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连三天,钱东来都在张狂这里修炼。

    张狂给他选了几种修炼功法,实际上都很适合钱东来。

    哪一种的修炼效果都很好,钱东来征求了张狂的意见后,索性几种功法同时修炼,看看以后的效果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张狂很理解钱东来的心思。

    和所有修炼者一样,刚刚走上修炼道路,一下子得到好几种修炼功法,让钱东来舍弃哪一种,他都觉得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张狂也没有多干涉,这还需要钱东来自己慢慢调整,最终选择一两种最适合他自身的修炼功法。

    三天修炼,钱东来受益很大,千恩万谢离开别墅。

    经过张狂的悉心指点,比钱东来自己摸索着几年的效果都要好。

    同样,唐晓娇和小白熊也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元旦假期结束,唐晓娇继续上班,张狂还是老样子,闲着没事就在别墅这边修炼。

    刚上班第一天,唐晓娇就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确切点说应该是神奇生物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联合检查组进驻神奇生物,检查的事项包括方方面面,就连卫生方面,都派人来检查,甚至还有什么劳动保障方面,检查神奇生物雇佣工人是否存在违规现象。

    唐晓娇心里有底,神奇生物任何方面都没有毛病,想挑刺都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联合检查组折腾了整整一天,也没找到什么毛病,最后不得不悻悻离去。

    晚上下班,唐晓娇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给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冷笑:“肯定是那个刘飞搞的鬼,市府方面肯定也推波助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咱们一开始就严格按照规定办事,不给他们留下任何借口,不然我看这个阵势,还真有封了神奇生物的架势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会这些东西,真把我惹急眼了,早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!”张狂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懒得理会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担心他们暗中动手脚,那个刘飞一看就不是好东西,不得不防。”唐晓娇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,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干,每天就防着有人暗中使坏吧。”张狂无所谓的说道:“让他们尽管出招,我接着就是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地,唐晓娇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电话显示,唐晓娇有些惊讶,“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,厂子那边出现什么事了么?”

    电话是神奇生物的一个主管打来的,唐晓娇接通后,那个主管很着急,“唐总,你快过来看看吧,神奇生物被查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白天的时候,他们不是刚刚检查过,没有任何问题么,怎么晚上就查封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有人吃了培元丹出事了,上面查封我们神奇生物,要求暂时不许培元丹上市销售,要抽查化验。”那个主管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先不要着急,我这就过去。”唐晓娇挂断电话,赶紧向外走。

    张狂站起身,“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有你在,我更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乘车来到神奇生物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神奇生物生产厂房已经被查封,存放原材料的库房,以及存放成品的库房都被查封。

    张狂和唐晓娇赶到的时候,一张张封条已经贴在各个门上。

    “等会,谁让你们贴封条的!是谁给你们的权利,让我们停产的!”张狂一把抓住一个穿着制服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举报,神奇生物生产的培元丹出现重大安全问题,根据有关规定,查封神奇生物,在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之前,不允许神奇生物继续生产,也不允许培元丹继续上市销售,所有原材料和成品,一律就地查封。”那个穿着制服的人一把挡开张狂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必须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张狂冷着脸说道:“你们都是哪个部门的!”

    根据制服款式和颜色,看得出来这是好几个部门联合执法。

    这几个部门的带队领导纷纷出示证件。

    “娇娇,把现场情况都给我拍下来,马上通知老楚,让他派专业律师过来,我要和这几个部门打官司!”张狂说道:“我就不信了,朗朗乾坤,就没人能主持正义!”

    “小同志,你这是什么话,咱们也是接到举报,并且有市第一医院出示的震断结果,然后才按照有关规定查封神奇生物,话到了你嘴里,怎么好像是我们这几个有关部门无理取闹呢。”一个带队的领导非常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这些呢,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,出了事还有上面担着呢。

    “不想受到牵连就给我闭嘴!”张狂怒道:“不就是那个刘飞么,我倒要看看他背后有什么大人物!”

    不等唐晓娇打电话,张狂直接给楚惠中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楚,你那边有没有专业律师,给我派几个过来。”

    楚惠中吓了一跳,这位不安分的主,又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一个纨绔,他弄出点不入流的手段想要对付我,搞点小把戏把神奇生物查封了。嗯,就是这样,最好给我联系几家大媒体,把这件事曝光,事情弄得越大越好,最好是全国范围内人尽皆知的那种大新闻。”

    张狂在电话里说道:“我这次要告的有这么几个执法部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东宁市第一医院,他们涉嫌作伪证,没错,我对第一医院很熟悉,那些黑心的医生,他们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?好说,想要证据还不简单么,到时候我让当事人乖乖的主动自首,这算不算证据。”张狂冷笑道。

    楚惠中基本没怎么插嘴,听完张狂的话,马上下去安排,并且亲自带人连夜赶过来。

    张狂说的很随意,却把带队的几个领导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件事最后怎么解决。

    一旦闹大了,弄到全国皆知,不管谁对谁错,最后都是大事。

    让老百姓怎么想,肯定会质疑执法部门。

    到时候可就不是有关领导背负责任了,他们这些参加执法的人员,恐怕都得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“张总,没必要弄得这么大吧,这不还没有最后定性么。”一个领导拉着张狂,试图缓和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定性?那你们就敢查封神奇生物,我告诉你们,后悔也晚了!”

    张狂打定主意,不管是谁对神奇生物伸手,这次一定要把事情闹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