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完了张狂的话,方自在并没有生气,反而是赞许的看着张狂。

    这样有志气有魄力的年轻人,实在不多见了!

    现代社会是人情社会,这一点也已经弥漫到修炼界中。

    更多的情况讲究什么人情关系,这点在修炼界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实力强悍未必就能功成名就,还要看出身和地位等等。

    方自在很反感这种论资排辈的情况,却又无可奈何,这是大环境所限制,并不是他所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今天,张狂这个暂露头脚的年轻人,却给他深刻上了一课,他张狂不需要任何关系,就是要凭借自身能力,成为潜龙组织的一员。

    方自在也相信,用不了多少年,张狂必然会成为潜龙中的重要一员!

    “好!年轻人有志气,我等着你加入潜龙的那一天!”方自在由内心深处喜欢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尽管在外人看来,张狂放荡不羁,挑战两大势力,实际上就等于挑战华夏国旧的秩序。

    但只有身在其中,才能明白,这个旧的秩序早就应该被打破。

    张狂只是恰好出现在对的时机,只要他做的不是太出格,他有资格打破这个秩序!

    方自在从心里支持张狂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那句话,潜龙的大门,永远为你敞开,只要你想加入潜龙,随时都可以找我。”方自在起身,向别墅外走去。

    张狂郑重其事的深施一礼,“恭送方老!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却代表了张狂对方自在的尊重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华夏修炼界,张狂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,这些故步自封的修炼者们,都不会有太大的成就,他们的目光仅限于华夏修炼界,并不知道,在华夏之外,还有更广阔天地,在地球这个修炼世界之外,还有无法形容的浩瀚修炼世界。

    能够让他尊重的人不多,不是看对方的修为,而是看对方的胸襟和眼界。

    方自在的修为境界不足以让张狂尊敬,但张狂很敬佩方自在的为人。

    送走方自在,张狂心里多少有几分的小得意,他也是被上层重视的人物了,以后只要不作出天怒人怨的大事,至少这张护身符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灭掉长白一脉和伏龙观,方自在虽然没有明确表态,但方自在肯定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他若是吃了亏,相信方自在肯定不会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别墅内剩下张狂三人,唐晓娇没觉得怎么样,她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是很了解,所以也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钱东来却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那可是传说中的潜龙组织啊!

    潜龙居然向宗主抛出橄榄枝,这就给玄天派多了一层官方身份,有了这个身份,不说在华夏境内为所欲为,但至少长白和伏龙观这样的实力,想要动张狂的时候,肯定需要先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让他更想不到的是,张狂居然拒绝了潜龙组织抛出的橄榄枝。

    钱东来更加震惊的是,宗主拒绝了潜龙的橄榄枝,方自在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说潜龙的大门永远为张狂敞开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,只要张狂答应,随时随地都可以成为潜龙的人。

    唐晓娇不清楚潜龙的真正意义,钱东来却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潜龙严格上算不上真正的官方组织,却一直以来都以官方组织的面目,管理着华夏的修炼界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的话,不是开玩笑!”张狂严肃的看着唐晓娇和钱东来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玄天派正式成立!我不强求你们,刚才的话是为了敷衍方自在。你们自愿加入玄天派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狂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钱东来自然是一口应承,“东来愿意永远效力玄天派,如有违背,必遭天谴!”

    以前对修炼的渴望,让钱东来迫切希望成为修炼者。

    然而真正踏足修炼界之后,钱东来却发现,修炼并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,很多时候,修炼界比习武界更加残酷。

    没有坚强的后盾,根本就不可能有所作为。

    一个孤零零的散修,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强者。

    钱东来能有今天的成就,这一切都是张狂赋予的,只有紧紧跟随张狂的脚步,他才能真正成为一方强者。

    钱东来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,对事情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张狂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,将来必将做出一番大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表态紧密跟随张狂,远比将来等到张狂功成名就那一天再投靠,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钱东来现实,张狂要是没有这个能力,有怎可能得到别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东来,你的心思,我很欣慰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玄天派两大开山长老之一。我知道你为人正直,故而授予你执法堂长老名号。虽然玄天派创建伊始,还没有弟子,但将来玄天派必将成为华夏修炼界大势力,你要一如既往保持公正严明风格!”

    张狂欣慰的看着钱东来。

    钱东来自然是感恩戴德,发誓永远忠于玄天派。

    至于唐晓娇,张狂完全不需要征求意见,“娇娇,你以后负责我玄天派所有对外事务,从即日起,神奇生物的一切,都要并入玄天派之中,但凡是涉及到重大决定的情况,都由你这个长老做决断,你可有信心做好。”

    唐晓娇不以为然,三个人的门派,能有什么重大决定,笑嘻嘻的说道:“好吧,这点小事,我要是做不好,岂不是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看着慵懒的小白熊,张狂狠狠给了它一脚,“你这个家伙,以后就是玄天派的护山神兽了,要是有人胆敢闯入我玄天派,本宗主就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小白熊哼了一声,浑然不知护山神兽是什么东东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狂和唐晓娇以及钱东来,商议了一下关于玄天派的门规等。

    玄天派的门规要求的并不是太严格,除了一些禁忌事项,所有的要求都很松散。

    但玄天派与其他门派所不同的是,始终强调一点,玄天派弟子不允许任何人欺负!

    如有人胆敢欺负玄天派弟子,那就是与整个玄天派为敌,玄天派必将杀之!

    门规所体现的内容,大体可以归纳为一句话,玄天派弟子可以欺负别人,别人绝对不允许欺负玄天派弟子!

    就是这么霸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