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已经焦头烂额的有关领导,接到冯老爷子的电话后,马上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指令下达后,有关部门立即赶到神奇生物,当场宣布解除对神奇生物的查封,同时将会按照法院审理的最终结果,会对神奇生物进行赔偿。

    然后,张狂接到了冯老爷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我知道有些事情的确让你很失望,不过你也不要多想,神奇生物该继续生产还要继续嘛,总不能因为几个败类,就让神奇生物遭受重大损失,更不能因此影响到神奇生物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还希望张先生能够冷静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冯老爷子考虑事情,当然要站在大局方面。

    神奇生物打赢官司,如果再搬离东宁,让国人怎么看待这件事,对有关部门又怎么看。

    能把损失减到最小,这是冯老爷子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狂表示理解,同时承诺认真考虑冯老爷子的建议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个自称是刘子栋的人,给张狂打电话,请张狂面谈,商议赔偿神奇生物损失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狂懒得打听这个刘子栋的来头,不过想来也知道,肯定是刘飞家族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在东宁的一家咖啡厅,张狂见到了这个刘子栋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真是年轻有为,让我佩服啊。”刘子栋说话的语气并不是很客气,这让张狂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,咱们也就不必兜圈子了,说说你的来意。”张狂更不客气。

    刘子栋恼怒,这个年轻人简直是不识抬举!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刘家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原本刘家在官场上没有太大的根基,这次更是因为神奇生物官司带来的恶劣影响,导致刘家在天奉省的一位官员受到牵连,上面对刘家很不满,这位官员已经接到了工作调整,调动到闲职部门了。

    天奉省和东宁各方面,都把这件事的怒火撒到刘家头上,尤其是涉案的几个有关部门,更是对刘家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有冯老爷子的保驾护航,没人再敢难为神奇生物,刘家就只好做这个出气筒了。

    刘家在天奉省经营了几十年,一下子变成人人喊打的局面,说不记恨张狂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刘子栋调整了一下情绪,“张先生,这次是刘飞做的不对。老爷子已经狠狠训斥他了,为了消除这件事的影响,我们刘家愿意赔偿神奇生物十亿。”

    张狂抬手打断刘子栋的话,“我不管这笔钱最终谁出,但神奇生物所遭到的损失,一分钱都不能少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三天期限,如果拿不出来这笔钱,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张狂冷声说道:“要不是他们几个最后良知发现,你刘先生肯定也不会坐在这里和我谈赔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一些废话也就不必说了,想要尽快解决这件事,宣布最终判决结果,然后赔偿神奇生物的损失,这是我唯一的要求,也是不容讨价还价的条件!”

    说完,张狂站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张狂!你不要欺人太甚,我警告你,鱼死网破对你没有任何好处!”

    刘子栋气得火冒三丈,“二十几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有命拿也要有命花!”

    刘家不是拿不出这笔钱,实在是丢人。

    几方被告人,那几个有关部门,肯定不会出这笔钱,那个周某也是穷光蛋,否则他也不会冒险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唯一有希望出钱的只有市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但也未必会出多少钱,到头来还是刘家承担大头。

    刘家商议的结果,用一笔钱堵住张狂的嘴,要求他撤诉,保住刘飞免受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一旦按照法律程序进行,刘飞的罪名可不小,判个十年八年的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人财两失,总不如花钱消灾。

    刘家迅速调查张狂的底细,结果发现这个张狂毫无根基,一个偶然的机会,和百草坊搭上线,然后推出了培元丹,这才使得神奇生物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资讯发达年代,如果不是神奇生物的官司引起全国范围的关注,刘家轻而易举就可以打倒神奇生物,让张狂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所以刘家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迅速弥补负面影响,只要当事人张狂撤诉,这件事还有操作空间。

    刘子栋没想到张狂脾气这么冲,居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刘家善意。

    “刘子栋,你在威胁我?”张狂简直要发笑。

    楚惠中跟他说起过刘家,也就是在天奉省有点势力,算是天奉省的大家族。

    但拿到全国层面,刘家算什么东西,比起楚惠中的楚家分支都不如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楚惠中才没觉得刘家是个威胁,在背后推波助澜,把这件事闹大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正的大家族,楚惠中肯定要好好考虑一下,不做到绝对的把握,他也不会乱来。

    “威胁你?”刘子栋冷笑道:“你可以这么想,年轻人太锋芒毕露不是什么好事,这也是我给你的忠告!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那就等着最终的宣判吧。”张狂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刘子栋坐在位子上,气呼呼的老半天没站起来。

    刘飞再不争气,那也是刘家的人,这件事已经不是刘飞和张狂的个人恩怨,这关系到刘家在天奉省的地位。

    一旦正常宣判,以后刘家在天奉省的地位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刘子栋想了片刻,站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老爷子居住的别墅,刘子栋把见张狂的事情说给老爷子。

    刘万亮微闭双眼,手里转着两颗核桃,听了刘子栋的话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父亲,那个张狂太狂妄了,要是答应他的要求,让外人怎么看待我们刘家,以后我们刘家还怎么在天奉省生存,我觉得必须给他一个教训!”刘子栋露出两道凶光。

    今天他亲自见张狂,已经给足了张狂的面子,以他的身份,想要见天奉省的一把手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张狂居然一点都不给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他究竟有什么依仗?肯定不是因为钱东来那个老东西。我听说他离开飞龙集团,并不是辞职创业那么简单,据说是因为和宋家闹翻了,迫不得已离开的宋家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是楚家?”刘万亮睁开眼睛,“如果解决了张狂,我们掌控神奇生物,继续和楚家合作,岂不是更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