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敏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培元丹有多么火爆,她非常清楚,虽然一盒价值十二万,但凡有能力购买培元丹的人,都想着买,毕竟这是一种特别神奇的保健品。

    即便是没有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,服用培元丹,对身体的改善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么神奇的保健品,居然是自己的小姑子公司生产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是你们自己公司生产的产品,也没必要带回来这么多,这得多少钱啊。”唐民嘴上呵斥唐晓娇,一张老脸却已经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女儿没有学坏,而且还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,他这个父亲怎么能不骄傲啊。

    这就是正常的华夏家长,即便看着儿女有了出息,也不会当面表扬,会用这样的变相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爸,这不是过年了嘛,特意孝顺你的。”唐晓娇说道:“再说了,现在公司发展健康,这点东西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,你们公司,一个月怕不是能赚几千万吧!”孙敏还有些发蒙,她已经彻底被惊呆了,想到的不是培元丹,而是唐晓娇的公司,培元丹这么火爆,小姑子肯定赚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唐晓娇咯咯笑道:“一天也不止这么多,我们元旦参加东宁市府的茶话会,给公司定下的目标,来年要盈利两千亿。”

    客厅内的气氛再一次变得无比诡异。

    两千亿,那是什么概念!

    反正唐家这四人已经想象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培元丹,除了咱们家人服用,然后就当成过年送人的礼物吧,爸你留下一部分,给哥拿去一部分,等嫂子回娘家的时候,带给叔叔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我自夸,培元丹效果绝对神奇。”

    没等唐晓娇的话说完呢,孙敏激动的抓着唐晓娇的手,“娇娇,你对我太好了,我这个嫂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孙敏的娘家也是普通工人家庭,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购买一盒培元丹。

    即便是家里有这个能力,普通工人家庭,也不可能拿十二万购买一盒培元丹。

    “嫂子,看你说的,咱们是一家人嘛,这些年我在外上学工作,没时间照顾爸妈,多亏了嫂子,你再这么和我客气,那可就是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孙敏身上虽然有各种毛病,但有一点绝对没的说,在对待老人方面,孙敏还是很孝顺的。

    孙敏连连点头,“对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一家人,简直是荣耀啊。

    以后在外人面前说话,孙敏的腰杆都会挺得更直。

    唐民和李凤兰,一时还无法接受唐晓娇的巨大转变,他们的女儿,一下子就飞黄腾达,变得这么有钱了,让他们实在没办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回来之前,张狂还说呢,我们现在的情况也算是稳定了,打算让你们都搬到东宁去住。爸和妈操劳了一辈子,也该退休享享清福了。哥和嫂子也一起搬过去,你们要是愿意工作,我可以在神奇生物给你们安排适合的工作,要是想自己创业,我给你们提供各种条件。”唐晓娇索性一下子把话全部说开。

    一听能进入生产培元丹的神奇生物上班,孙敏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我和你哥能做什么啊,我们对你公司的那些事情,什么都不懂啊,去了你的公司上班,这不是给你添乱吗。”孙敏尽管心里很想,却还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“嫂子,看你说的,我又没说让你管理生产,也没说让你管钱,你是怕我说你胡乱指挥呢,还是担心我说你把公司账目弄得不清楚呢。”唐晓娇打趣道。

    孙敏也笑了,知道唐晓娇和她开玩笑呢,随口说道:“那你还是让我管钱吧,我也不多贪,就贪污你公司一天的利润,嫂子这辈子可就发达了。”

    客厅内的几人都笑了,气氛顿时轻松下来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,按照唐晓娇说的目标,神奇生物来年一天就要盈利几个亿将近十亿呢。

    十亿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看看县城那些矿老板就能对比一下,全县最大的那家矿业公司,那位矿老板把主体矿山什么的全部加起来,全部身家也就是五亿。

    十亿等于两个最大的矿老板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这么说的话,你哥我现在是不是有钱人了,以后走路是不是要抖一抖了。”难得唐晓林开玩笑。

    李凤兰嗔道:“你还真不客气,那是人家张狂和你妹妹的公司好吧。”

    唐晓林嘿嘿笑道:“我这不是狐假虎威嘛。”

    张狂发现,唐晓娇的家人还是很好相处的,孙敏这个市侩的女人,也没什么坏心思。

    经济社会向钱看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你们坐着聊吧,我去做饭。”李凤兰很明智的没有询问唐晓娇在公司占有多少的股份,反正都是她和张狂的,两个人结了婚之后,都是一家子的,还分什么彼此。

    “妈,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孙敏尽管很想听唐晓娇说更多事情,却还是起身去做饭。

    唐晓娇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快要五点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的东北,五点钟的时候,太阳已经落山,马上就要黑了。

    “妈,今天太晚了,咱们先出去吃,明天再从家里吃。今晚就让我哥请客,权当是给我和张狂接风洗尘了,好不好。”唐晓娇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就这么定了。”孙敏激动的说道:“客气的话,嫂子也就不说了,让你哥请咱们吃饭,绝对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都不反对,这个时间的确晚了点。

    款待张狂,肯定要隆重,做好了饭不得*点钟啊。

    “我跟着沾光,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,咱们去最好的饭店,狠狠搓一顿!”唐晓林说话的底气都变了。

    大家又是一阵笑,县城最好的饭店,一家几口人吃一段,有个几千块也够了。

    唐民建议打车过去,今天是高兴的日子,大家都喝点酒,免得被罚酒驾什么的。

    唐晓娇随手拎上几瓶酒,“这可不是我给哥省钱,饭店的酒未必是真的,咱们还是喝这个比较放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