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柳唐的道歉,张狂并没有理会,以后神奇生物不会与这家企业有任何业务上的来往,当然不会在乎柳唐是否道歉。

    柳唐自讨了个没趣,和马总一起悻悻的去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看到几个碍眼的人走了,钱东来凑了过来,坐在张狂身边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,不用理会这些俗气的东西,他们眼中除了钱就只有利益,这些人不会讲究什么道义。”钱东来早就看淡了这些,对于这些人,他从来都不加理会。

    张狂淡然一笑:“一些追逐利益的商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起商业上的能力,谁又比得上张前辈你呢,百草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,秦家咎由自取,导致失去了东宁这块大本营,对秦家的打击不小,活该!”钱东来笑道。

    秦家在东北的主要产业就是中药,结果东宁百草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导致其他几大城市的百草坊声誉上也受到了影响,生意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。”张狂一摆手,“东来,你最近修炼怎么样,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张狂已经通过神识探查过钱东来的情况,发现钱东来的确遇到了困难。

    钱东来从一个习武之人,突破天人屏障,强行成为修炼者,这是十分难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却因为日常修炼中,没人指点他,钱东来基本处于茫然状态,虽然成为了修炼者,每天吸收灵气修炼,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前进。

    这就是散修的苦恼之处了。

    和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不同,散修没有任何修炼资源,只能每天吸收灵气修炼,苦苦摸索修炼道路。

    这样的修炼速度,肯定不可能太快。

    没有修炼功法战技,全凭自己凭空想象,要是还能获得巨大成功,那只能说天赋不可想象,绝对是开宗立派的一代伟大人物。

    钱东来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,张狂都做不到,他也需要各种功法战技,需要各种资源。

    钱东来正不知道如何把话题引到这上面来呢,听到张狂问起,钱东来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“不瞒前辈,我很迷茫。以前一直梦想着成为修炼者,现在成功突破那道屏障了,却又不知道路在何方,我完全不懂得修炼法门,只是吸收灵气修炼。”钱东来一肚子苦水。

    张狂点头道:“这也是正常情况,世间修炼法门千万种,如果只凭自己摸索前进,不知多久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明天你去我那里一趟,我帮你看一下你的情况。”张狂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厚爱。”钱东来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参加茶话会的企业家们陆陆续续进来,不适合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钱东来很识趣的转移话题,说起茶话会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张狂对茶话会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。

    两点半,茶话会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市府领导先讲话,然后邀请在座的企业家们随便谈谈,总结一下这一年的成绩,展望一下来年的工作。

    不是正式的工作报告,所以讲话比较随意一些。

    “下面请我省新兴企业,神奇生物的代表谈一谈。”负责主持茶话会的领导点到了神奇生物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大家应该都知道吧,就在今年的下半年,神奇生物异军突起,成为保健品市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,今天有幸请到了神奇生物的两位老总,下面就以热烈掌声,欢迎神奇生物的唐总谈谈。”

    与会的企业家们鼓掌的同时,都向张狂和唐晓娇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唐晓娇冲着大家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狂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当然把出风头的机会留给唐晓娇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飞龙集团两位高层看到唐晓娇和张狂,两个人都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参加这样的茶话会,宋学武显然不可能亲自前来,能派两个高层前来参加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唐晓娇么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个不是张狂么!”

    “难道神奇生物是他们两个创办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从集团辞职,居然创办了这样一家企业!”

    这两位高层低声交头接耳,掩饰不住脸上的震惊。

    当时唐晓娇和张狂一起辞职,并没有引起太大轰动,一个总裁助理和安保部长,又不是集团的绝对高层。

    仅仅是过了几个月的时间,两个人飞黄腾达,事业居然如此成功!

    飞龙集团那两位高层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,他们能够参加茶话会,那是因为他们的身份,代表了飞龙集团,而不是他们两个有多牛。

    人家唐晓娇和张狂就完全不同了,人家是代表自己的企业前来参加茶话会的。

    飞龙集团这两位高层当然知道培元丹,他们还感慨过呢,这样的一家企业,老板必然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神奇生物的两位老板,都是飞龙集团走出去的员工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场合,唐晓娇丝毫不怯场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我们神奇生物成立时间还很短,今年因为出现了一些波折,导致业务方面并未实现既定的目标,勉强做到赢利。”唐晓娇并没有炫耀神奇生物的成绩。

    实际上,神奇生物今年业绩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明年的计划,我们初步预计赢利两千亿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的话还没有说完,会场轰的一下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企业家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什么?刚成立还没有半年的企业,就敢开口说赢利两千亿?”

    “都知道培元丹价格高,不至于这么暴利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太能吹牛了。”

    主持茶话会的领导,也被唐晓娇的话雷的不轻。

    一年能有两千亿的业务量,那就是省里数得着的大企业了。

    神奇生物居然要一年盈利两千亿。

    你们这是要走出华夏,冲向国际的节奏么。

    主持茶话会的领导示意大家安静些,然后笑呵呵的看着唐晓娇,“年轻人创业,有魄力是好事,但步子要一步步迈,脚踏实地才能做好一家企业,制定太高的目标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企业家都都笑了,显然更多的是嘲笑。

    看到唐晓娇被嘲笑,钱东来忍不住站了出来,“张总,你们神奇生物制定这么高的目标,来年是不是还有什么大计划。”

    张狂明白钱东来的心思,这是替唐晓娇找台阶呢。

    随即淡淡的说道:“神奇生物来年计划推出几款新产品,既然市府方面认为我们神奇生物做事不靠谱,那我们再重新考虑一下,是不是转移到鄂省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和鄂省的鄂东中药达成合作,他们负责全面推广销售我们的各种产品。相信我们要是把神奇生物搬过去,各种资源和政策方面,都会得到最大优惠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咱们做企业的离不开上面的大力支持,既然张总能得到鄂省方面的支持,那还有什么顾虑,当然是去那边发展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和张狂一唱一和,把主持茶话会的领导晾在了主席台。

    主持茶话会的领导,可不是市府的一把手,一把手工作繁忙,要等到晚上的晚宴才会过来,和与会的企业家们交流一下。

    听张狂的意思,对市府方面的工作很不满,言下之意要把神奇生物搬到鄂省去。

    主持茶话会的领导暗叫糟糕,不就是因为几句话的事么,至于这么做吗。

    要是因为他的几句话,就把神奇生物赶到鄂省去,那他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是我们市府方面工作不到位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让神奇生物有这样的计划。如果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,我们一定会努力改正,还望神奇生物方面仔细研究考虑一下,我们东宁的各方面条件,完全不比鄂省差嘛。”主持茶话会的领导说话语气马上变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万一神奇生物真的这么做了,会被其他企业怎么看。

    一家土生土长的企业,都没办法留在东宁,以后谁还愿意来东宁投资发展。

    主持茶话会的那位领导心里暗暗叫苦,这个年轻人脾气挺大啊,就因为自己那么几句话?

    “领导,我是年轻人,所以说话也就不懂得委婉,希望各位领导不要介意。”张狂说道:“我是天奉省人,按理说我创办的企业,应该率先考虑天奉省,就当是为我的家乡做一些贡献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好,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担当嘛。”主持茶话会的领导赞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奇生物创业不易,我不想我的企业还没有起步,就这么倒下去。”张狂语气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“我们神奇生物创业过程中,没有得到任何的优惠政策和关照,却屡屡遭受各方面阻挠,甚至是破坏!”

    张狂才不管这个场合是否适合说这样的话呢。

    “百草坊撕毁合同,然后模仿推出培元丹,要不是因为他们的培元丹没有任何效果,想必我们神奇生物现在已经彻底倒闭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面对这样的情况,我可没见到市府方面有任何作为!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方面,比如说东宁机械集团下属的东兴机械,为我们定制生产的生产线,不惜毁约,也要卖给百草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年准备推出几种全新产品,审批扩大厂区的手续报上去这么久了,到现在都没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张狂看向主席台,“请问领导,这样的投资环境,我们神奇生物还有在东宁扩大发展的必要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