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 欺人太甚

    处理完一半灵石,张狂想到,把这么多灵石带回去,还得让楚惠中帮着运送到东宁,这也很费力,万一路上发生什么波折,反而不美了。

    何不试试番天印呢,这件宝物需要吸纳太多灵气,如果能把番天印激活,岂不是多了一件至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从口袋中取出番天印,直接丢在灵石堆上。

    忽的一下,眼前一暗,足有一背篓的灵石失去了光泽,全部变成了灰色的废石。

    这也太猛了吧!

    张狂拿起番天印看了一下,上面的番天印三个字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一丝灵气输入到番天印内,同时灌输神识。

    毫无反应!如同泥牛入海了然无痕。

    这么多灵石,居然没办法激活番天印!

    张狂惊喜,这可真是难得的至宝!

    越是能够容纳更多灵气,也就意味着这方番天印威力巨大。

    不能舍不得灵石,这东西以后还能找得到,但番天印这样的至宝,却可以在关键时刻发挥意想不到的威力,这是保命的法宝!

    扒开废石,继续把番天印放在灵石上。

    番天印就如贪吃的怪兽,迅速吸收灵石内的能量。

    连续吸收了足有十背篓灵石的能量,番天印才不再有反应,放在灵石上也不再吸收能量,张狂这才心疼的拿起番天印。

    损失惨重啊,十背篓灵石,足以支撑他修炼很久了,可以做太多事情。

    为了激活番天印,就这么变成了废石。

    再次向番天印因输入灵气和神识,张狂突然有了一种特别的感受。

    番天印在他手中,仿佛与他融为一体,这一方只有纽扣大小的番天印,犹如万钧高山沉重,张狂相信若是将番天印丢出,这座矿洞会被彻底摧毁。

    如果运用上一些神通手段,只怕是一座山峰都会被砸碎!

    “好宝贝!”张狂放声大笑,有了这件宝贝,别说是筑基期修炼者,就是金丹期的老怪物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或许面对元婴期的超级强者,他都敢斗一斗!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收好番天印,张狂突然发现小白熊用贪婪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扇在小白熊的脑袋上,“你这个欠揍的东西,我的宝贝也敢窥探!”

    小白熊苦着脸,做个表情也被打,这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以后跟在我身边,不管是我还是我身边的人,你都给我放尊敬,再让我看到你有任何不敬的神色或是表现,你死定了!”张狂知道想要改变小白熊的性子,还需要很久,只能慢慢教导它。

    但主人就是主人,宠物必须要摆正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和小白熊可不是朋友,只能是主人与宠物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要和宠物成为朋友,需要从宠物小时候就开始利用秘法豢养,培养出绝对的忠诚度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世俗界凡夫俗子身边的宠物。

    要是敢把异兽当成朋友对待,说不定哪天就会出大事,要知道这可是开启了神智的异兽,虽然暂时还比不上人类修炼者的思维,但却比世俗界的宠物智慧高很多,宠物噬主的事情,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灵石没有处理,张狂教训万小白熊,继续处理这些灵石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带走一部分灵石,然后再返回带剩下的部分。”张狂吩咐小白熊带上十个背篓,剩下的几个他带上。

    出了矿洞,让小白熊把绝壁封好,然后在小白熊的指引下出了迷阵。

    “上来!”张狂祭起飞剑。

    小白熊好奇的看着,这玩意太有意思了,居然还能站在上面离开地面。

    “快点,没那么多时间给你浪费!”张狂招呼小白熊上来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御剑飞行,直奔神龙架之外。

    张狂没去和许峰他们汇合,也没有去神龙架外围的营地,而是直接飞往楚惠中居住的庄园。

    张狂他们走了几天,楚惠中一直坐立不安等待着。

    楚惠城这几天也住在他的庄园,每天都挑三拣四找楚惠中的麻烦。

    最开始一两天,楚惠城多少还能克制一些,毕竟伏龙真人那边没有传回来消息,还不知道张狂的死活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,楚惠城越来越有信心,认为张狂这次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早晨,楚惠中起来后就告诉下人,不管楚惠城那边怎么闹,都不要理会,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则是吃了一口早餐,然后准备去书房躲一会。

    他也想离开庄园,把楚惠城丢在这里,让他随便怎么闹吧。

    可是楚惠城说了,这几天必须随叫随到,只要超过十分钟还没见到他,就等着伏龙真人他们回来后,把他的庄园推平吧!

    不止于此,楚惠城还说了,楚惠中要是敢离开庄园,他这个分支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楚惠中硬着头皮也得留在庄园内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没等他来到书房,一个下人急匆匆跑了过来,“老爷,大事不好,时飞小少爷被打了,四爷东强也被打了,你快过去看看吧,再不去就要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楚惠中大怒,“我不是警告他们么,这段时间都给我老实点,绝对不能和主家的人发生冲突么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这件事还真不能怪四爷和时飞小少爷,是楚时东屡屡挑衅,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,然后小少爷听不下去了,就和楚时东争论了几句,然后就被楚时东带来的人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爷看不下去,以长辈的身份说了楚时东几句,结果也被打了。”这个下人当时在场,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楚惠中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主家,这是我楚惠中的分支!他们是主家又如何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楚惠中怒气冲冲去找楚惠城。

    楚惠城正在用早餐,楚惠中来到后,就见到四儿子楚东强和孙子楚时飞跪在楚惠城面前,两人的脸都被打肿了。

    楚时东站在楚惠城身后,指着楚东强和楚时飞教训着,“你们以为那个张狂还能回来么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,要不是看在同出一宗,今天老爷子一定以家主的身份处死你们两个!”

    楚惠中进来,恰好听到楚时东的话,气得他怒火万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