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钱东来的声音,马老六一张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色。

    都说他马老六有点见不得光的势力,在东宁市名头很响。

    实际上只有马老六自己心里最清楚,要不是他这个叔叔给他撑腰,替他打点各方面势力,他做的这些事情,可都是上不了台面的,早就被人弄死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而人家钱东来,那才是真正的大佬。

    虽然在商业方面,钱东来在东宁市排不上数,但是在另一个层面,人家绝对是呼风唤雨。

    马总和柳唐也都看见了钱东来,赶紧站起身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钱老,您今年居然大驾光临,参加市府的茶话会,真是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微微点头,算是和这两位企业家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然后看了马老六一眼。

    钱东来这一眼,把马老六吓得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马老六也是练家子,对于这些方面非常敏感,他一下子就从钱东来的目光中体会到了重重杀气!

    钱东来的目光就如万钧重山,压得马老六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马老六心中暗暗叫苦,看来传言非虚,钱东来越老越强,非但没有因为年老气衰导致实力下降,反而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马老六可以肯定,如果钱东来出手,他恐怕是一招都接不住!

    “钱老,我……”马老六还想辩解几句,发现钱东来的目光愈发冷淡,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马老六连续抽了自己三个耳光,“钱老,我错了,我不该背后胡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这才开口说道:“你背后议论我这个土埋脖颈的老头子,怎么说都无所谓。你不该如此轻视张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有几个钱就了不起,我警告你们一句,有些人,不是你们这些满身铜臭的商人能惹得起的!”

    马总心头一惊,钱东来这是话有所指啊。

    不过,马总并没有太在乎,再怎么说,这是法治社会,他不过是嘲讽了张狂几句。

    就算他要回那把玉剑,也多加了五个亿呢,这有什么不对的!

    况且,像他这样的成功商人,在东宁乃至天奉省都排的上数,还会在乎一个什么张狂!

    钱东来没理会马总,转而换上一副笑容,快步来到张狂面前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,知道你可能会参加茶话会,我特意厚着脸皮来了,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的态度,让马总和柳唐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钱东来一向对任何人都不假颜色,没几个人能看到他的笑脸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成功商人还是豪门子弟,哪怕是高层干部,钱东来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马总不由得暗暗合计起来,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,哪个超级大家族的子弟?

    张狂淡然一笑:“没办法,我们神奇生物不过是一个小作坊,想要在东宁站稳脚跟,肯定要响应号召,多参加一些这样的聚会,见识一下东宁各界的头面人物,免得人家以为我们神奇生物是要饭花子呢!”

    马总回过味来了,这个张狂是在反击他呢。

    神奇生物?马总想了一下,马上想到了近来最火爆的那款保健品培元丹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没有多想,培元丹再怎么火爆,和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关系,张狂顶多也就是一个拿工资混日子的管理层罢了。

    不由得冷笑道:“年轻人说话可要先过一下脑子,我倒是听说过神奇生物的培元丹。改天有机会见见你们神奇生物的老板,让他也知道他的手下做事毛毛躁躁,不大适合神奇生物。”

    在马总看来,尽管神奇生物异军突起,但他毕竟是东宁市有名有号的成功企业家。

    闲着无聊约约神奇生物老板吃吃饭,绝对是给神奇生物老板的面子。

    哪知,张狂一摆手,一脸冷然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没兴趣和你这样的人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哪个要和你吃饭,你算什么东西!”马总大怒,他说要和神奇生物的老板吃饭,这个小子充什么大半蒜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钱东来忍不住冷笑:“马建成,你还真是有眼无珠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!马总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重新打量张狂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唐也觉得事情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神奇生物就是张前辈一手创建的,你觉得张前辈看得上你那一顿饭么。”钱东来不耐烦的挥挥手,“别在这碍眼,都滚一边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!他!”马总被钱东来骂的火气涌上脑门,却不敢当场发作,他深知这个老头子的能量,不需要明着对付他,暗地里有无数种办法让他生死不得。

    更震惊张狂的身份,这个年轻人居然是神奇生物的老板。

    怎么看着都不像,但钱东来却又不可能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误会,都是误会,张总不要介意,误会解释清楚就好。”柳唐赶紧站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柳总,你觉得是误会,那就更好了。”一直没说话的唐晓娇突然说道:“东兴机械是你们东宁机械集团的下属企业吧。”

    柳唐不明白唐晓娇提起这个做什么,点头说道:“是啊,东兴机械是我们集团下属企业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东兴机械很讲合约精神!答应给我们神奇生物定制五套设备,结果你们撕毁合约,把属于我们的生产设备给了百草坊,支持百草坊生产假冒培元丹,我看今天的茶话会,我们神奇生物很有必要和市府谈谈,为什么本地企业不能大力支持本地企业,而是做这些拆台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事?柳唐作为集团老总,不可能关心这点小事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知道,百草坊和神奇生物的斗法,百草坊惨败,仅仅是一天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神奇生物很快就会成为天奉省大企业。

    因为下属企业做的这些烂事,和神奇生物发生矛盾,实在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那个,实在对不起,我对这件事并不清楚,等我回去后一定严查这件事,给神奇生物一个交代。”柳唐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尽管神奇生物对东宁机械集团不可能构成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但必要的姿态还是要做足的。

    一旦给上面留下不好的印象,对将来的工作也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