震惊的不只是治安联防队这些人,樊丽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唐晓娇和张狂。

    她满肚子话想要说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唐晓娇,治安联防队的人居然不抓你们?”樊丽丽最终还是没忍住。

    “哼!不就是一个土包子暴发户么,真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啊!”孙敏这时候来了精神,她才想起来,自己的小姑子娇娇,和张狂可是更有钱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比李老板更有钱,当然可以摆平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说李老板是土包子暴发户,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。”樊丽丽都要崩溃了,那么大的一个大老板,居然被人说成是土包子暴发户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见过更有钱的人!这么跟你说吧,我们家娇娇,拿钱砸,都能砸死那个狗屁李老板,就他那点小钱,也配在我们家娇娇面前装有钱人,简直是不要脸!”孙敏更加神气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身家五个亿的矿老板么,孙敏心说,我们家娇娇说了,来年的纯利润,每天都比李老板的全部身家还要多呢。

    樊丽丽还想问更多,唐晓娇不耐烦的说道:“给你一句忠告,以后不要用金钱来衡量一切,对你的人生没有任何好处,你懂么!以后也不允许你说是我的闺蜜,我可没有你这样的闺蜜!”

    樊丽丽失魂落魄的走了,她怎么都不会想通,李老板怎么就斗不过这一家子呢。

    唐晓娇到底在东宁干什么呢,居然有这样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震惊的还有唐晓娇的父母。

    唐民不敢相信的看着唐晓娇,“娇娇,就这么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就放心吧,这点小事根本不值得一提。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弄得不欢而散,唐家几人还被吓得提心吊胆,再继续吃下去也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算账的时候,花园酒店没敢提什么赔偿的事情,并且还给打了折。

    回到唐家,两位老人的心才多少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娇娇,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后患吧,我可是听说,那个李老板有很多打手。今天官方没把咱们家怎么样,就怕李老板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。”唐民想了很多,他最怕的还是李老板那些狠毒手段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尽管放心,我会安排好的,你就不用担心了,睡一觉,明天什么都解决了。”张狂安抚两位老人。

    唐晓林带着老婆和孩子走了,临走前,唐晓娇告诉大哥不用担心,绝对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唐晓娇拉着张狂去她的房间说话。

    尽管唐晓娇很少回家,一年到头在家也住不了几天,母亲把她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。

    “张狂,你准备怎么对付那个李老板。”当着家人的面,唐晓娇没有多问,但她知道,张狂肯定不会放过李老板的。

    且不说李老板做了多少坏事,那些事和张狂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李老板的为人,以及他做事的手段,留下他肯定是后患。

    而且,但凡是欺负唐晓娇的人,在张狂手中都没得到好下场。

    唐晓娇敢肯定,张狂一定会狠狠教训李老板的。

    张狂淡然说道:“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,我这个人很遵纪守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信了你才有鬼!”唐晓娇冲着张狂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但是呢,咱们的小白熊肯定不会看着主人被欺负而不管,所以我觉得小白熊肯定会给咱们出这口气的。”张狂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白熊不是在东宁呢吗。”唐晓娇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它就不能走过来啊,五百公里,用不了两个小时,小白熊就可以赶到,趁着天黑,什么事办不了。”张狂直摇头,这个笨蛋,这点小事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唐晓娇还想问,小白熊不是被张狂关在别墅内,有大阵的守护,小白熊没办法出来啊。

    张狂取出电话,再次给钱东来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通张狂的话,钱东来赶紧问道:“张前辈,难道我找的人没管用么。”

    “老钱,这件事谢谢了哈,我这边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松了一口气,没事就好,他能帮得上张狂,比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需要你亲自跑一趟腿,去别墅那边,我告诉你怎么做。”张狂吩咐钱东来去别墅那边。

    唐晓娇这才明白,有钱东来在东宁,按照张狂的吩咐去做,把小白熊放出来,那还不简单么。

    等钱东来去了别墅,张狂在电话中吩咐钱东来按步骤操作,把小白熊从大阵中放出来,然后通过电话命令小白熊,马上来这边。

    “张前辈,要不我和熊前辈一起过去吧,免得熊前辈找不到道路,耽误了事情。”钱东来知道这是他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张狂想了一下说道:“那好吧,就麻烦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能为前辈做事,一点都不麻烦。”钱东来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能有今天的成就,完全是张狂的恩惠,张狂不止帮他冲破那道天人屏障,更是悉心指点他,让他的修为精进许多。

    能帮得上张狂,这也是钱东来的一点表现机会吧。

    有钱东来亲自跟着过来,张狂就不需要操心了。

    唐晓娇知道,那个李老板的下场,一定会非常惨。

    “娇娇,我看家里房间有限,要不我出去住吧。”办理好这件事,张狂开始考虑晚上在哪住的问题。

    八十平的房子,只有两间房间,实在不太好安排。

    唐家又不可能让他住在客厅睡沙发。

    “那个,要不你住在我的房间吧。”唐晓娇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才见家长,这就同居,是不是不大合适啊。”张狂惊讶的看着唐晓娇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,怎么满脑子的坏思想!”唐晓娇嗔道:“我是说你住在我房间,我去客厅睡沙发,这样不是显得隆重对待你这个贵客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,我这不是成了雀占鸠巢么。”张狂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因为修炼,已经不需要每天必须睡眠,但这是一个礼节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唐晓娇的母亲李凤兰敲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累了一天,你们两个也早点睡吧。”李凤兰说了一句话,然后关好门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