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人噗通一声跪在张狂面前。

    他已经被吓破胆了,一想起张狂的种种手段,金丹期强者都被张狂轻松杀掉,他这点微末修为,怎敢在张狂面前抖威风。

    “张宗主,我也是奉命行事啊,这不关我的事。”年轻人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女子很硬气,冲着张狂说道:“你欺负我一个女孩子,算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张狂目光阴冷的看着那个女子,“聚力期的修炼者,就不要说自己是女孩子,你这种强调,不可能博得任何同情!”

    在他面前装弱势群体,简直是可笑!

    真以为张狂不打女人?上辈子在仙界,不知道有多少女修炼者死于他的刀下,其中不乏号称女魔头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人居然不懂怜香惜玉么!”那个女子自恃有点姿色。

    张狂不屑,“少来这一套,老实交代情况,否则把你修为废掉,然后把你丢到长白山脉中,后果不用我说吧!”

    女子顿时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她目前最大的仪仗就是修为,一旦修为境界被封住,再被丢尽茫茫长白山脉中,找不到吃的东西,还要面临各种野兽。

    吓也得吓死!

    “你!你敢如此对我,我师尊不会饶恕你的!”女子脸色苍白,冲着张狂叫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,那你说说看,你师父有什么本事,敢这么和我说话!”张狂不屑的看着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乃是长白尊者,拥有无上法力,弄死你这个小辈,还不是举手之劳!”女子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张狂呵呵笑道:“原来是长白尊者的弟子,我就说嘛,在长白山脉中,还有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用尽各种小手段污蔑我张狂的名声呢。”

    事情并不是一起,钱东来查明的就有八次。

    分别有三伙人,冒充玄天派三人,在长白山脉各处作恶,都是打着玄天派三人的名头。

    有多个从各地赶来的修炼者被杀,死状都比较凄惨。

    而且这三伙人杀人的时候,都会有旁观者,所以这两天,长白山脉周围,都流传着一个说法,张狂这是用这样的办法,向长白立威,向整个修炼界立威呢。

    张狂得到这个情况之后,马上和钱东来以及唐晓娇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被人平白无故污蔑名声。

    结果在这家农家乐,就遇到了冒充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长白尊者,好歹也是修炼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居然用如此不入流的手段,实在是丢人现眼!”张狂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师尊并不知道,是梅三建师兄吩咐我们做的!”那个女子据理力争,这样的事情,当然不可能安在师父头上。

    否则她师父长白尊者的名号,可就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张狂抬手封住三人修为,“不管是梅三建还是长白尊者,做出这样的事情,那就是你们长白一脉的事情!”

    唐晓娇目光凶狠的看着三人,“杀了他们三个么!”

    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,唐晓娇已经从普通人身份转变为修炼者,知道修炼世界不能用世俗界的规则看待。

    杀个把人,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听到要被杀,那个女子慌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杀我,我可是长白弟子!”

    “不能杀你?就是你师父长白尊者,这次也难逃一劫!”张狂招呼钱东来,带上三人,“咱们去长白一脉,也让天下人都看看,这就是雄踞东北的大势力所作所为!”

    钱东来随手丢下一笔钱,算是给农家乐的赔偿,然后提起三人,跟在张狂身后,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农家乐内并不只有这几人,还有其他修炼者用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对张狂的印象都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“看看,这才是真正的修炼者,不为难普通人,对于长白一脉这个庞然大物却也浑然不惧,这才是我辈的楷模。”

    “再看看长白一脉,居然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污蔑张狂,实在是有辱名门大派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到那个女子说么,是那个什么梅三建让他们做的,和长白尊者并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老兄,这话你也信!就算长白尊者不知情,但有句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,梅三建能这么做,难道和长白尊者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么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修炼界,的确有些乌烟瘴气,确实需要张狂这样的一股清流,清理一下污浊不堪的修炼界了!”

    众人边说着,马上都结了账,快速赶往长白。

    去晚了可就看不到热闹了!

    长白距离此地不远,向山中行进百里,就是长白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的洞天福地,只可惜被长白尊者盘踞,变得乌烟瘴气!”看着周围的环境,张狂直摇头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不能管束下面的弟子,很容易就会养成弟子骄纵的情绪,长久以来,弟子们为所欲为,即便是做出一些恶事,他们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。

    像这种冒充他人作恶的事情,绝对不是名门大派该有的做派。

    来到长白的势力范围,便可以感觉到周围有不少修炼者正在赶往这边。

    莽莽山林看不到道路,张狂驾驭着飞剑,在山林上方盘旋,然后奔向灵气比较浓郁的一处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有什么长白一脉,全都是原始森林啊!”看着下方的山林,唐晓娇实在找不到长白一脉的山门。

    被钱东来拎着的那个女子,冷笑道:“想要找我们长白一脉的山门,简直是做梦!”

    “一座残破的古阵法而已,长白尊者若是再藏头露尾不敢现身,休怪我毁掉这座大阵!”张狂声音中灌输灵气,冲着下方高声叫道:“长白尊者,你这个卑鄙阴险的小人,可敢出来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“我张狂找上门来了,你还不敢出来迎战么!”

    位于空中,张狂的声音如同雷鸣,传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各处赶过来的修炼者,都盯着张狂的行动方向,他们也找不到长白一脉的山门,跟着张狂是最简单的办法。

    听到张狂的喊声,修炼者们无不摇头,张狂这也太嚣张了吧,打上门来也就是了,居然还敢大骂长白尊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