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!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燕明远气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童晓晓也不敢相信,唐晓娇居然狮子大开口,向燕明远索要一百亿。

    来时,张狂说让燕家拿出十亿,童晓晓都觉得不可思议,燕家岂能就此屈服。

    唐晓娇更狠,直接提高了十倍。

    唐晓娇笑盈盈的看着燕明远,“没错,我就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燕东山,纠缠晓晓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欺人太甚。他张嘴闭嘴是晓晓的未婚夫,你怎么不说欺人太甚!他说一个电话,就可以全面封杀晓晓,还要带走我折磨我,要打断张狂双腿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唐晓娇的语气逐渐提高,最后愤怒的吼着,“如果,我们没有自保的能力,将会遭到什么样的下场,你应该很清楚!”

    “现在轮到我欺负你了,你就觉得欺人太甚是吧!那我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时间,明早之前我见不到一百亿,你们燕家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!”唐晓娇不屑的说道:“你可以选择不给我,也可以选择跑路。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,你最好能逃出地球,否则你和燕家所有人,都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三人昂首离开燕家别墅。

    燕明远惨叫一声,手掌传来的疼痛和心头的刺疼,让他倒地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童晓晓忍不住问道:“燕明远真的能拿出一百亿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他肯定要进行反击,否则也就不是以战国七雄自居的七大家族了。”张狂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娇娇姐为什么还要勒索他一百亿呢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就是看不惯什么狗屁的战国七雄家族。我收拾了楚家,收拾了宋家分支,教训了秦家。还想教训一下其他几个家族,就这么简单。”张狂的话,让童晓晓很无语。

    难不成你这么做,就是因为看不惯人家么。

    张狂当然不会这么无聊,燕家的飞扬跋扈,让他心里很不爽,他就是要把这件事闹大,给这些所谓的大家族一个震慑。

    利用这些不开眼的大家族,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对神奇生物以后的发展也会有好处。

    将来人们一提起神奇生物,不只有神奇生物的神奇产品,还有强悍的后台,谁想打神奇生物的主意,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量。

    或许也不排除,张狂觉得日子过得有些无聊,给自己找点事做吧。

    燕明远才安排给儿子燕东山的手术,又要安排给自己做手术。

    他应该庆幸,没有和燕东山那么傻,两只手都指了唐晓娇,否则就要截掉两只手了,现在至少还剩下一只手呢。

    燕家的主要人物,得到消息后纷纷过来探望燕明远。

    “大哥!这口气绝对不能咽下,我们燕家传承了两千多年,居然被一个女人欺负,我不服!”燕明远的三弟燕明春气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这是燕家的奇耻大辱,他们燕家自称是战国七雄燕国后裔,以燕国的国名自居,如果就这么算了,祖宗的脸都被丢光。

    燕明远脸色苍白,躺在病床上,看着截断的手腕,心中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么!但又有什么办法,难道我要弃家族所有人于不顾么!”燕明远有些心灰意冷,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说什么也不做这个家主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他们那个层次的人,就算我们跑到海角天边,他们都会找到我们的。他们已经不受世俗法律的限制,我们不可能寻求官方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燕明春嚷嚷着,“难道就这样算了!”

    老二燕明升说道:“或许,我们应该动用那个力量了!”

    燕明远眉头紧皱,“老二你是说请他们出面么。”

    燕明春点头道:“父亲临终前说,我们燕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方可以去请他们出面相助。不是有三次机会么。现在就可以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大哥你还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在考虑一下。”燕明远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他父亲临终之前,把三兄弟叫到面前交代遗嘱,其中就有一条,燕家与某个强大势力有密切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燕家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境,涉及到燕家的生死存亡,可以去请那个大势力出面帮忙,燕家只有三次机会,让燕明远一定要把握好。

    一百亿,一次机会,到底哪个重要。

    或者说一百亿和燕家的生死存亡哪个更重要。

    对于燕家这样的大家族,自然是生死存亡更重要,一百亿算不上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情况,燕家遇到生死存亡的大事,拿出一百亿就可以度过危机,燕明远肯定想都不想,马上拿出一百亿买平安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不一样,这关乎到燕家的脸面和地位,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。

    “大哥,没什么好考虑的,我认为这不是一百亿的事情,应该立即向他们寻求帮助,灭了那个女人,我们燕家的地位将会提升一大截!因此失去一次机会,我认为很值得!”

    燕明春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,燕明远很信任他这个二弟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决定了!”燕明远下了狠心。

    失去一次机会又怎么样,能够完美解决这件事,还能提升燕家的地位,值了!

    燕明远拨通一个电话,然后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对方的话很简单,只是回应了两句,就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后,燕明远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狂他们并不知道燕明远寻求外力帮助,不过张狂可以肯定,燕明远不会就这么屈服,肯定还会想办法对付他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燕明远打通童晓晓的电话,让她告诉唐晓娇,钱已经准备好,让他们去燕家拿。

    张狂笑道:“燕明远肯定自认为找到对付我们的办法了,过去看看,说不定还能让他付出更大代价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再次赶往东山别墅区。

    燕家大门敞开,张狂三人直接进入燕家。

    “燕明远,我们来了,我要的钱准备好了么!”张狂站在院子中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活脱脱的一个土匪形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