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狂的话就如同一记记响亮的耳光,狠狠扇在主持茶话会的领导脸上。

    同样也扇在柳唐的脸上。

    主持茶话会的领导,脸色非常难看,很多事情他并不能做主。

    比如神奇生物和百草坊的纠纷,那属于是两家企业之间的纠纷,百草坊撕毁合约,神奇生物得到补偿,最终百草坊也因此而倒下。

    这是市府方面能出面干涉的么,市场经济,这是市场行为,企业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    柳唐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不就是下属企业和神奇生物之间的合同纠纷么,况且东兴机械也按照合约补偿了神奇生物的损失。

    这个张狂,怎么能在这样的场合,说出这样的话呢,简直是不可理喻!

    当然,张狂提出来的问题,市府方面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。

    比如他说的各项审批手续,以及扩大规模所需的用地问题,这些就归市府管理。

    百草坊撕毁合约之后,张狂就让唐晓娇打报告,申请扩大厂区用地,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月了,上面没有任何答复。

    以前占用的是百草坊的厂区,因为合同纠纷的事情,神奇生物和百草坊结束合作,这块土地现在还属于百草坊,一旦百草坊提出收回厂区,神奇生物还要经历无家可归的窘境。

    当初和百草坊合作,占用这个厂区,签署的合约是三年,幸好这是一份单独合约,神奇生物坚持三年不搬走,秦家暂时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正好利用这个机会,张狂向市府发难。

    张狂的举动看似鲁莽,实际上对时机的把握很好。

    他这样公开质疑市府领导,看上去会给领导留下很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张狂完全不在乎这些,就是因为这样的场合,市府方面才不得不重视,必须要给神奇生物一个满意的交代,否则神奇生物一旦从东宁撤资,将会造成何等恶劣影响。

    至于市府以后会不会给神奇生物穿小鞋,这完全不在张狂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神奇生物又不会指着优惠政策吃饭,只要市府能给神奇生物解决好厂区问题,就已经达到了张狂既定的目标。

    顺带着提东宁机械集团一嘴,纯属于是敲山震虎。

    给这些与会的企业家一点颜色看看,以后不要对神奇生物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眼看着神奇生物越做越大,难免会出现各种问题,被一些贪心不足的人看上,向神奇生物神奇生物伸手,这也是非常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狂要做的就是提前斩断这些有可能出现的黑手。

    张狂的话说完,在场的企业家们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张狂。

    马总心说,到底是年轻气盛,一个刚刚走上社会的小年轻,终究没有社会经验,居然做出这样愚蠢的举动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摇头不已,一家企业想要做大做强,光有主打产品还不行,必须还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。

    张狂显然不是合格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一些人开始打主意,张狂这么胡闹下去,说不定神奇生物哪天就会倒闭。

    到时候抄底收购了神奇生物,也是一笔好买卖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的几位领导低声交流着意见,肯定不能当场发火。

    今天的茶话会说好了要各家企业提出自己的计划,以及还有什么难处,市府将会大力解决,现在神奇生物提出了遇到的问题,张狂的语气虽然很不中听,市府的领导却不能当场发火。

    几位领导交换意见后,主持茶话会的那位领导轻轻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会场肃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神奇生物所遇到的各种问题,是我们市府方面的工作失误。”那位领导拧着鼻子说道:“这样吧,明天你们打一个报告,把所遇到的问题都提出来,市府方面将会根据情况,酌情解决。”

    能让市府做到这点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张狂也知道不能太过分,当下点头,表示遵从市府的决定。

    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,茶话会气氛变得非常怪异,其他几家企业的代表简单的说了几句,主持茶话会的领导宣布会议结束,通知大家准备参加晚宴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,你的话可是把市府方面得罪够狠的。”钱东来和张狂一起离开会场,去休息室休息,准备参加晚宴。

    张狂无所谓的说道:“那又怎么样,我脾气就是这样,让我巴结他们,我可做不到。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工作,既然工作没有做到位,我凭什么不能批评他们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当然也不在乎这些,只是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原计划三个小时的茶话会,因为张狂的事情,两个小时就结束,所以他们还要在休息稍等一下,晚宴时间定在六点,还早着呢。

    休息室内,相熟的企业家们互相交谈着,焦点无非是张狂和神奇生物。

    众人明显把张狂和唐晓娇孤立起来,都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只有钱东来表现的非常热情,始终不离张狂左右。

    “神奇生物成不了什么大器,看到没有,只有钱东来那个老家伙和张狂交谈,其他人都避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跟钱东来能学出什么好来,看看钱东来这些年的经营,除了能打之外,他的企业能在东宁排到前一百么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看他老资格,市府又怎么会邀请他呢。”

    休息室面积很大,张狂他们三人坐在这边,另一边几个人凑在一起,低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这样的低声交谈,不会被这边的三人听到,隔着几十米呢,休息室内的其他人也在交谈着,他们的声音肯定会受到干扰。

    却不知,张狂他们三人都不是普通人,把整个休息室所有人的谈论都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钱东来当时就来了脾气,抬头看向这边,却是马总叔侄,还有柳唐等人。

    钱东来刚要发火,就见一个茶杯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隔着几十米,这个茶杯啪的一声摔在这几个人中间的茶桌上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茶水四溅,破碎的茶杯碎片飞散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!谁的干的!弄了老子一身茶水!”马总当时就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幸好茶水不是太热,不然这一下肯定会烫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