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到楚惠中的电话,张狂停下了布置四号别墅区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,现在点燃一支烟,烟雾袅袅升起,把他包裹在烟雾之中,张狂开始思绪翩翩。

    楚惠中带来的信息太重要了,要不是这个电话,他还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长白一脉的路成远和伏龙观观主,为什么要如此大张旗鼓,而不是派人直接和他联系。

    张狂觉得无非是两点。

    这两大势力瞧不上他,认为他不配直接和他们对话,只消在修炼界发布一个消息,他就得乖乖登门赔罪,接受惩处。

    第二个原因,可能是两大势力认为他是某个势力的弟子,不需要给他传递消息,只要在修炼界公布,就会有人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他。

    而且他背后的势力一定会迅速做出反应,或许会押着他,把他送到两大势力。

    却不知,张狂和这个世界的修炼界并没有什么联系,要不是楚惠中这个电话,他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回事。

    要不是楚惠城想要在楚惠中面前炫耀一下,楚惠中也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前去两大势力登门认罪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张狂还没有贱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但与两大势力的矛盾是无法化解的,必然要通过一战来解决。

    张狂掐灭烟头,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重生半年多,好像也没干别的事,都是到处招惹是非,得罪了不少人啊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那个阴魂宗呢,想必阴魂宗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张狂打通楚惠中的电话,“老楚,你告诉楚惠城,让他明确告诉伏龙观,老子没工夫搭理什么伏龙观,那个什么观主要是不怕死,就让他来东宁,我保证让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这样说没问题吧。”楚惠中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照着我的原话说,伏龙观算什么狗东西!”

    张狂挂断楚惠中的电话,随手又拨通刘万亮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是张狂的电话,刘万亮被吓了个半死,赶紧说道:“张先生,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,我最近狠狠管教了那些小兔崽子,他们可没敢再胡作非为啊。”

    刘万亮真的被吓坏了,随着神奇生物越做越大,刘家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方面可以和张狂抗衡,他哪里还敢有报仇的心思,躲都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张狂呵呵笑道:“这件事和你们刘家无关。”

    刘万亮多少松了一口气,和刘家无关就好。

    “替我给那个什么长白一脉传个话,就说我没工夫去什么长白一脉,更没兴趣去见什么长白尊者,他要是不怕死,就让他来东宁受死,我会让他走完这一生的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刘万亮的脑袋还有些迷糊,长白一脉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后来想了片刻,当初帮刘家对付张狂的那个冯青明几人,可不就是什么长白一脉的人么。

    刘万亮不敢耽搁,这两方都是他刘家得罪不起的大人物,赶紧找出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,低三下四的把张狂说的话转告给对方。

    打完这个电话,刘万亮的后背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就怕张狂的话惹怒了长白一脉,结果长白一脉迁怒于他,导致刘家遭受巨大损失。

    刘万亮心里这个后悔,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大事,当初就该第一时间低头认错,绝不会任由刘飞那个小兔崽子胡闹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可倒好,刘家损失惨重不说,还有可能得罪这两方面,这叫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长白一脉得到张狂态度的同时,伏龙观也接到了楚惠城的禀报。

    双方几乎是同一时间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盘踞华夏修炼界南北的两大势力,不说是执牛耳地位么,也差不多少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张狂,居然如此嚣张狂妄,敢违背他们的命令。

    两大势力立即向整个修炼界宣布,将会立即派人前往东宁擒拿张狂。

    不管张狂是哪个大势力的弟子,他们都将严惩张狂!

    修炼界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两大势力最初的命令,只是让张狂前去赔罪,等候处置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处置,两大势力都没有说明。

    这中间就有回旋的余地了,如果张狂背靠着某个大势力,长白一脉和伏龙观,可能只会教训一下张狂,象征性的惩罚他,毕竟要给张狂背后的大势力面子,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闹得大势力翻脸。

    但是严惩这两个字就完全不同了,如果惩处程度太轻,岂不是雷声大雨点稀,长白一脉和伏龙观的面子也挂不住啊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也就是说,无论张狂背后有多么强大的实力,这两大势力都不会再有任何考虑,必将严厉惩处张狂。

    甚至不惜和张狂背后的势力翻脸。

    张狂敢拒绝两大势力的命令,这就是一个信号!

    只要长白一脉和伏龙观还想继续在华夏修炼界混下去,就必须有所表示了。

    两个超级大势力,用这样的态度,对付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炼者,这好么。

    有人表示,两大势力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则是说张狂胆大妄为,简直是把天捅破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几乎是消息传出来的瞬间,修炼界的目光都集中向东宁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有消息传出来,说是张狂以强硬态度回击两大势力。

    人们这才明白,怪不得两大势力大发雷霆之怒呢,这事放在哪个势力,都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修炼界一直风平浪静,偶尔有点小摩擦,也都在小范围内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修炼者们倍感无聊。

    现在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好事的修炼者们马上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纷纷从各地赶往东宁,要见识一下两大势力究竟会派什么人前来东宁,张狂又是如何应对的。

    关于张狂的信息,不断被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修炼界这才惊讶的发现,这个半年前还在倒出找工作的大学生,仅仅用了半年时间,就做出了这么多大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胆子真是太大了,他要是没有过硬的后台,这次肯定完蛋了。”一个修炼者言之凿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过硬的后台也没用,长白和伏龙观两大势力同时降下法旨,华夏修炼界,有几个大势力能够和这两大势力抗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