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 现时报

    几个人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张狂,张狂浑然不在乎,始终坐在那里没动。

    “欢迎各位,能在百忙之中给我老头子这个面子,表示感谢。”楚惠中很客气,“大家都请坐吧,都这么站着,传出去会让人说我老头子太能摆谱了,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能得到楚爷爷的邀请,是我们的荣幸。”陈东故意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想把楚惠中的视线吸引到这边来,让楚惠中看到还有一个人坐着呢。

    很不凑巧,周天智恰好挡住了张狂。

    楚惠中哈哈大笑:“老陈,你这个孙子不简单啊,很有你当年的风范,青出于蓝胜于蓝。”

    主位那边的一个老头顿时红光满面,“能让你老楚夸奖,小东这小子今晚就没白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笑着落座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今晚举办这个宴会,到底是为什么,搞的神神秘秘的也不说。”陈祖荣,也就是陈东的爷爷,挨着楚惠中坐下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接到楚惠中的邀请,前来参加晚宴,楚惠中只是说一次小型聚会,并没有说明原因。

    楚惠中一拍脑门,“看看我,年纪大了,脑袋也不好使了!老陈你要是不说,我都把最重要的贵客给忘了!”

    “时飞,你赶快过去请张先生,张先生肯定还没准备好呢。”楚惠中随即又赶紧说道:“东林,还是你去一趟吧。跟张先生解释一下,我在这边陪陪老朋友们,没能亲自过去迎接他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让你这么重视!”陈祖荣惊讶,“时飞过去迎接都不行,还得东林去?”

    楚惠中神秘一笑:“其实应该是我过去一趟的,刚才人家说了不用太麻烦,他亲自过来就好,我这不是不想给人家一个错觉,认为我不肯听人家的么,不然我还真得亲自过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陈祖荣被楚惠中的话吓得一惊一乍的,“难道是上面的大人物?”

    楚惠中摇头,“等见了面,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次位那边,陈东没好气的看着张狂,“小子,你看到没有,那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呢,跟人家比起来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在鄂省撒野!”

    梁辰也不怀好意的看着张狂,“就算你是过江龙,在鄂省也得给我盘着!”

    “是么,那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几条不中用的地头蛇,都有什么本事!”说着,张狂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”陈东被吓了一跳,他还以为张狂一言不合要动粗呢。

    梁辰敲了敲桌面,“坐下!宴会马上开始了,都是大人物,你敢胡闹,信不信让你横着出去!”

    张狂哼了一声:“哼!有本事,你们现在就让我横着出去,要是没这个本事,就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看都不看几个人,冲着主位那边说道:“老楚,不用去叫我了,我早来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!这个年轻人管楚惠中叫什么?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都像是没听清楚一样,震惊的看着张狂。

    也有人看向楚惠中那边。

    被一个小年轻的称呼为老楚,楚惠中会不会让人打断这个年轻人的两条腿,然后从三十五楼丢下去!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贵宾,也只有主位的那几个老头,勉强有资格称呼楚惠中为老楚,其他人哪个不是称呼楚惠中为楚老,楚叔叔楚爷爷。

    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,他们想象中的楚惠中暴怒情形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听到这边有人叫他,看清楚是张狂,楚惠中赶紧站起来离开座位,快步走向张狂这边,“张先生,你已经过来了,怎么不打个招呼,实在是慢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到这边坐,主位给你留着呢。”楚惠中拉着张狂的手,就往主位那边走。

    张狂冲着目瞪口呆的陈东几人冷声说道:“怎么,你们几个不是说要让我横着出去么,赶快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陈东真有些忍不住冲动,上去暴打张狂一顿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啊,傻子都能看得出来,这个张狂来头太大了!

    大到让楚惠中都得万分恭敬。

    苦着脸,一个个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楚惠中是什么人,比带他们来的那些老爷子都强了不止一头。

    而这个张狂,居然让楚惠中到了低三下四的程度,他们再敢多一句废话,说不定被打断腿的,可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周少,要不咱们探讨一下合作的事情,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呢!”张狂说话的语气很生硬,一听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楚惠中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这里面那点小勾当,他不用多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肯定是张狂提前来了,然后坐在这里,背着几个二代子弟奚落,甚至用各种办法挤兑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小兔崽子,刚才为什么招惹张先生!赶快给我道歉,要不是看在带你们来的那几个老家伙面子上,都把你们丢下去!”楚惠中怒道。

    几人都不傻,能被家里的长辈带着参加这样级别的宴会,自然都是家里重点培养的一代。

    看到楚惠中真的发火了,几个人赶紧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实在对不起,刚才是我有眼无珠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我一马。”没想到梁辰这么干脆,痛快的认错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以后也就认识了,你不要见怪哈,我这人比较爱开玩笑。”陈东态度截然不同,完全不是道歉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相识什么!你配么!”张狂冷声说道:“这些人当中,就属你和周天智跳得最欢,今天要不是看在老楚的面子上,我废了你!”

    随手轻轻落下,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变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吓得陈东一激灵,这要是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,还有好么。

    他哪还敢嘴硬,赶紧赔礼道歉,“张先生误会,我有眼不识泰山,你就别和我一个小人物计较了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对不起。”在张狂目光的注视下,周天智面红耳赤,用很低的声音道歉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周天智还是第一次给人赔礼道歉呢,这种感觉,实在没法形容。

    张狂没有更多计较,随着楚惠中一起来到主位的桌子,一点也不客气,直接做到了主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