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红枫山庄之前的前一天,张狂已经提前给刘子栋打电话通知他,告诉刘家准备好了,他今天要登门拜访,讨要赔偿金。

    接到张狂的电话,刘子栋态度很强硬,明确表示,在法院没有正式判决之前,刘家不会给张狂一分钱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个张狂实在太狂妄了,居然还敢登门讨要赔偿金,我看他简直是不知死活!”刘子栋信心十足,完全是一副张狂来了必死无疑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,就是客厅内坐着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长相都很奇特。

    中间的那个长脸大耳,用一个比较形象的动物来形容,这个人天生长着一张驴脸。

    左边那个眼睛特别大,他的一个眼睛足足抵得上正常人两个眼睛大,完全可以称之为牛眼。

    第三个人天生一副猥琐相,说他是老鼠成精,绝对是最好的形容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就是老爷子刘万亮请来的高手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老爷子刘万亮偶然中帮助了一个人,刘万亮虽然不知道对于那个人有什么重大意义,但那个人却对刘万亮千恩万谢,并且表示,以后刘家有什么事,只要一句话,他都能解决。

    刘万亮亲眼见识到那个人随意展现的一手,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修炼者这样一群人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就是当年那个人的弟子。

    三个人来到刘家,看到这三个人的长相,刘子栋心里不以为然,就这么三个其丑无比的家伙,真的有那样的实力?

    虽然不能说以貌取人,但这三位,实在是有碍观瞻。

    这三人是昨天下午来到刘家的,刘万亮马上命人设宴隆重款待三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为了炫耀一下,在酒宴上,那个驴脸的冯青明小小的露了一手。

    刘万亮吩咐刘子栋给三位贵客倒酒。

    冯青明摆手说不用,只见他一招手,刘子栋手里的酒瓶子就飞了过去,酒瓶子悬浮在空中,自动倒酒。

    刘子栋看得真切,这可不是什么魔术表演,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他面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,刘子栋变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三人喝酒不需要端起酒杯,对着酒杯一吸,杯中酒化作一道水箭,分别飞入三人口中。

    喝到最后,三人觉得不过瘾,直接对着酒瓶吸,一口就喝干一瓶酒。

    下人搬酒的速度,都不如这三位喝酒的速度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冯青明摆手作罢,“算了吧,莫说是千杯不醉,就是一千瓶酒,也不够我们喝的,酒对于我们修炼者没有任何意义,喝多少都不会有醉意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法术,就让刘子栋彻底折服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仙手段,对付一个小小的张狂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老刘你尽管放心,临行之前,师尊吩咐过了,你当年对我师尊有过帮助,现在你们刘家遇到了困难,我师尊没时间,吩咐我们兄弟三个过来看一下,不管是什么张狂李狂的,只要你老刘一句话,想要他怎么死!”冯青明霸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万亮哈哈大笑:“多谢三位仙长,事成之后,刘家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冯青明淡然一笑,世俗界所谓的重谢,无非是一些金钱罢了,他的师尊是何等的人物,岂会看得上这些俗物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年的那一点善缘,师尊岂会理会什么刘家。

    宴会还没有结束,张狂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冯青明表示,刘家不需要担心,就等着看明天怎么收拾张狂吧!

    张狂和唐晓娇来到红枫山庄,已经上午十点多。

    小白熊缠着张狂,非要跟着一起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每天呆在别墅内,虽然修炼环境非常好,但是在太闷了。

    小白熊以前生活在神龙架,漫山遍野瞎跑习惯了,一下子改变生活方式,憋在这么大的一个别墅内,也真是难为它了。

    张狂见小白熊也有点可怜,就带上了它。

    车子在红枫山庄外被拦下。

    红枫山庄安保力量非常强,不是红枫山庄内部的住户,未经允许绝对不许入内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你想要见谁,请打电话,让里面的住户出来迎接。”保安很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狂当然不会难为一个保安,人家也是正常工作嘛。

    拨通刘子栋的电话,“刘子栋,你们刘家不会是不敢见我吧,我就在红枫山庄外面呢。你们要是怕了,不敢让我进去,我也有自己的办法进去。”

    进入红枫山庄实在太简单,张狂想要进去,几个保安还能拦住他么。

    刘子栋接到张狂的电话,冷声说道:“张狂,你还真敢来送死啊!那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请示过老爷子刘万亮,刘子栋派人出去接张狂进来。

    张狂没等多久,一个中年人从里面出来,上下看了看张狂一行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带着一头白色的小熊,这个组合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狂么,我们老爷让你进去。”中年人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    张狂懒得和一个下人计较,想必这个人肯定是刘家的总管什么的吧,不过是一个狗仗人势的狗腿子。

    “前面带路!”张狂也不坐车了,步行进入红枫山庄。

    中年人昂首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张狂和唐晓娇并肩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刘家态度这么强硬,到底有什么底气,是东宁有关方面给刘家撑腰么?

    和钱东来通话的时候,钱东来曾提出来,动用一些人脉关系施压,让东宁方面尽快解决这件事。

    被张狂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不需要借任何人力量,他就是要给所有人一个震慑。

    以后再有人打神奇生物的主意,先掂量一下,自己是否有那个实力。

    从刘子栋接电话的语气,刘家好像是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张狂淡然一笑,说不定刘家还痴心妄想,想要用其他手段对付他呢,比如说请几个能打的武林高手,把他废了。

    张狂巴不得刘家这么做呢。

    红枫山庄和张狂居住的别墅不同,这是一片大型别墅区,每一片别墅,实际上都是单独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而不是张狂居住的那种单门独院的一栋别墅。

    来到四号别墅区,中年人回头看了一眼张狂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里面请吧,我们老爷恭候多时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