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狂之所以决定把新产品的销售权给孙敏,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,而是他经过仔细考虑后,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唐家人基本决定要去东宁生活,不可能每天拿着唐晓娇的钱混吃等死,人总要有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让孙敏和唐晓林去神奇生物上班,工资是固定的,而且前途有限,不可能做出什么大事业来。

    做其他行业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,想要做大做强并不容易。所以销售神奇生物的产品,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今年的新产品,主打化妆品,孙敏应该可以胜任这个工作。

    不懂的可以学嘛,能赚到多少钱,那就是孙敏两口子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唐晓林性格忠厚老实,做事沉稳,孙敏泼辣一些,两个人正好可以互补。

    至于分成比例方面,肯定要比给鄂东中药高一些,鄂东中药就算是知道,也说不出什么,新产品还没有签订合同,张狂把东北地区的销售权给自家人,楚惠中肯定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正月初六,张狂和唐晓娇决定返回东宁。

    这个假期已经休息了二十天,是该回去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也不要有压力,尽快处理好老家这边的事情,然后你们尽快搬过去,也好提前适应那边的生活。”唐晓娇给孙敏解压,自己家的生意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唐家人挥手送别唐晓娇和张狂。

    “晓琳,你们两口子可得好好干,不要给娇娇脸上抹黑。当然了,张狂也会尽最大可能照顾你们,毕竟都是一家人嘛。”唐民叮嘱小两口。

    “爸,你放心吧,我们一定会做好,不让娇娇难做。”唐晓林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
    唐晓林不是没有追求的人,只因能力有限,只好做一个平凡的工人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,知道是妹妹和张狂照顾他们,唐晓林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做出个样来,证明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孙敏就更不用说了,心里憋着一股劲,要大展拳脚大干一番呢。

    这次春节,见识到唐晓娇和张狂的实力,孙敏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尤其是穿着高档衣服,带着培元丹回娘家,那种骄傲,更是让孙敏想要过上上层生活。

    唐民告诉两口子,从现在开始就着手准备,尽可能的提高这方面能力。

    老两口帮着带孩子,确保他们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唐晓娇和张狂回到东宁。

    简单的收拾一下屋子。

    张狂拥着唐晓娇坐在沙发上,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唐晓娇拧了一把张狂的耳朵,“这下你得意了吧,你这个坏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狂嘿嘿笑着:“现在说我坏了,也不是谁,叫我好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!”唐晓娇粉拳捶打张狂前胸。

    两个人闹作一团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趟唐家之行,两个人回来后,自然要住在一起,而不是分别居住一个房间了。

    利用几天时间,张狂把今年要推出的几种产品配方全部写出来,然后让唐晓娇购买所需的中药,先进性简单的实验,张狂亲手炼制出这几种产品。

    然后准备交给楚惠中进行检验,等检验合格之后,上报各种审批手续。

    初十这天,唐晓娇正式上班。

    上班第一天,就有好消息。

    先是法院方面来了判决书,判决神奇生物一方获胜。

    张狂已经向法院方面提出撤销民事赔偿这一部分,这也是这么快结案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张狂想要的都到手了,至于被告人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判罚,他并不关心,估计田启光和肖明月,以及那几个有关部门的领导,肯定会受到很严厉的惩处,至少工作肯定保留不住了。

    第二个好消息,东宁市府领导将于明日前来神奇生物进行调研,研究神奇生物提出的扩大生产规模一事。

    上班第一天就接到两个好消息,唐晓娇回到家中,还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明天领导来调研,你去不去。”唐晓娇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希不希望我去呢。”张狂反问道。

    唐晓娇摇头道:“我可不希望你去,你这个家伙太能惹是生非,虽然东宁方面迫于各种压力,准备审批咱们的用地申请,但你这个家伙去了,没准就把这件事搅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堪么。”张狂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这还要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就非去不可了呢,看看会不会因为我的出现,导致这件事出现变故!”张狂赌气说道。

    唐晓娇咯咯笑了:“这可是你说的,明天你一定要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,你学坏了,居然对我用心眼了。”张狂大呼上当。

    唐晓娇则是一副胜利的模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两个人很早就等候在神奇生物,毕竟有求于人,总得拿出点姿态来吧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钟,一行几辆车来到神奇生物。

    唐晓娇和张狂亲自把领导请进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次居然是东宁市府一把手亲自带队过来调研,可见东宁市府方面,对神奇生物的重视程度。

    “张总,唐总,你们两位年纪轻轻,就能创建这么大的企业,果然是年少才俊,是我们市府方面做得不够。这次过来,就是看看你们神奇生物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市府解决的,我们一定尽快办好。”

    市府一把手说话姿态很低。

    这让张狂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一把手隐晦的说了一句,“鄂东中药的楚老还好吧,本来说好了今年春节去看老爷子的,因为有点别事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张狂恍然大悟,这位一把手,可能和楚家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别看鄂东中药的影响力只要在长江一带,可不代表楚家在别的地方就没有影响力。

    也不要天真的认为,东宁一把手地位就一定比楚惠中这个商人高,官身地位更高,还是大家族的地位更高,这是两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老楚啊,他挺好的,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呢。”张狂说道:“如果我们的用地以及新产品审批手续下来的快一些,老楚过几天会来东宁,和神奇生物签署新产品销售合同。”

    一把手惊喜,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今天的调研结束后,我会尽快安排有关部门进行审批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你们两个强强联手,这个签约仪式可不能太草率,要不这样好了,市府方面牵头,到时候举办一场比较正式的签约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