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 两个落魄的兵王

    随行的十几人都认识到,这位张先生绝非普通人,楚老爷子说让他们竭尽全力保护这位张先生,就是一个笑话,他们这些人都加在一起,也不是这位张先生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除了老五这个上次进入野人山的老手,其他人都很不一般,大都是退役的特种兵,其中不乏被誉为兵王的好手。

    他们最初对于张狂颇有些不屑一顾,这位肯定是背景强大的公子哥,否则楚老爷子怎么会这么看重张狂。

    现在,没人这么认为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都是性情豪爽的汉子,张狂打了猎物,他们马上收拾猎物,然后生火烤熟。

    就围在帐篷周围,开始大吃二喝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可能太放肆,还要提防晚上有野兽,万一偷袭营地,导致不必要的伤亡,谁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张狂也是性情中人,和这些人很投脾气,大块吃肉大口喝酒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众人的关系都变得熟络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的身手太厉害了,比我们的教官都厉害。”一个身体如壮牛的家伙,一边啃着一条兔腿,另一只手拿着酒瓶子喝了一口,含混不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教官很厉害么,看来你的身份不简单啊。”张狂随口笑道,看得出来,这些人的来历也都不简单,不过在张狂眼中,这些所谓的兵王和高手,无非是擅长格斗,身体素质比普通人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终究是普通人,怎么可能和修炼者对比呢。

    “番号不能说,我们对外的称呼是龙牙,只有各军区身手最好的特种兵,再经过重重选拔,才有资格进入龙牙的选拔。”这个壮牛很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啊,你小子居然是龙牙出来的,你隐藏的够神秘的。”他旁边一个身材略瘦的小个子说道:“早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,要知道你是龙牙出来的,说什么也和你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看我不顺眼么,要不吃饱喝足后,好好练练!”这个名为许峰的壮汉,冲着那个小个子说道:“要是我没看走眼的话,你应该是龙爪出来的吧!”

    “行啊,居然能看出来我的底细,这一架说什么也跑不了了!”那个小个子叫马强。

    “哼!这还不简单么,听到我是龙牙出来的,你就挑衅我,除了龙爪的人,还能有谁。”许峰把兔腿丢在地上,放下酒瓶子,“来吧,这么多年不是一直说,龙牙比你们龙爪强百倍,你们龙爪的人不服气么,那就打一架试试,看看到底是龙牙更强还是龙爪更厉害!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,老子怕你不成!”马强也不吃了。

    这涉及到两支特种部队的荣耀,宁可战死也不能丢了老部队的面子。

    张狂并没有制止两人,反正闲着没事,就当是看个乐子了。

    真要是发生什么意外,两个人收不住手,他再出手也不晚。

    “干!老子可要出手了!”许峰出手之前大喝一声,提醒马强。

    尽管这是为了荣耀而战,却不是和敌人那种生死相拼,该有的规矩还是要讲的。

    “看拳!”马强一拧身,一个虎步冲到许峰面前,抬手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张狂一边吃喝着,一边观看两人比武。

    马强这一拳有点说道,像是崩拳又有金刚伏魔拳的影子,看来马强在拳术上下过苦功,得到过高人指点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许峰一声怪叫,一个云手推过去,抬起小腿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许峰的路数,让张狂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不要瞧不起这些普通人,他们虽然不具备修炼体质,一辈子也无法拥有超强力量,但他们在拳脚上下的苦功,远远超过修炼者。

    修炼者更注重的是超强力量,以境界来压制对手。

    而普通人则是注重锻炼身体,尤其是这些兵王,更是每天勤修苦练来磨练打熬身体,比拼的就是身体素质和苦功。

    许峰迎战的招数,带着一丝太极的飘逸,同时又不失迅猛,能把两种截然不同的功夫运用到一起,这也不是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来我往,拳脚相加各不相让,都施展出最强本事。

    看得众人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几招过后,张狂就看出来,这两人实力不相上下,打到最后或许也是平局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的兵王,出手可不是表演性质的那种交手,每一招都是杀招,直奔着对方的要害。

    张狂担心两个人打到最后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这两个互相不服气的家伙,都气喘吁吁有些后继乏力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吧,你们两个就是打到明天早晨,也未必能分出胜负。”张狂身形一动,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,一手一个把两人的手腕抓住。

    “嗯!”许峰打红了眼,也不管眼前站着的是谁,抬手就想打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轻轻一抖手,许峰就被他丢了出去,一屁股坐在篝火旁边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马强也没好过,同样被张狂丢了出去,就坐在许峰对面。

    这两个互相不服气的家伙,看到彼此的狼狈相,都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各自拿起一瓶酒,冲着张狂敬酒,“还是张先生厉害,咱们都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退役的原因,是不是都因为身上有伤,许峰你腰部受到过重创,导致你没办法发力,否则你的实力不止于此。”

    张狂说道:“还有你,马强你的肩部有隐疾,应该是枪伤吧,导致你一条胳膊无法全力发力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惊讶的看着张狂,“张先生,这你都能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看不出来的,我从你们发力的方式,以及你们在格斗时注意保护的部位,就能看出来你们身上都有伤。”

    这种老伤,张狂倒是也可以治愈,只是需要消耗太多灵气。

    考虑到接下来还要面对伏龙观的强敌,张狂要时刻保持最佳状态,所以不能消耗巨量灵气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当初要不是这点小伤,我也不至于遗憾退役。唉!”许峰叹道。

    马强也是一脸的无奈,“身体情况不允许继续执行高难度任务,我也就没脸继续混下去了,所以回到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想不想治疗好身上的隐疾,其实你们的伤势并不是太严重。我明年准备和鄂东中药合作推出一种专门治疗重伤的药物,你们这点伤势,可以说轻而易举就可以治愈。”张狂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两个人一下子全都跳了起来,“张先生你说的是真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