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明升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,“这次我们要采取不同的策略,让阴魂宗和张狂去打,咱们不要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阴魂宗灭掉张狂,咱们就接收张狂的一切,一百亿的损失算什么!十倍百倍偿还我们!”

    这些天,燕家也没闲着,把张狂的身份基本弄清楚。

    原来他就是神奇生物的创始人。

    “要是阴魂宗再失败了呢,我们就要面临灭族的危险啊,这件事必须慎重考虑。”燕明远嘴上这么说,实际上他把两个兄弟叫来,就是想要针对张狂做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只有取得两个弟弟的支持,他才有更足的底气。

    燕明升说道:“咱们只是把那个小矮子的死因,以及张狂的情况告诉给阴魂宗,至于阴魂宗想要对张狂怎么样,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呢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阴魂宗不上当怎么办。”老三燕明春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就不能动动脑子么,实在不行,我们可以以给阴魂宗一笔钱,就说是因为那个小矮子的死,我们很愧疚,对阴魂宗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有什么用!”燕明春还是不理解,“凭什么给他们赔偿,是那个小矮子无能,怎么能怪咱们,是阴魂宗没有完成咱们的求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笨啊,阴魂宗收到这笔钱,他们会怎么想,他们的弟子为了完成当初许诺给咱们的求助机会,没有完成求助,却还死了,这不是打了阴魂宗的脸么。哪怕是为了找回脸面,阴魂宗肯定也会对张狂下手!”

    看到燕明升脸上的阴笑,燕明春竖起大拇指,“还是二哥老谋深算,这个办法好!”

    燕明远思考片刻,下定决心,“就按照老二说的办!”

    京城燕家,号称是战国七雄后代,号称传承了两千多年的大家族,何尝被人这么欺凌过!

    这口气要是就这么咽了下去,燕家还有什么脸面。

    当下,燕明远再一次联系阴魂宗,添油加醋的说了小矮子的死,痛骂张狂的同时,把张狂的心思告诉给对方,然后表示,为了表达燕家的歉意,燕家愿意拿出一百亿,赔偿阴魂宗的损失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,阴魂宗的人非常气愤,明确告诉燕明远,阴魂宗绝对不会就这么不闻不问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将会禀报给宗主,然后由宗主大人做决定。

    燕明远只好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样,阴魂宗那边怎么答复的。”燕明升期待的看着燕明远。

    燕明远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边的人说了,对这件事非常气愤,将会上报给他们的宗主,然后由宗主大人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们这样的修炼势力,也和咱们一样,发生了重大事件,都需要上面的人做主。”燕明春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件事没什么大问题,阴魂宗丢了这么大的脸面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就等着听好消息吧。”燕明升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理解,阴魂宗这样的大势力,肯定是一个人数众多,占地极广的大势力。

    就比如少林武当那样的门派,都有数量众多的弟子。

    如果少林或者武当的弟子被人杀掉,你看这两个门派会不会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阴魂宗并不是什么大门派!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那个阴魂宗的人,此刻正在东北某个靠近森林的某个小镇,更不会想到,这个人的身份,居然是福利院的救助者。

    接到燕明远的电话,这个身体佝偻,有着明显残疾的老头,两眼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小矮子那个废物死了,居然被杀了,难道我阴魂宗的行踪泄露了?”这个佝偻身躯的老头前思后量。

    “该不该替小矮子报仇呢。”佝偻身躯的老头自言自语,“什么阴魂宗脸面,全都是屁话,老子要是在乎这些,还会躲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么!”

    “听说出手的是修炼者,他身边还有两个漂亮的修炼者。要是把他们三个抓住,炼化成为我噬魂幡的一部分,我的实力将会大大提升,或许也就不用躲在这个穷乡僻壤了!”

    “何况,那个燕明远还答应给一百亿,这可不是小钱,够老子快活一辈子了,这笔买卖值得做!”老头挺了挺腰杆。

    只可惜,因为修炼阴云噬魂的缘故,他的身体也遭到了反噬,身体从此以后再也无法挺直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这是要干什么去,不要乱跑。你的脑袋有问题,万一跑到山里去,被野兽吃掉可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正在收拾东西,一个老头从外面进来,看到佝偻身躯的老头像是要出去,赶紧劝他不要乱跑。

    佝偻身躯老头冲着这个老头一阵冷笑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被你这个狗东西欺负了这么久,老子也该拿回点利息了!”

    “啊?老王你会说话啊,听上去你也不像是脑袋有病啊。”这个老头一下子懵了,他来到福利院,就没听过佝偻身躯老头说话,而且都说佝偻身躯老头脑袋不好使。

    “你才有病呢,你们全家都有病!”佝偻身躯老头,随手拿起一根奇怪的幡。

    这根幡一尺多长,黝黑铮亮的幡杆,非金非木。

    幡的一面是一个鬼脸,另一面刻画着奇怪的纹理。

    “啪!”佝偻身躯老头,扬起手中的噬魂幡,狠狠砸在那个闯进来的老头脑袋上。

    老头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,就被打了个脑浆迸裂死于当场。

    “老王头?你真以为我是什么老王头!老子是阴魂宗宗主王天霸!”佝偻身躯老头仰天狂笑:“老子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几十年,再也不受这份鸟气了!”

    “世间也该知道,阴魂宗还没有灭亡!”

    王天霸拿着噬魂幡出了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福利院的二十几人,全部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王天霸拿着噬魂幡大步离开,然后拦了一辆车,毫不留情杀掉车上的两个人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张狂当然不会想到,臭名卓著的阴魂宗,实际上只有两个人,还被他杀掉了一个小矮子。

    其实他上辈子遇到的那个阴魂宗弟子,如今还没有拜在王天霸门下呢。

    更不会想到,这个王天霸隐藏在这个偏僻的小镇几十年装疯卖傻,居然也会开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