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 打的就是你

    张狂的举动无异于捅了马蜂窝,大堂经理连忙用通讯器叫人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过来,这里有人闹事,打伤了我们好几个人!”

    舞池里的男男女女,并没有因为这边发生的事情,就停止跳舞,舞台上卖唱的歌手声嘶力竭的吼着,下面的男女们继续嗨着。

    只有少数人感兴趣,走到这边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闪开,都闪开点!”保安从各个地方冒出来,直奔张狂这边。

    张狂也不墨迹,来一个打倒一个,来两个打倒一对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分钟时间,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二十几个人,维持秩序的保安,基本已经被他全部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么,金碧辉煌不能就这么点废物吧!”张狂拎起卡座,照着镭射灯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价值不菲的镭射灯被他打爆。

    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告诉范虎赶快出来,不然我拆了金碧辉煌!”

    这下,没人敢怀疑张狂的话了,这位爷还真敢下手啊!

    大堂经理赶紧给范虎打电话,“虎爷,你赶快下来一趟吧,下面出事了!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带着哭腔,金碧辉煌被砸成这样,虎爷还不得剥了他的皮!

    没几分钟,一个脑门铮亮,头发稀疏的中年人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肥头大耳红光满面,肥肥的大手把玩着一对核桃,挺着大肚腩,不过走路的脚步却虎虎生风,一看就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你虎爷的地盘闹事啊!”看到一片狼藉,这个中年人也有些惊讶,这都多少年了,没人敢在他的场子里闹得这么凶。

    “虎爷,就是那个年轻人,来到金碧辉煌就要见虎爷你,我这边还没安排好,他就一通乱打乱砸,虎爷你可要很行业内教训这个家伙!”大堂经理先把自己的责任推卸掉。

    范虎一抬手,“这件事不能怪你,人家是冲着我来的!”

    范虎来到张狂面前,上下打量着张狂,“小子,身手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赶快给我滚!在这丢人现眼。”范虎回头冲着那边叫道:“都给我清出去,现在开始封场子了!”

    客人们有的不知道虎爷的威风,还不愿意走。

    结果那些被张狂打了一顿的保安们,把火气都撒在这些人头上,“快点,没听到虎爷说清场子么,明天再来吧!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把这些人全部赶走,只剩下金碧辉煌的内部人员。

    范虎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狂,“小兄弟,说说吧,要见我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在他自己的地盘,即便是闹得再大,范虎也不怕,关起门来发生什么事,外面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狂目光冰冷的看着范虎,“范虎,你胆子不小啊,敢为了一点钱就派人去打断我的四肢,我真服了你,谁给你的胆子!”

    范虎明显一愣,再次上下打量张狂,“你是谁啊?我什么时候派人去打断你的四肢了,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么!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,半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,你派了十个人暗中埋伏,想要偷袭我,结果被我打了一顿,这件事你不记得了!”张狂不相信那几个人的头头胡说。

    范虎顿时恍然大悟,“那天的事情是你做的!好小子,上天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!我就说嘛,这些天一直没找到你,你居然敢送上门来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给我废了这个小子,虎爷我重重有赏!”范虎手里的两个核桃快速旋转着。

    跟着他一起下来的四个壮汉,分别从四个方向把张狂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范虎手下赫赫有名的四大金刚,为范虎东征西杀,摆平了不少对手。

    不是绝对的强敌,范虎都不会派上四大金刚。

    “老规矩,打断他四肢,留下一口气。”范虎老神在在的说道。

    别看眼前的场面很狼狈,范虎并不觉得张狂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对付一群保安算什么本事,他真正的打手是四大金刚。

    “虎爷你就瞧好吧!”左边的那个壮汉大笑道。

    笑声还没有落地,就是一声惨叫,紧接着惨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范虎都没看清楚张狂的动作,他的得力打手,四大金刚全部躺在地上,痛苦哀嚎着,每个人的四肢都被打断。

    真正做到了范虎的要求,打断四肢留下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嘶!”范虎倒吸冷气,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路,冲着他的出手过程,范虎自认为打不过张狂。

    他的四大金刚虽然能打,但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范虎和四大金刚没少切磋过,每一次交手的结果,都是范虎力压四大金刚一头,但想要战胜四大金刚却也不容易,需要付出巨大体力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年轻人,几乎都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,四大金刚就全部倒下了。

    范虎眼睛迅速转着,他努力回想关于张狂的一切。

    早就忘得差不多了,只是记得模糊的情况,却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这么能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都说不打不相识。小兄弟你的身手让我佩服。”范虎换上一副笑容,“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,我看不如这样好了,咱们坐下来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嘛,年轻人创业也不容易,我看不如你就跟着我干,我把一家场子交给你,你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稳住张狂,给他一点好处又如何。

    能把张狂收为手下,那是再好不过,他多了一个这么能打的手下,可以说整个东宁市的地下世界,他都敢挑战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张狂不肯屈服,那也不要紧,慢慢想办法除掉他!

    “嘭!”一个酒瓶子拍在范虎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这个铮亮的大脑袋,一下子就被开了瓢。

    范虎自诩也是高手,居然没看到酒瓶子怎么砸下来的,更没看清楚张狂是怎么出手的。

    伸手捂着伤口,范虎动怒了,“小子!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狂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扇在范虎的脸上。

    把范虎打得昏头转向,眼前全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还跟我讲条件!少废话,说吧,那天是谁出钱让你对付我的!”张狂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从我嘴中知道,我虎爷是有职业道德的人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,把范虎的后槽牙都打掉三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