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成远脸色阴沉似水,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根据得到的消息,张狂就是一个出道没多久的炼气期修炼者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派黄子灿带人过来。

    这已经很看得起张狂了。

    别看是他带队来到东宁,实际上那是为了展现长白一脉的实力,给修炼界一个信号,长白一脉要展现自己的实力,得到在修炼界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但对付张狂,就犯不上他亲自出手,他若是亲自出手,把张狂放在了什么地位,意思张狂仅次于长白尊者么!

    路成远等候消息,却没想到接到了噩耗。

    师父最喜爱的五弟子黄子灿,被张狂杀了!还有另一个师弟也惨死。

    路成远整个人都懵了,赶紧问是不是张狂那边有强者助阵。

    给他打电话的弟子明确告诉他,张狂并没有邀请强者助阵,而是躲在一座大阵之内,不过最后杀黄子灿的人,可能是一位超级强者,那位强者都没有现身,只是一道光芒,就将黄子灿击杀。

    路成远一听顿时大怒,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,敢动长白一脉的人,这是在向整个长白一脉挑衅!

    立即奔向别墅这边,半路上遇到了伏龙观副观主。

    路成远并不认得伏龙观副观主,从对方的修为境界看出是金丹期强者,路成远不由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和副观主搭话,两人自顾自的狂奔而来,当他们遇到各自的宗门弟子,这才发现,原来对方就是争抢张狂的人,也都看到了对方阵中的两个死人。

    这倒是不偏不倚,两家都有两人被张狂杀掉。

    路成远详细问明情况,而后带着人再次来到别墅前。

    “快看!长白一脉的人和伏龙观的人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路成远站在迷雾大阵外面远处,看着这座大阵,眉头紧皱,情况有些不好办啊。

    守护着张狂别墅的这座大阵,好像比长白一脉的护山大阵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路成远对阵法一窍不通,不可能用正常办法破阵,思来想去,唯一的办法可能只是用暴力方式破解了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方式并不可取。

    “大阵内的前辈,还请现身一见,长白弟子路成远来见!”路成远声音内灌输灵气,确保传入大阵之内。

    听了弟子们的讲述,路成远也自然而然的认为,肯定有强者在背后帮着张狂。

    眼下擒拿张狂不要紧,首先要弄清楚张狂背后的强者到底是什么人,而后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大阵之内,张狂坐在椅子上,外面的情况一清二楚,完全不受迷雾的影响。

    唐晓娇和钱东来位于张狂身后。

    唐晓娇咯咯笑道:“这些蠢货,居然还真以为有什么所谓的强者呢!”

    钱东来则是佩服的不得了,“张前辈手段让东来惊叹,这栋别墅居然被前辈打造成坚不可摧的堡垒,他们徒生奈何啊。”

    外面向里面看,满眼都是迷雾,也听不到里面的交谈。

    从里面向外观看,却看得非常清楚,并且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狂把那个方老,以及其他人交谈的声音都听见,也得知了修炼界的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原来现如今的修炼界,古阵法早已经失传,不可能有人通过正常方式破解他的大阵,这就让张狂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这座大阵看似简单,却是张狂上辈子纵横仙界时,学到的阵法。

    地球的修炼者,又怎么会懂得仙界的阵法呢。

    看到两大势力去而复返,张狂知道肯定是路成远和伏龙观的副观主亲自带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等了这么久,正主终于来了。”张狂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,“打开大阵,让他们见识一下我这个前辈高人!”

    唐晓娇哈哈大笑:“你还真能作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能怪张前辈,是他们有眼无珠,遇到张前辈这样层出不穷的手段,就认为是前辈高人在此。不过,张前辈的确称得上前辈高人。”

    钱东来感慨的说道:“之前得知两大势力找上门来,我还在为张前辈担心,不自量力过来帮助张前辈,现在才知道,我这点微末能力,实在拿不上台面。”

    张狂微笑道:“东来,修炼一途永无止境,只要努力修炼下去,你会发现,永远都无法达到最高顶峰,接触到更广阔天地,你会发现还有比你更强大的修炼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这份心,我已经很满意了。”张狂满意的拍了拍钱东来肩头。

    钱东来心头一暖,他知道张狂已经把他看作是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这么久的努力没有白费,终于赢得张前辈认可,钱东来心中默默发誓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一定要坚定不移的站在张前辈身边!

    什么长白一脉,什么伏龙观,没看到张前辈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紧张么,就仿佛这两大势力如土鸡瓦狗一样不堪一击!

    张狂操纵大阵,迷雾迅速散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修炼者们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快看,大雾散尽了!”

    让他们失望了,期待的那位超级强者并未出现,还只是张狂三人和那头小白熊。

    路成远眉头皱起,他得到的信息,那个老头叫钱东来,刚刚突破天人屏障没多久,才从习武之人成为修炼者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唐晓娇,可能是跟随张狂之后,张狂指点她修炼成为修炼者的。

    至于小白熊,更不可能是什么超级强者了。

    “张狂!让那位强者出来一见!”路成远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张狂用不屑的语气说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有什么资格拜见他老人家,就是你师父来了,也只有跪拜的资格!”

    路成远眉头皱的更紧了,那位强者是故弄玄虚,还是确有其人,地位真的那么高?

    “既然那位强者不肯出来,还请教那位强者的名讳!”路成远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路成远,这么大声干嘛,我还没有老到听不见的程度。你听好了,你要见的那位老前辈,姓张名狂,还不过来拜见老前辈么!”

    张狂一脸轻视神色看着路成远。

    什么!路成远气得大怒,“混账东西,你找死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