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张宗主知道潜龙组织,那就好办了。”方自在省去了一番口舌,不需要再详细介绍潜龙组织。

    “想必张宗主也知道潜龙组织的性质,我想邀请你加入潜龙组织,不知张宗主意下如何。”方自在期待的看着张狂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潜力巨大,才二十几岁就有了炼气期修为,而且张狂还能布置古阵法,这正是潜龙组织所欠缺的。

    他要是加入潜龙组织,潜龙的实力必将提升许多。

    方自在觉得,张狂没有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狂刚刚开山立派,玄天派只有这么三人一兽,没有任何的根基,所有一切都在草创时期。

    玄天派也好,张狂自己也好,这个时期最需要的就是找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有了潜龙组织作为靠山,玄天派的发展会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然而,张狂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潜龙组织固然是一棵大树,可以给他和玄天派带来一定的好处。

    毕竟这属于是国家性质的组织,不要说普通的修炼势力,就是那些大门派,也要给玄天派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,凡事有好的一面必然也存在不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加入潜龙,可以得到一些帮助,却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张狂随心所欲习惯了,哪可能接受别人的管制。

    况且,就算加入潜龙,也不可能是现在。

    他一个炼气期的修炼者,加入潜龙也没什么地位,别看方自在现在对他很客气,一旦加入潜龙之后,就得听从潜龙的管制,再松散的组织,也得有上下级关系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修为实力,在潜龙之中能有什么地位。

    张狂并不排除加入潜龙的可能,但绝对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他需要证明自己,等实力到了一定层次,再加入潜龙,无论身份地位都将不一样,在潜龙内的话语权也大大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,思考了一下,张狂露出个抱歉的神色,“多谢方老厚爱,我暂时只能说抱歉,玄天派草创时期,门派内的事情太多,等玄天派以后发展起来,一切走上正轨,我一定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什么?铁力简直不敢相信,惊讶的看着张狂,“你居然拒绝加入潜龙?你可知道,多少修炼者都想加入潜龙,却因为资质不够,求人托关系都不能加入,你却拒绝了!”

    虽然潜龙是一个比较松散的组织,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加入的。

    修为境界自然不必说,正常情况像张狂这样的炼气期修士,是绝对没有资格的。

    别看铁力修为并不比张狂高,但铁力的情况不同,他原本就是某个秘密部门的人,后来因为贡献巨大,特批他加入潜龙,算是对他工作的肯定,给他的奖励。

    再还要看出身,不是名门正派弟子,肯定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身上有任何污点,也都会被拒绝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组织,必然要经过层层选拔考核。

    别看这些条件似乎并不严格,但对于修炼者来说,那就是很大的约束力了。

    毕竟修炼者拥有超强力量,就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遵纪守法。

    所以,铁力才会惊讶。

    要知道有方老作为引荐人,几乎没有任何障碍,张狂就可以轻松成为潜龙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机会,张狂居然拒绝了!

    有了这层身份背景,那就不一样了,且不说你属于哪个门派,这层身份可是代表了国家的某个部门。

    再有人想要动张狂,比如长白一脉和伏龙观,都要掂量一下,敢不敢挑战张狂这个身份背景!

    潜龙的人,来自于华夏各大修炼势力,人脉关系自然不必说,几乎囊括了所有大势力的弟子。

    正所谓牵一发动全身,动了潜龙的一个人,就是挑战整个潜龙,修炼界有几个敢有这么大的胆子!

    潜龙人员,既需要为潜龙做贡献,同时这也是一个护身符。

    铁力一万个想不通,难道张狂对潜龙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张狂淡然一笑,说道:“正因为我对潜龙的了解,所以现在才不考虑加入潜龙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我现在的修为境界,不足以加入潜龙,方老推荐我,这是对我的厚爱。以后等我具备了这个资格,再加入潜龙,也不算给方老丢脸。方老你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!年轻人果然有志气!”方自在连连称赞。

    这才是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该有的志气,而不是像有些人那样,把潜龙这个身份看得那么重要,成为一个护身符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心加入潜龙,算是预备人员吧,有什么困难尽管说。”方自在严肃的说道:“你和长白一脉和伏龙观的事情,我可以出面帮你化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自在对张狂,可谓是相当关爱了。

    张狂和两大势力这样深的恩怨,他都想着帮着摆平。

    张狂赶紧致谢,“多谢方老。不过暂时还不需要,我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什么办法,这两大势力,潜龙都要慎重对待,一个不小心,就会引起修炼界的震荡,你炼气期修为,还想着对抗两大势力么!”

    铁力不屑的说道:“别看你借助这座大阵,可以打败路成远和副观主,到了人家的地盘,你还有什么依仗!”

    张狂没理会铁力,对方自在说道:“并不是我非要惹是生非,相信方老也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由来。我面对世俗界的普通人,并没有做太过分举动,只是惩戒他们,而没有痛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方自在连连点头,张狂看似嚣张狂妄,实际上这一点做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只是出手惩戒普通人,却从未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这要比绝大多数的修炼者,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而两大势力呢,居然派出修炼者,干涉世俗界的事情,他们已经过界了!所以两大势力必须接受惩处!”张狂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如今,这已经不是我和两大势力的事情,而是我玄天派和两大势力的恩怨!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之后,两大势力将会在华夏修炼界除名!”张狂说道:“方老可以提前安排准备,至于修炼界会发生什么震荡,那我就不管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