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燕家,童晓晓还觉得这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,今天所发生的事情,再一次刷新了童晓晓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原来,修炼者真的这么强大,同时修炼者又是这么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那个看似无比强大的小矮子,就这么白白死在了燕家,不会有人管,更不会有将张狂绳之以法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这就是张狂所说的修炼者权势吧。

    “张狂哥哥,这下不应该还有意外了吧,那个小矮子都被你杀了,燕家肯定乖乖的给咱们钱了吧。”童晓晓还有些无法接受这样血淋淋的厮杀。

    张狂笑道:“谁知道呢,别看那个小矮子不起眼,却是最阴狠的阴魂宗弟子。我杀了阴魂宗弟子,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一场更加残酷的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。”童晓晓着急了,一个小矮子,就让张狂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杀掉,要是再有更加强大的阴魂宗,张狂该怎么对付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阴魂宗在修炼界的名声极差,是各大门派杀之而后快的阴狠门派,他们肯定不敢大肆露面,所以也不需要太担心他们。”张狂说道。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张狂心里却对这个阴魂宗很忌惮。

    不怕得罪君子就怕得罪小人。

    修炼界也是同样,得罪了名门大派和那些正人君子,人家会用堂堂正正的手段打败你。

    但是像阴魂宗这样阴毒的门派,肯定不会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,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张狂还是对阴魂宗比较忌惮的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阴魂宗在什么地方就好了,杀上阴魂宗,彻底灭掉这个阴毒的势力,也就不用担心日后遭到报复了。

    回到童晓晓的公司,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游玩。

    没用等到第二天,当天下午,燕明远就将一百亿转到童晓晓公司账户上。

    看到公司账户多出来的一百亿,童晓晓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。

    她的公司就是发展再好,也不可能转到这么多钱,却因为张狂的缘故,公司凭白增添了这么多资金。

    童晓晓知道张狂不会接受这笔钱,她心里合计着,无论如何一定要运用好这笔钱,把公司发展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公司,做出点成就,回报张狂对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张狂和唐晓娇在京城停留一天,见燕家那边没什么动静,估计短时间内,不会有什么事,决定起身回归东宁。

    就算燕家还有什么小手段,也不用太担心,两地距离没多远,很快就会赶到。

    况且童晓晓现在也是修炼者了,具备了足够的自保能力,燕家现在没有动童晓晓的实力。

    童晓晓依依不舍的送走两人,然后投身于工作中。

    得知公司得到注资一百亿,经纪人李姐立即干劲十足,她给童晓晓做经纪人几年了,眼看着童晓晓的事业一下子变得这么大,李姐看在眼里喜在心上。

    回到东宁,张狂开始着手部署四号别墅区。

    从每一栋别墅,到整个别墅区,张狂都进行详细规划,把四号别墅区打造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!

    唐晓娇则是投身于工作中。

    神奇生物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,新厂区扩建速度非常快,有足够的资金支持,所有困难都不是困难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忙碌着各种事情,燕明远却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损失一百亿,对燕家并不是伤筋动骨级别的伤害,不过为了凑这一百亿,尤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也的确够为难燕明远的,幸好他的几个合作伙伴还不错,帮他凑到了这笔钱。

    缓过神来,燕明远东拼西凑,终于把几个合作伙伴帮忙凑的钱全部还上。

    燕家有钱,但都在各方面生意上,谁没事会在账户上放上一百亿呢。

    总算是解决了第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燕明远又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把两个弟弟召集到一起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,燕家就搬出了东山别墅区。

    燕明远认为这里已经是不祥之地,院子中一个大坑,厢房的三层别墅也被毁掉,继续住下去,怎么都觉得心里叠着一个劲。

    “因为损失了这一百亿,我听到下面有些风言风语,对我这个家主很是不满呢。”燕明远看着两个弟弟。

    “管那些干什么,你是现任家主,家族的事情,一切都由你说了算。”老三燕明春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的!”老二燕明升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,给大哥和三弟分析道:“一百亿虽然不多,不会对我们燕家有太大的影响。但是这笔钱拿出去的方式不一样,家族的人有非议,这也是正常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要不是东山招惹了那个童晓晓,咱们也就不用出这笔钱,东山别墅也不会被毁掉。”

    老三燕明春嘟囔着:“这下可好,我们燕家已经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了,我这些天都没脸见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燕家传承了千百年,何曾受到过这样的羞辱,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!”

    燕明春说的是实话,虽然外界不太清楚燕家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那天燕家传出去的大动静,可瞒不过别人。

    外界都猜测,燕家可能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,这不是已经被迫搬出东山别墅了么。

    一个家族,如果连自己的家族总部都守不住,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是大家族。

    “都咽不下这口气,但又能怎样!”燕明远气得单手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可以联系那个什么阴魂宗,反正事情闹到这种程度,阴魂宗的弟子被张狂杀掉,我不信阴魂宗无动于衷!”老二燕明升建议道:“实在不行,就豁出去再利用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燕明远迟疑了一下,“可是,我们只剩下两次求阴魂宗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要这么想,如果阴魂宗拿张狂没办法,咱们留着两次机会有什么意义么。小事不需要求他们,大事他们又解决不了,倒不如想办法挑动阴魂宗和张狂拼个你死我活,我们只管看热闹就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