吃掉烟头,就没事了!我告诉你,再敢在我的厂区抽烟,我让你一次抽个够!”张狂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么跟谁说话呢,你找死是吧!”从楚时飞身后出来两个彪形大汉,一左一右走向张狂,伸手就要抓张狂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啊,还想动手!”张狂没有行动,而是看向质检科的几个质检员和主管,“这两个家伙要打我,你们还看什么呢,一起上,给我狠狠收拾这两个家伙,出了事我担着!”

    唐晓娇不明白,张狂让这些人一起上是什么意思,这些人不能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吧,但对比一下,绝对不是这两个彪形大汉的对手。

    两个彪形大汉,一看就是打手。

    张狂一只手就可以放倒这两个彪形大汉,何必多此一举呢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这群废物么!我看谁敢动手,今天谁要是敢动手,打断他一只手,出了事我担着!”楚时飞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质检人员和主管,本就没想动手,听楚时飞这么一说,更是纷纷后退,唯恐卷入这场争执。

    “好啊,拿着我的前,整天无所事事,看到老板被人家打,你们居然后退。”张狂大怒,指着几个质检人员和主管骂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都被解雇了,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唐晓娇暗竖大拇指,心说张狂这一手玩的太溜了,找了这么一个借口,就把秦锋的人全部赶走,以后重新招聘,招来的人员谁还能阳奉阴违不听话。

    刚才几个质检人员在楚时飞的恐吓之下不敢说原材料有问题,唐晓娇就很生气,作为质检人员,如果不能坚持真相,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何况唐晓娇和楚时飞对峙的时候,也没人站出来帮着唐晓娇,要这些人何用!

    “张总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们可是秦总派过来的,你无权决定我们的去留。”几个人不由得脸色剧变,就这么被赶走,回去怎么安排?

    一个主管顶撞张狂,“我们可不是你招聘来了,你没权利安排我们,况且我们也没有违反什么规则。”

    张狂气极反笑,“好,很好。我张狂没权利安排你们!”

    不理会这几个人,转向那两个彪形壮汉,“你们两个废物,居然还有闲心看热闹,要动手赶快,我时间宝贵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彪形大汉放声大笑:“你居然还有脸说我们是废物,连你自己的手下都管不了,像你这样的废物,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都飞了出去,狠狠撞在运送药材的车上,然后摔在地上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楚时飞顿时傻了眼,他很清楚这两个保镖的实力,都是一等一的好手,居然一招都没接住,就被这个张狂给打飞了?

    张狂走到楚时飞面前,“这就是你的废物么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!我警告你不要乱来,你惹不起我!”楚时飞慌乱了,就怕这种什么都不怕的愣头青,万一这个愣头青不管不顾打他一顿,这个仇就算以后报了,不也挨了一顿打么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抽烟,你不是喜欢在我的厂区抽烟么,今天就让你抽个痛快!”张狂一把抓住楚时飞的衣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