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!”小矮子意识到危机降临,发出绝望的吼声,顾不上继续催动阴云鬼脸,举起短刀狠狠刺向落下的番天印。

    这才是张狂真正的后手,他一直没舍得用番天印,只因为激活番天印所需的能量太大。

    用一次就会消耗巨大能量,张狂实在舍不得,但是几次较量之后,他发现这个小矮子实在难以对付,再不拿出这件大杀器,今天的情况还真是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番天印化作磨盘大小,狠狠砸在地上,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漫天乌云瞬间散尽,充斥在院子中的阴风全然消失,再也看不到一个阴云鬼脸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矮子呢?”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唐晓娇,开始四下里寻找那个小矮子。

    张狂指了指番天印下面,“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!”童晓晓惊奇的看着番天印,“张狂哥哥,这就是传说中的法宝么。”

    张狂点头,脸上带着惋惜的神色,“可惜了,用一次就会消耗巨大能量,居然把番天印第一次用在了这么一个废物身上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一抬手,番天印从地上飞起,而后重新变成纽扣大小的一方小印,落在张狂手中。

    唐晓娇向那个被砸出来的大坑看过去。

    大坑底部的地面极其平整,被染出来一片血色,小矮子的那把短刀直接被咋成了铁屑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什么小矮子,只剩下这片平整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张狂哥哥,我能看一下你的法宝么,真是太厉害了!”童晓晓两眼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她要是有这么一件法宝,以后还会怕谁,谁再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,一下子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能掌控这件宝物。”张狂直摇头,随手把番天印交到童晓晓手上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全力控制番天印的威力,运用的威力却还是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如能收发自如的控制番天印,砸死这个小矮子根本就不用变成磨盘这么大,只需要变成一本书大小,砸在这个小矮子的面门上,便可以让这个小矮子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所消耗的能量也会更少一些。

    变成这么大,还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,明显浪费了许多能量。

    番天印就是这样的法宝,可随着使用者的心意变大变小,威力大一些可以轰碎一座高山。

    如能掌控到位,番天印可以激发很小的威力,比如拍死一只飞舞的蚊子,不会毁掉其他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番天印的颜色变化,张狂估计了一下,这次运用掉的能量,大约是番天印储藏的三分之一能量。

    按照这样消耗,番天印还能运用两次,就得重新补充能量。

    一想到,给番天印补充能量需要那么多灵石,张狂的心都是疼的,冲着那个深坑狠狠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呸!你这个鬼东西,能死在番天印之下,也是你这辈子的造化了!”

    番天印不杀无名之鬼,却打死了这么一个小矮子,张狂心里这个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张狂哥哥,那个小矮子太可怕了,却被你一下子砸死,你应该高兴才对,怎么还愁眉苦脸的。”童晓晓摇着张狂的手臂。

    张狂随即笑了,“他算什么,在修炼界顶多算是一个比较厉害一点的小卒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多次和你们说起,虽然成为修炼者,拥有了比普通人更强大的力量,但你们绝对不能就此满足,修炼止步不前。更不能骄傲目中无人,要时刻牢记人外有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张狂看了一眼唐晓娇。

    唐晓娇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她还想和这个小矮子打一场呢,谁承想这个小矮子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“就拿这个小矮子来说吧,他虽然比我强大很多,却没想到我拥有番天印这样的法宝,他死的也算是很冤枉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面对任何修炼者,都要多留心,千万不能因为人家修为实力较差就小看对方。万一遇到拥有强*宝的修炼者,必将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张狂用现实的例子教育两人,效果很明显。

    两人连连点头,对修炼界又有了全新认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燕家的三兄弟幽然醒来。

    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真是把他们吓死了,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,比影视剧中拍摄出来的恐怖场面还要吓人呢。

    看着院子中间出现一个磨盘大小是深坑,深坑底部浓浓的一滩血迹。

    三兄弟着急了,没看到小矮子,漫天的阴云也都消失不见,燕明远顿感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“燕明远,不用找了,那个深坑的底部,就是你要找的小矮子!”张狂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啊?燕明远当场呆滞,这可怎么办,小矮子是他动用了一次关系找来的救兵,失去了一次求助机会,却只落得个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不可能杀了他!”燕明春怪叫着不肯相信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!是等着家破人亡,还是履行赔偿。”张狂随意的抛出飞剑。

    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,院子内的左侧厢房,被张狂一剑削掉大半。

    厢房稍矮一些,是一栋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从这栋三层小楼的正上方,被斜着削断,然后半个楼梯坍塌,轰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飞剑回到张狂手中。

    张狂兴致勃勃的看着燕家三兄弟,“我会尽快查明你们燕家的所有产业,然后一剑一剑的把你们燕家所有产业都夷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会对你们燕家所有生意伙伴发出警告,有谁再敢和你们燕家合作,下场就如这栋小楼!”

    燕明远脸色苍白,身体摇晃几下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要是真如张狂所说,毁掉眼睛的所有产业,并且禁制任何人和燕家继续合作,那么燕家也就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什么战国七雄大家族,在修炼者面前,如此的不堪一击!

    燕明远哭的心都要有了,此时此刻他痛恨自己的儿子燕东山,怎么就这么的不开眼,得罪了这样一个杀神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最晚明天,一百亿保证到位。”燕明远说出这一番话,身体就像是被抽光全部力量一样,瘫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