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城名气最大的饭店就是花园酒店了。

    别看名头叫得响,实际上这家酒店和花园两字完全不挨边,连星级都算不上,也就是名头响一点罢了。

    县城嘛,也就是这样,怎么可能和省城相比呢。

    一家人来到花园酒店,唐晓林难得财大气粗一回,招呼服务员给安排一个包间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您有预约吗。”服务员带着专业的笑容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预约。”唐晓林有些气闷,今天要不是请张狂吃饭,要不是觉得以后不差钱了,他怎可能来花园酒店吃饭呢。

    “那实在对不起,所有包间都已经预约出去了,要不您几位在楼下大厅就餐吧,我帮您安排一个肃静点的位置,你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年底和暑假期间,是县城各大饭店生意最火爆的时候。

    暑假的时候,各种谢师宴升学宴,全部集中在那几天,想找一家好一点的饭店吃饭,都要提前几天预约。

    年底的时候,什么迎来送往的事情,跑关系等宴会,也比较集中,过了年之后的各种同学会等等,还会红火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唐晓林很不好意思的看着张狂,“小张,实在不好意思,你看这也没包间了,咱们就在楼下将就一顿吧。”

    张狂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,实际上他对在哪里就餐根本无所谓,修为到了炼气期境界,虽没有达到辟谷境界,但几天不吃东西,对他没有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咱们就是一家人吃顿便饭,在楼下就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狂表现出来的随和,让唐家人很满意。

    李凤兰越看越喜欢,看看人家张狂,身家加起来恐怕比整个县的矿老板都有钱,却一点都没有架子,根本就不像那些有了点小钱的暴发户,吃一顿饭弄得多么隆重。

    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了一桌靠近窗子的位置,坐在这里可以看到街上的风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已经华灯初上,街上的霓虹灯全部点亮,让这座小县城倒也充满了现代化风情。

    唐晓林点了八个菜,不管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字,也不管是不是好吃,只要够档次就行。

    虽然是生意旺季,上菜的速度倒是不慢。

    服务员给沏了一壶茶,几个人喝着茶等了不到半个小时,就开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跟小张沾沾光,咱们也来花园酒店搓一顿。”唐民心情很不错,以前是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,显得太自卑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女儿的巨大成功,让唐民有了足够的底气,说这样的话,权当是开玩笑,绝对不会显得自卑。

    菜上齐,孙敏很主动的起开一瓶酒,然后给所有人都倒上一杯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东北的习惯吧,女人基本也都喝酒,而且喝白酒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首先这杯酒,我和娇娇一起敬叔叔阿姨,祝叔叔阿姨身体健康。”张狂主动敬酒。

    众人浅尝即止,这又不是喝大酒的场合,没必要放开了量喝。

    “第二杯酒敬大哥大嫂,祝大哥大嫂生活美满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没想到,那个杀人不眨眼,面对任何人都是无比嚣张狂妄的张狂,居然这么会来事,最后居然还和唐飞儿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见张狂这么随和,一点架子都没有,唐家人对张狂的印象越来越好,也就没把张狂看作是外人。

    边吃边谈。

    唐家人最关心的当然还是神奇生物的事情。

    孙敏有些吞吐的问道:“我记得好像是前段时间吧,神奇生物是不是在东宁打了一场官司,听说还进行了网络直播,有这事吗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涉及到培元丹,孙敏也不会记得有这事,她好像记得,神奇生物打赢了官司。

    张狂点头道:“东宁当地一个有点势力的小家族,想要对神奇生物不利,结果他们背后做的事情败露,神奇生物打赢了官司,获得二十多亿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尽管知道神奇生物非常赚钱,但张狂张嘴闭嘴就是几十亿的,唐家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家族赔偿了我和娇娇一栋别墅,我们打算来年收拾一下搬过去住。所以这次和娇娇回来,想请叔叔阿姨,还有大哥一家去东宁,我们原来居住的那栋别墅也很大的,足够住得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下午的时间,张狂的身份已经发生转变,自动带入了唐晓娇男朋友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不合适吧。”唐民迟疑的说道,一栋别墅,那得多少钱,他们就这么搬过去住,是不是不好啊,娇娇和张狂这不是还没有结婚呢么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还要看叔叔阿姨的意思。”张狂没有多说,他总不能替人家做主。

    工作的事情不需要多考虑,老两口马上也快要退休了,不可能再有工作的追求。

    主要是看唐晓林一家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等商量一下再说吧,大哥和嫂子商量好了再做决定也不晚。”唐晓娇接过话题。

    唐晓林和孙敏互相看了看,孙敏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太多考虑的,我和你哥的工作也就是这样,没有什么背景也就没什么发展前途,你们能为我们着想,我们当然也想去大城市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家这边的事情,一时半会也处理不完,等过了年再慢慢处理,估计就是去东宁,也得来年暑期,正好也给飞儿换一个学习环境,对她以后的学习也有好处。”孙敏当然希望去东宁生活。

    无论生活环境,还是唐飞儿的学习环境,肯定都比县城强太多。

    唐民和李凤兰老两口也觉得去东宁没什么不好的,无非是换一个生活环境,需要适应一段时间,没有了熟悉的老朋友们,到了东宁可以慢慢结识新朋友嘛。

    去公园跳跳广场舞,下下棋什么的,很快也会有新的圈子。

    而且这也是改变老大一家的大好事,憋在小县城能有什么出息,出去锻炼几年,总比留在县城好。

    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上二楼的楼梯就挨着他们这桌不太远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客人酒足饭饱,从二楼下来。

    一家人并没有注意二楼下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不经意的向这桌看了一眼,突然惊喜的叫道:“这不是唐晓娇么,回来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呢,是不是在省城飞黄腾达了,忘了老同学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