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白好歹是修炼界大门派,被张狂这么堵着门骂阵,岂能一直容忍下去。

    就听见下方嘭的一声爆响,地面原本浓密的森林立即消失,方圆数十里之内都变成了一片连绵的古代风格建筑。

    在古建筑群之前,是一道石头山门。

    周围的修炼者们吓了一跳,他们完全没有防备,不知道这片森林居然就是长白一脉的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“长白一脉不愧是名门大派,护山大阵级别竟如此之高,隐藏在森林之中,居然无法查看,要不是人家主动开启,能有几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记得刚才我还进入那片森林之中,却没想到那就是长白一脉的山门!”

    “名门大派,果然与众不同!”

    修炼者们纷纷开始吹捧长白一脉。

    其中也有人再次唱衰张狂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,不自量力开宗立派也就是了,居然还敢挑衅长白,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唉!好端端的一个苗子,就因为太狂妄,今天将要命丧长白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啊,就不能太狂妄,有十分本事施展八分,给自己留两分后路岂不能好么。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传到张狂耳中,张狂不屑回应,让钱东来将拎着的三人丢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三人飞落长白山门之前,然后张狂御剑来到长白山门之前,落下后,将飞剑收起。

    “长白尊者!出来受死!”张狂冲着长白山门大声喊着:“你这个厚颜无耻之人,居然让你的弟子假冒我玄天派之人,四处玷污我张狂的名声,今天我和你没完!”

    很多修炼者都是一脸发蒙,这是什么情况,张狂一个月前不是说前来长白,解决他和长白尊者之间的恩怨么,这怎么还出了这么一出事呢。

    他说的长白尊者派人假冒他,这又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长白山门内走出来一行十几人,其中带队的那个修炼者,看都不看地上的三人,冲着张狂厉声喝道:“你就是那个什么玄天派的张狂吧!”

    “正是本尊!叫长白尊者出来见我!”张狂随意看了对方一眼,不过是筑基期修为境界,不可能是长白尊者。

    “我师尊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!你这个狂妄无知的小辈,胆敢杀害长白弟子,又带人来长白山门挑衅,你大罪当诛!”

    张狂可没有时间听这个修炼者啰嗦,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,“少说废话,长白一脉卑劣无耻,居然让人假冒我张狂的名头,四处诋毁我张狂,这就是所谓的名门大派么。我先和你算算这笔账!”

    那个长白弟子一脸茫然的看着张狂,“你在胡说什么,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”

    “还敢抵赖是么,地上的这三人你怎么解释,你不会要告诉我,你不认识这三人,他们三个不是你们长白的人吧!”

    听完张狂的话,那个修炼者看了看地上的三人,而后摇头道:“实在抱歉,他们三个还真不是我们长白的人,我梅三建可以保证,我认识长白每一个弟子,我们长白一脉,绝对没有他们三人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梅三建!”张狂目光冰冷的看着对方,“他们三个可是交代了,所做的一切,都是梅三建吩咐的,现在被我抓了个人赃俱获,你还想抵赖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抵赖的,我梅三建堂堂正正,做过这样的事情,绝对不会抵赖!但我梅三建未曾做过这样的事情,也不会什么都承认。”梅三建一口咬定,和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!很好,我算是见识了长白弟子的无耻!”

    周围的修炼者们实在看不懂这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少数几个知情的修炼者,也不敢保证到底是什么情况,万一这一切都是张狂一手导演的,为的就是污蔑长白一脉呢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敢站出来给张狂作证,关乎到长白这样的庞然大物,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挑战长白?他们可没有张狂那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一些不明真相的修炼者们,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狂这是在搞什么,以为这样就可以令长白名誉扫地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就是疯了,明知道打不过长白尊者,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污蔑长白,换了是我,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长白一脉毕竟是华夏修炼界的大势力,更多人愿意相信长白一脉,而不是张狂所为的人赃俱获。

    梅三建得意的看着张狂,“你以为你用这样不入流的小手段,就能污蔑我长白么!我不妨告诉你,这样的手段,是不可能对我们长白有任何作用的!这只会让你的名声更差!”

    张狂一脸笑容,“那好,是我张狂污蔑你长白!”

    说着,张狂抬脚落下。

    “噗!”那个老头被张狂一脚踩死,身体就像是砸爆了的西瓜一样,噗的一下喷出血花。

    梅三建嘴角抽动,他没想到张狂会这么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修炼者,那个男的和女的,吓得连连求饶:“饶命啊!你不要杀我们!”

    张狂冷笑道:“我设下圈套污蔑长白,现在事情已经败露,我为何不杀人灭口!”

    周围的修炼者们一片哗然,你这也叫杀人灭口?

    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,杀了他们三个,也不可能挽回你的名誉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反应过来,张狂这么做似乎很有深意,不可能是杀人灭口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噗!”张狂一脚踩碎那个男修炼者的手掌,“滋味还不错吧,我可以留下你一条狗命,不过你的四肢就别想着再保留了,我替你毁掉四肢,让你以后安心做一个好人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!张狂,我和你无冤无仇,我也只是奉命行事,你为何如此狠毒。”那个男修炼者带着哭腔求饶。

    失去了四肢,还不如死了呢。

    “求我没有用,还是去求始作俑者吧!”张狂抬脚就要再次踩下。

    “张狂!你这是为何!难道你在逼迫我承认么!这样不入流的手段,亏你想得出来!”梅三建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已经损失了一个同门,如果这个同门再被张狂毁掉,弟子们和师尊将会怎么看待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