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起云动,大阵上飞出一把把飞刃,圆弧状的刀锋异常锋利,在空中飞旋着直奔路成远和伏龙观副观主两人。

    “孽障,你还敢发起攻击!”路成远抬手轰出一拳。

    神龙拳威力果然强大,噗地一声,一大片飞刃就被他轰碎,而后变成一片灵气,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路成远不禁奇怪,张狂这座大阵的攻击也就这么样啊,哪有师弟们说的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这么点威力的攻击,居然能杀掉五师弟黄子灿?

    另一边,伏龙观副观主也轰出一拳,正是伏龙观的两大绝学之一的伏龙拳。

    任何一种功法战技都是有来源的。

    比如路成远施展的神龙拳,就是以出拳时拳风形成一条巨龙,运用灵气支撑巨龙,而被称之为神龙拳。

    伏龙观的两大绝学截龙拳和伏龙拳,据说是当年创建伏龙观的老祖,曾经以这两种拳法,猎杀了一头蛟龙,故而得名。

    真正以伏龙观的两大绝学对战长白一脉的神龙拳,并不能说孰强孰弱,还要看各自的修为境界和实力,最终决定胜负的因素,不是两大势力的绝学哪一家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伏龙拳一出,副观主面前的风刃被全部轰碎。

    副观主气得大骂:“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这样的玩意层出不穷,大阵上不断飞出风刃,将两人面前的空间都充斥满。

    不理会这些风刃,实际上风刃也具备一定的杀伤力,身上若是挨了一下,肯定也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出拳轰击吧,这些风刃委实太弱,一拳便可以轰碎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张狂,你只有这点手段么,那可真是太让人失望了!”路成远也学着张狂的样子,出言激怒张狂,“原来你只会躲在乌龟壳里不出来啊,你能躲一辈子么!”

    “路成远,你不要得意,吃我一击!”张狂像是被激怒,立即催动大阵。

    路成远对这座大阵一直提防着呢,能让黄子灿毫无防备被杀掉,这座大阵必然有超强的一面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一次的攻击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刚才发出的风刃攻击,风刃都是一尺大小,威力并不是太强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风刃变成了一把十米长的大刀!

    大刀猛然斩落,发出呜呜风声,听上去就挺吓人的,一看威力也不会太弱。

    路成远谨慎对待,看到大刀落下,身体稍稍一偏,一拳轰向刀刃。

    “噗!”看着很吓人的大刀,居然被轻松击碎,路成远这一拳运用的力量太大,导致他一下子没站稳,向前迈出两大步,才收稳身体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路成远被气得脸色铁青,张狂这是存心调戏他!

    大阵内的张狂哈哈大笑:“简直是笑死我了,堂堂长白一脉大弟子,居然连虚招实招都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把大刀也飞向那边的副观主。

    这是大阵发出的攻击,副观主也没办法判断这把大刀蕴含的威力,故而谨慎的出拳轰击。

    既要保证自身安全,还不能和路成远那样出丑。

    一拳打在刀刃上,没有任何意外,和之前那把大刀一样,被他轻松轰碎。

    副观主正要发火,哪知被轰碎的大刀,突然变成了无数风刃,继续向他飞来。

    不好!这座大阵变化多端,居然可以有这样的连续攻击!

    副观主不敢大意,连续轰出两拳。

    却不料,这些风刃依然是不具备什么太强威力的虚假攻击。

    副观主身体不稳,打出去的拳头收不住,向前奔出去两步才收住身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是这个德行啊。”张狂讥笑道:“我还以为有路成远的例子,你能长点心呢,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嘛。”

    副观主气得直跳脚,“你这个狡猾的东西,我要抓着你把你抽筋扒皮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似乎不错,可以考虑在你们两个身上试一下!”张狂嘻嘻哈哈笑着,不断催动大阵的攻击。

    观战的修炼者们都表示不理解,张狂这是在干嘛,这样的攻击,不可能给两人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消耗两人体内的灵气?

    也不现实,不具备什么攻击力的方式,能消耗两人多少灵气。

    “看我的大招!”大阵内的张狂突然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,同时向大阵看去。

    结果又是两把大刀,分别向两个人劈落。

    这样无聊的对轰方式,让两人厌倦不已,随手轰碎这把大刀。

    张狂连续几次激发大刀,同时大喊大叫看我的大招,两个人都有些不以为然,心说你这样的大招,就是打到明年这个时候,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路成远几次之后,忍不住了,轰碎张狂的一次攻击之后,迅速奔向大阵,抬手一拳打向大阵。

    “小子,轰不开你的大阵,我也要震死你!”路成远真的被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拳头直接打在大阵上。

    不愧是金丹期强者,这一拳把大阵打得直摇晃。

    路成远心头大喜,看来这座大阵的威力也并不是太强,照这么下去,用不了几次,就能轰开这座大阵。

    副观主看到路成远的办法似乎有效,也纵身来到大阵前,和路成远一起轰击大阵。

    两人拳头如飞,一下下轰击在大阵上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

    张狂在大阵内乱喊乱叫:“你们两个疯了么,离我的大阵这么近,就不怕我运用大阵的威力,把你们两个都杀掉么!”

    路成远冷哼道:“你要是有那个本事,早就施展了,何必要等到现在!”

    张狂练的剧变,“你这是在逼我!我可真要出大招了!”

    他的大招,居然还是两把大刀。

    被路成远两人轻轻一击就彻底毁掉,根本就没有任何威力。

    副观主讥笑道:“这就是你的大招么!简直是可笑至极!”

    张狂暴怒,“再看我的大招!”

    路成远和副观主同时看向大阵,脸上却是不以为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咦!路成远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神,就在他的面前,大阵上出现了一只眼睛,吸引着他不由自主看过去。

    和这只眼睛对视,路成远动作放缓反应迟钝。

    他感觉这只眼睛似乎有无限魔力,吸引着他移不开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