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了张狂的话,燕东山气得暴跳如雷,“你这是什么话,当初如果不是她答应做我的未婚妻,我会那么全力推她!现在她有点小成就了,就想着把我一脚踢开是吧!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    “我还就认准了童晓晓,她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!”燕东山气呼呼的说道:“不要以为你有点小名气,就可以在这个圈子站住脚,我可以明确告诉你,我只要一个电话,就能让你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张狂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“燕东山,给脸不要脸是吧,你可不要为你的这一番话后悔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后悔的!”燕东山拿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,“你不就是有一把力气么,看我不找人收拾你!”

    好好的谈不拢,燕东山居然要来这一手,张狂反而不急了,坐在沙发上,“那你可要尽快,我就在这里等着你,可不要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张狂哥哥,要不算了吧,反正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,你们先去找宾馆住下,明天我再陪你们玩。”童晓晓试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晓晓,你还没有从普通人的身份转变过来。”唐晓娇拉着童晓晓的手坐下,“他算个什么东西,这样的人,以后再敢纠缠你,你就一巴掌拍死他!你放心,不会出事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燕东山一脸好笑的看着唐晓娇,“在京城这个地界,敢说一巴掌拍死我燕东山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几个,今天我还就等着你们怎么拍死我!”燕东山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唐晓娇,“美女,你是第一次来京城吧,还不知道我燕东山的名号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你们两个就都跟我走吧,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权势滔天!”燕东山气势十足的看着两人,然后拨通电话,“都给我上来,老子被人欺负了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看着张狂,燕东山神气十足的说道:“你敢顶撞我,今天老子的好心情都被你破坏了,我也不难为你,打断你两条腿,让你后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,然后让你亲眼看着,这两个美女是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侮辱的话还没有说完,燕东山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!”这一记耳光十分响亮,把燕东山打得头昏脑涨,脑袋嗡嗡响,眼前的小星星一大片。

    老半天,燕东山才反应过来,一只手指着唐晓娇,“好你个小表字,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“给你的教训不够是吧!”唐晓娇抬手抓着燕东山的手指。

    一看事情闹大了,童晓晓赶紧阻拦唐晓娇,“娇娇姐,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回头一笑,“晓晓,你对修炼者还是不够理解,今天姐姐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修炼者,以后为人处世,都威风一些,别给修炼者丢脸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”燕东山有些怕了,面前这个美女笑容中的杀气,让他从心底产生浓浓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我要干什么,你马上就会知道,敢用手指着我,你这只手也就别要了!”经过春节期间的事情,唐晓娇对修炼者有了全新认识。

    普通人权势再大,毕竟只是蝼蚁而已,真正高高在上的,还是修炼者。

    燕东山顶多是京城大家族子弟,比起普通人的确很强大,但是在修炼者面前,仍然是一只蝼蚁!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啊,他是京城燕家的人,我们得罪不起!”童晓晓脸色惨白,她深知京城燕家的雄厚实力。

    “美女,我奉劝你一句,最好放开我,不然有你后悔的!”燕东山试了几次,都无法抽回手指。

    这个看上去很柔弱的女孩子,手掌力大无比,牢牢的限制住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我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后悔!”唐晓娇手掌轻轻发力。

    一道微弱的灵气输入到燕东山手指内,然后传到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随后,唐晓娇松开手掌。

    燕东山并没有感觉到异样,顿时狂笑道:“识时务嘛,这才乖嘛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燕东山发出惨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手!”

    童晓晓看到,燕东山的手掌迅速变形,这只手马上塌了下来,看上去就好像是手指骨全部粉碎,无法支撑这只手,变成了一滩被肌肤包裹着的烂泥一样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这是!”童晓晓没想到,唐晓娇真敢下狠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嘛,他敢用这只手指着我,就该付出代价。我已经很仁慈了,换成是别的修炼者,这个混蛋的狗命可就没了。”唐晓娇毫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仿佛刚才废掉的不是这位燕大少的手掌,而是一只鸡或是一只鸭的爪子一样。

    童晓晓不敢相信,难道修炼者真的具有这样的权势么,连京城燕家的大少都可以随便打?

    燕大少惨叫着,都说十指连心,他的这只手彻底被废掉,所有手指骨瞬间变成了粉末,这种疼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童晓晓办公室的门被人撞开。

    四个彪形大汉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燕东山凄惨的样子,四个壮汉赶快跑到燕东山面前,“大少,你这是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!我的手啊,疼死我了!”燕东山手掌的惨状,把四个彪形大汉下了个半死,这是发生什么了,大少的手掌竟然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这么严重的伤势,恐怕有多少钱都治不好。

    四个人心里直犯合计,大少的手变成这样,燕家绝对饶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是谁!谁把大少的手弄成了这样!”一个壮汉看向张狂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小娘皮!把她给我抓起来带回去,老子要折磨死她!”燕东山另一只手指向唐晓娇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害我们大少,你找死!”一个壮汉张开大手抓向唐晓娇。

    唐晓娇手掌轻轻一挡,把这个壮汉的大手挡开,然后一步上前,抬手抓住燕东山这只手。

    “看来刚才给你的教训不够啊,还敢用手指着我!”

    燕东山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,他忽略了,那只手被废掉,就是因为指着唐晓娇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大少,没有手也能衣食无忧过一辈子,我看这只手也没必要继续留着了!”唐晓娇轻轻输入一丝灵气。

    燕东山惨叫着,一下子昏迷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