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网络直播,神奇生物状告几个执法部门,以及东宁市第一医院的案子,受到全国各界的关注,有不少人都在观看这场直播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对撞,却没想到原告神奇生物一方,居然没有任何证据,所有一切都是猜测和推断。

    这让关注这个案子的人们不禁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没劲了吧,神奇生物这是搞什么,再这么胡闹下去,我看神奇生物别想继续开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博得广大群众的同情,你总得拿出点干货来吧,不能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推测的基础上。”

    “建议有关方面严查神奇生物,这么胡闹的企业,做事如此不严谨,我看培元丹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随着程序进行,几乎变成了一边倒局面,没人再看好神奇生物,甚至有很多人口诛笔伐神奇生物,要求有关部门严查。

    东宁的某处休养所,冯家老爷子也在关注着这场官司。

    看到情况对神奇生物不利,冯老爷子眉头紧皱,“这个张狂是怎么弄的,什么都没准备好,就敢打这样的官司,这不是胡闹么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一点都不稳重!”

    冯老爷子叹了口气,再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他原本看好神奇生物,也认为这是有人背后整神奇生物。

    冯老爷子对张狂的印象很不错,甚至考虑在背后帮一把张狂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,一旦当众打输了这场官司,冯老爷子也不好过多干预。

    法庭方面允许了神奇生物方面的请求,要求本案的受害者周某上庭。

    主审法官正要询问,张狂通过律师提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是神奇生物的张狂,我想要问周先生一个问题,请法官允许。”

    法官想了一下,答应张狂的要求,这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请问周先生,你真的是服用了培元丹之后,身体出现的不适么,还是有其他原因,请你当众回答。”张狂冲着周某说道。

    周某坐在轮椅上,听到张狂叫他,看了一眼张狂。

    当他的目光与张狂的目光对视,顿时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,我的话问完了。”张狂随后坐下。

    主审法官同意张狂的提问,对周某说道:“周某,请你回答张先生的话。”

    坐在旁听席的刘飞不禁冷笑,没想到这就是张狂最后的底牌,这不是自取其辱么。

    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他还有什么资格和神奇生物斗法。

    关注直播的冯老爷子直摇头,看来大局已定,张狂输定了,没必要继续关注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发闷的冯老爷子,命人沏茶,告诉把直播关掉吧。

    无数关注案件进展的人们,也都大失所望,准备听完周某的陈述后,就结束关注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,坐在轮椅上的周某石破惊天,开口说了让无数人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,我对不起神奇生物,我是受人指使的。有人给了我两百万,让我演一出戏,配合他们,让我一口咬定是吃了培元丹之后造成身体出现变故,这件事不能怪我啊!”

    这个周某,在法庭上突然说了这样的一番话,法庭轰的一下炸开了。

    旁听席的观众,以及记者们完全不顾法官的肃静,大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正在观看直播的人们,也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才叫神转折,谁也不会想到,受害者当事人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

    端着茶杯正要站起身的冯老爷子,也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关,我还要继续看!”冯老爷子大为惊讶,他都不会想到,还有这样的反转。

    更震惊的是刘飞,他分明把周某保护起来了,从出事到现在,绝对没有让外人接触到周某。

    甚至连周某的家人,都隔离起来,就是防止张狂背后使小动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刘飞有些失态。

    法官好不容易控制下场面,又问了周某几个问题,周某都如实回答,并且交代了联系他的人,就是那个红毛杜少。

    栽赃陷害神奇生物,这可就不是普通的民事官司了,这就涉及到刑事官司。

    恰好那个红毛杜少跟着刘飞一起来旁听,被周某当庭指认,被法警暂时要求不得离开。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,我方请求东宁市第一医院做出诊断结论的医生肖明月,以及院长田启光出庭,我方想要询问几个问题。”律师再次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主审法官同意原告方的请求。

    肖明月就是作出诊断的主治医生。

    张狂再次要求问肖明月一个问题。主审法官同意张狂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请问肖医生,你是根据什么做出判断,受害人是服用了培元丹出现的不良反应,请你如实回答。”张狂提出的问题很简单。

    肖明月不敢看张狂,他已经有了心理阴影,但是听到张狂叫他,肖明月还是下意识的看了张狂一眼。

    和那个周某一样,肖明月的目光和张狂稍一接触,身体明显一震。

    随后,肖明月当众说道:“我没有任何结论,是院长田启光让我下的诊断结论,他说事成之后,上面会提拔我为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法庭再一次轰的一声炸了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太精彩了啊!”

    “受害人和做鉴定的人,都承认了是诬陷神奇生物,这可就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冯老爷子气得直拍桌子,“有些人太过分了!是该下狠手整治一番了!”

    当田启光出庭,和张狂对视一眼之后,马上交代了全部问题,联系他的是那个红毛杜少,明确告诉他,这是刘飞刘少的要求,只要办好这件事,田启光就会动一动,可以进入省卫生厅,待遇至少是副厅级别。

    全国一片哗然,这也太欺负人了吧。

    结合之前张狂说的那些话,这次的官司已经很明确了,就是刘飞陷害神奇生物,想要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然后要求红毛杜少出庭。

    这个杜少也背叛了刘飞,当庭说出这一切都是刘飞指使的,交代了详细经过。

    刘飞在场,张狂强烈要求刘飞出庭。

    几位法官宣布休庭,十五分钟后重新审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