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再不争气,那也是他的儿子,还轮不到外人来教训。

    况且,废掉他儿子的两只手,这不是打他燕明远的脸,打京城燕家的脸么!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他燕明远还怎么在京城混,还让他有什么脸面自称是七大家族!

    这简直是给战国七雄丢脸!

    当然了,这是七大家族硬靠上去的,战国七雄是战国时期的七个诸侯国,跟这七大家族只怕是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回来,我要知道详细情况!”燕明远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,现在应该想着怎么善后,尽快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京城的交通不大顺畅,一个小时之后,护送燕东山的车才回到燕家。

    车上,燕东山醒来后又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凄惨的儿子,燕明远的怒火腾地一下涌上脑门。

    “说!到底是怎么回事!这是谁干的!”燕明远怒不可遏,要不是还想知道详细情况,他真会让人杀了这四个保镖。

    “燕总,是这样的,大少今天不是去了童晓晓的公司么……”四个壮汉就把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前的情况,他们也不知道,他们也是接到了燕东山的电话之后才上去的,然后就把他们所见到的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燕明远来回走着,“你们说,居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出手的,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么!”

    四个壮汉同时摇头,“从没见过那个女人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那个女人绝对是超级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!我看不出来么!”燕明远气得对四个壮汉吼道:“都给我滚!你们这群废物!”

    四个壮汉如临大赦,赶快都跑了。

    头也不回,四个人立即离开燕家,决定远走高飞,说什么也不在燕家继续做保镖了,万一燕明远回过头来再收拾他们,那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燕东山醒了过来,看到自己回到家中,痛哭流涕,“爸,你要为我做主啊!我这双手算是被彻底废掉了,你让我这辈子怎么过啊!”

    两只手全部被废掉,让他以后怎么活啊。

    燕明远气得脸色发青,“你放心,不管那个人是什么身份,我都会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燕东山被废掉两只手的事情,这关乎到燕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燕明远吩咐一声:“给我召集那些人,让他们一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回来!”

    然后要来童晓晓的电话,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公司的办公室内,童晓晓忐忑不安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没想到张狂哥哥和娇娇姐居然这么犟,那就只能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或许,童晓晓觉得或许也可能没事,她想到了当初在鄂省,那位楚大少被张狂收拾了一顿,不也是没事么。

    童晓晓虽然不知道楚家和燕家哪一家实力更强,不过都是大家族,想来也都不差吧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,童晓晓看到是陌生号码,然后迟疑了一下,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就听见电话另一头愤怒的声音,“是童晓晓么!”

    童晓晓赶紧回应,“我就是童晓晓啊,请问您是哪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燕家的燕明远!带着你那个打了我儿子的凶手,限你们一个小时之内赶到燕家,超过这个时间限制,你知道后果的!”说完,燕明远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童晓晓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是燕东山父亲燕明远的电话,他让我们一个小时之内赶过去。”童晓晓忐忑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去就去呗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唐晓娇越来越自信,对于这些所谓的大家族,唐晓娇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肯定准备充分,就等着咱们去自投罗网呢。”童晓晓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投罗网?哈哈哈!那我倒要看看,燕家这张网能不能网住我!”张狂站起身说道:“这就过去,把这件事彻底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涉及到童晓晓,张狂才不会过去呢,燕明远算什么,一个电话就想让他过去,那不是开玩笑么。

    “算一下,咱们来回得两个小时车程,然后肯定还要耽误一下。燕明远这次让咱们过去,咱们收他十亿的车马费好了。”张狂对唐晓娇说道。

    唐晓娇微微点头道:“的确不多,这绝对是良心价。”

    童晓晓凌乱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这两位还开玩笑。

    李姐已经彻底不说话了,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。

    童晓晓跟着两人出了公司,然后下楼坐车赶往燕家。

    路上无话,童晓晓心里后悔不已,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波折,她就应该早点处理好和燕东山的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她又能用什么办法摆脱这个纨绔大少的纠缠呢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车子来到燕家所在的东山别墅区。

    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,能够拥有这样一座别墅,由此可见燕家的实力。

    下了车,张狂看了一下,“这里的别墅价值虽大,却不如咱们在红枫山庄的四号别墅环境好,也没有四号别墅区面积大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笑道:“这能比么,这里可是京城。”

    童晓晓算是服了,这个时候,这两位居然还有心思对人家的别墅品头论足。

    唐晓娇回过头看了一眼童晓晓,“经过这件事之后,就会给你建立强大的自信心,你就明白修炼者这个称呼的真正含义了。”

    也正是之前的一系列事件,才给唐晓娇建立了足够强大的信心,她以前何尝不是这样呢。

    迈步要进入燕家的别墅,门口的几个壮汉拦住张狂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站住!什么人,可有预约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张狂抬手推开几个壮汉,大步进入别墅院内。

    几个壮汉倒在地上,等他们站起来的时候,张狂三人已经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赶紧通过通讯设备联系里面。

    别墅的院子面积不小,一棵古树下面摆放着石桌和石凳。

    张狂坐在一个石凳上面,大声说道:“燕明远,我来了,出来吧!”

    叫了一声,没有听见回应。

    张狂不屑的笑道:“燕明远的架子还挺大嘛。”

    一抬脚,旁边的那个石凳被张狂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“嘭!”石凳狠狠砸在别墅的大门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