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妈,这还有人呢,能不能进屋再说。”唐晓娇向母亲李凤兰示意,张狂还在旁边站着呢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李凤兰这才注意到,门口旁还站着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赶快进来吧,大冷天的,你们冻坏了吧。”李凤兰不知道张狂和唐晓娇的关系,不过和女儿一起回来,肯定不是普通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难道是娇娇的男朋友?

    李凤兰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这下,倒是把张狂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阿姨,冒昧来访,提前也没打个招呼,实在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伙文质彬彬,看上去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李凤兰对张狂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赶紧招呼两人进屋。

    唐晓娇父母的家属于是老旧楼房,面积不是很大,看上去也就是八十多平,不过收拾的很整洁,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这点,唐晓娇可不像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和唐晓娇一起合住这么久,张狂很清楚唐晓娇的习惯,对待工作的态度绝对没的说,说她是工作狂也不为过,但就是懒得收拾屋子,不至于脏乱差,却绝对没有这么整洁。

    张狂把随手拎上来的礼物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李凤兰嗔道:“你看你,来就来吧,还带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,给阿姨添麻烦了。”张狂很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娇娇,给你的这个朋友洗水果,我这就打电话叫你爸回来。”今天恰好是周末,老两口休息,李凤兰在家休息,老头唐民出去溜达了。

    “等会叫你哥他们也过来,晚上一起吃饭。”李凤兰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不用忙活,张狂也不是外人,不用那么客气。”唐晓娇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确了。

    张狂不好意思的一笑。

    李凤兰并不排斥唐晓娇把张狂带回家来,毕竟女儿已经二十好几了,眼看着过了年就要奔三,她并不希望女儿做一个大龄女青年,早一点找到自己的归宿,这也是好事嘛。

    很快,老爷子唐民接到电话回来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一个工人,马上再有一年多就要退休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几点到家的,我记得这个时间没有车啊。”唐民问道。

    唐晓娇赶紧解释道:“爸,我们开车回来的,所以时间上比较自由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?”唐民这才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赶紧站起来打招呼,“叔叔好,我是娇娇的朋友,我叫张狂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还一直担心呢,张狂面对任何人,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就连省城东宁的那些领导,张狂都不假颜色。

    那些大家族的大人物们,张狂也只是把他们当成普通人对待。

    如果张狂还用那样的态度对待她的父母,必然会留下很坏的印象,恐怕这第一关就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小张啊,快请坐。”在自己家里,唐民居然显得有些拘束,“家里小了点,随便坐。”

    一看,张狂就知道,唐晓娇的父母都属于那种老实人,一辈子在最普通的底层工作,性格方面都比较随和。

    唐民坐在张狂对面,很随意的和张狂谈着。

    比如张狂是哪里人,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等。

    听到张狂也是天奉省人,唐民很满意。

    虽然唐晓娇没有明说,但看得出来,这个张狂可能就是娇娇带回来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老头也不希望唐晓娇的男朋友家太远。

    两个人平时都要工作,一年难得有几天假期,如果两家距离太远,放假想要回家,既要去这家又要去那家,时间上就天紧张了。

    何况年轻人还得有自己的时间,比如出去旅游转转什么的。

    都在同一个省份,那就比较方便了。

    当听到张狂家里再没有其他人,张狂孓然一身,唐民微微点头,说道:“小伙子很不错,一个人能够读完书参加工作,你自立的能力很强啊。”

    李凤兰拉着唐晓娇去了厨房,老式厨房在阳台这边,和客厅隔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李凤兰关上门,低声问唐晓娇,“这个张狂是怎么回事,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没什么关系啊,我们俩前段时间共同创业,应该算是合作伙伴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打马虎眼,他到底是不是你的男朋友,如果真的只是合作伙伴,咱们可不能在家里吃,必须隆重点,出去吃。”李凤兰考虑的很周到。

    如果是男朋友,刚来的第一顿饭就出去吃,那就先得太见外了。

    合作伙伴就不同了,必须要隆重对待,在家里吃却又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你刚才说,你们两个一起创业,这是怎么回事,你不在飞龙集团了?”李凤兰看着唐晓娇。

    唐晓娇点头道:“国庆假期的时候,我不是没回来么,就是和张狂一起创业了,目前公司的情况还不错,比在飞龙集团的时候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李凤兰松了一口气,飞龙集团的工作可是非常难得,作为这样的家庭走出去的女儿,能有那样一份工作,这是李凤兰的骄傲。

    听到唐晓娇说自主创业,李凤兰有些着急,万一创业失败怎么办,去哪里找飞龙集团那样的好工作。

    “工作的事情等一会再说,你给我说明白了,你和张狂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李凤兰更关心的还是女儿的终身大事。

    唐晓娇的脸更红了,“算是男女朋友关系吧,我们两个也没有挑明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丫头啊,还没有挑明的关系就敢带到家里来,也不怕最后不成。不过妈看着那个小伙子很不错,看着为人忠厚老实,应该很靠谱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随手抓了一颗小柿子放在嘴里,听到母亲的话,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母亲对张狂的印象居然是为人忠厚老实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母亲看到张狂的真正面目,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坐在客厅内,和唐民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着,张狂把厨房内母女二人的交谈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心里多少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自己这就过关了,算是唐晓娇的男朋友了?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唐民让张狂坐着,他站起来去开门。

    却是唐晓娇大哥唐晓林一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