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息室内,张狂和钱东来侃侃而谈,旁边的唐晓娇不时插嘴说几句。

    其他企业家们,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都怕万一说错一句话,被张狂听到,下场肯定不会比马总他们强多少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都是什么啊,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呢。

    这些企业家们纷纷竖起耳朵,听张狂他们交谈,却被一句句的什么灵气和,经脉啊,这些稀奇古怪的名词弄蒙了,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名词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,就这么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。

    总算是挨到了晚宴时间,侍者进来邀请诸位企业家去宴会厅参加晚宴。

    一个个如释重负,纷纷快步走向门口,一刻都不想在休息室多呆了。

    来到宴会厅,张狂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到了,比下午参加茶话会的人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通过钱东来的介绍,张狂知道,有些人不愿意参加正式场合的茶话会,却把晚宴看作是一个社交场所,拓展一下人脉,结交一下其他企业家。

    晚宴采取了自助形式,宴会厅中间是长条桌子,上面摆放着各种水果和食物,有侍者不断穿梭在宴会厅,随时给客人提供酒水和饮品。

    市府的二把手亲自主持晚宴,讲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话,然后招呼大家都随意些。

    晚宴正式开始,张狂和唐晓娇显得格格不入,挑选了几种水果和食物,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钱东来很识趣,知道不能一直纠缠着张狂,引起张狂的反感,可就适得其反了,他去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张狂乐得清闲,吃掉一块小点心,擦了擦手,“明年还出息这样的茶话会么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摇头道:“再也不来了,对我们神奇生物没有任何好处,还被你得罪了那么多人。以后不管什么会议,我都推掉,让下面的人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,你还是没能适应修炼者的身份,在乎别人的看法做什么,哪个修炼者会把这样一群蝼蚁当回事。”张狂始终给唐晓娇灌输修炼者高高在上的理念。

    唐晓娇展颜一笑:“也只有你敢这么说,我可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张狂知道,一时半会没办法扭转唐晓娇的思想,时间久了,她自己慢慢体会吧。

    “这位美丽的女士,能请你喝一杯么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年轻人端着两杯红酒,来到唐晓娇面前。

    年轻人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,看都不看张狂,直接对着唐晓娇,将手中的红酒递给唐晓娇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和陌生人喝酒。”唐晓娇面无表情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还是飞龙集团助理的时候,有人这样邀请她,虽不至于受宠若惊,但肯定也会接过酒杯,和对方喝一杯。

    能够参加这样的晚宴,都是东宁的头面人物,尤其是这样的年轻人,必然有深厚的背景。

    就算唐晓娇不想结交,至少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选择不同,唐晓娇还没能完全转变过来,没把自己看成是高高在上,视普通人为蝼蚁的那种境界,却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自卑。

    “怎么,美丽的女士不给我这个面子么。我介绍一下,我叫刘飞。”年轻人似乎很有信心,认为说出自己的名字,就一定会让唐晓娇接受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,请你不要打扰我,我不想认识你。”唐晓娇毫不客气的再次拒绝刘飞。

    “你!”刘飞伸出去一半的手,尴尬的杵在那里,伸出去也不是,收回来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不给我这个面子了!”刘飞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家的代表!在东宁这个地界,还没有哪家企业敢不给我刘飞这点面子呢,叫你们的老总过来,让我看看是何方神圣!”刘飞啪的一下把就被放在张狂和唐晓娇之间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张狂随手拿起这杯红酒,“刘先生,我心情很不美丽,希望你能自重!”

    今天惹的事已经够多了,张狂不想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不想被丢出去,就给我闭上你的嘴!”刘飞阴冷的目光看了张狂一眼。

    “哗!”张狂抬手就把这杯红酒泼在刘飞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刘飞不敢相信,这个岁数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,竟然敢一杯酒都泼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刘飞擦了一把脸,冲着张狂冷笑道:“好!你很好!”

    “飞哥,发生什么事了!”听到这边的动静,呼啦一下围过来四五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几个年轻人一个个嘻嘻哈哈,穿着也都比较随意,还有两个染着红毛。

    张狂眉头紧皱,市府举办的茶话会,按理说应该是非常正式的场合了,怎么会有这样的小混混混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识相的东西,居然敢用酒泼我,哥几个给我狠狠教训他!我不管他有什么背景,给我打断两条腿丢出去!出什么事,我兜着!”刘飞狠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飞哥,这不好吧……”一个红毛向周围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“飞哥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然后趴在刘飞的耳边说道:“飞哥,你是不是看上了那个小娘们了,你放心,晚宴结束后我给你盯紧了,保证把人给你送过去,那个家伙打断腿丢到郊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办事有长进啊。”刘飞满意的拍着这个红毛的肩膀,赞许的说道。

    红毛嘿嘿一笑:“平时仰仗着飞哥关照,这点小事要是办不好,我还有脸站在飞哥面前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话音刚落,红毛惨叫一声飞了出去,一下子摔在宴会厅中间摆放食物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一声惨叫,无异于一记重磅炸弹,一下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几个侍者赶紧手忙脚乱的跑过来,忙不迭的把这个红毛搀扶起来,“杜少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!刚才是谁踢了我一脚!”红毛杜少站起来后,直奔张狂这边。

    刘飞和几个年轻人,这时候已经把张狂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敢在市府的晚宴上动手打人!你死定了!”刘飞一脸阴笑,正没办法收拾张狂呢,没想到他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企业家么,老子有的是办法整死你!

    “不想和他一样下场,都给我滚!”张狂面带杀气,看着几个年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