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梅三建,你这话就不对了吧,既然你都说了不是你安排做的。我也痛快的承认这是我在陷害长白一脉,然后事情败露,我杀人灭口,管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张狂轻蔑的看着梅三建,“怎么,你长白一脉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,对素不相识的修炼者都这么关心!”

    说着,张狂的脚再次落下,踩碎了那个男修炼者的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不顾那个男修炼者的惨叫,张狂把脚掌对准了那个女修炼者的手掌,“现在轮到你了,鉴于你是女孩子,我就不废掉你的四肢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修炼者感恩戴德,不断的叩谢张狂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感谢我,自己做的事情,总要负责!我决定毁掉你半张脸,让你后半辈子都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下去,这是对你的惩罚!”张狂手里的玉剑,照着那个女修炼者比划着!

    “饶命啊,我再也不敢了!”那个女修炼者吓得花容失色,毁掉她的半张脸,还不如杀了她呢!

    没有不爱美的女孩子,尤其她还是一个美女,如果半张脸被毁掉,以后还怎么活啊。

    “求我没有用,谁让你没有完成任务呢!”张狂手中的玉剑贴着这个女修炼者的脸部,就要割下。

    “梅师兄,你就这么狠心么,眼看着我们一辈子都毁在你手里,你都不肯说一句话么!”那个女修炼者哭泣的看着梅三建。

    “梅师兄,我真是看错你了!还有你们,梅三建这个狗东西的良心被狗吃了,你们也都装聋作哑么!”女修炼者对着梅三建,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修炼者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没人肯站出来帮助她,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

    周围的修炼者们有些明白了,这件事可能还真是长白一脉所为。

    否则张狂就是再傻,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“梅师兄,救救小师妹吧,她的年纪还小,不能就这么毁了一辈子啊!”终于,梅三建身后有人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,大声斥责梅三建。

    “梅师兄,事到如今,你还想着推脱责任,把自己犯下的错误,推脱到小师妹他们身上么,你这样做实在太不公!”

    长白弟子们的反戈一击,让梅三建瞬间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围观的那些修炼者们,就是再推崇长白一脉,也都看出来了,这件事就是梅三建一手策划,他的同门都忍不住站出来质疑他。

    总不可能每一个长白弟子都被张狂收买,故意陷害梅三建吧。

    梅三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张狂盯着他问道:“梅三建,他们两个这辈子的命运,可就把握在你手里了,你怎么说!”

    “唉!”梅三建一声长叹,“愿赌服输,既然我的安排被你看破,我梅三建认栽!”

    张狂一阵冷笑,冲着周围的修炼者们大声喝问道:“你等还有何话说!刚才一个个口口声声说我陷害长白一脉,现在当事人亲口承认,你们还要继续跪舔长白么!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很多人不好意思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承认了错误,那我就给他们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大脚抬起落下,噗噗两声,地上躺着的这两个修炼者被张狂踩爆,立即当场身亡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!围观的修炼者们全都懵了,那两个长白弟子已经忏悔,梅三建也承认了错误,张狂居然还是把这两个修炼者踩死了!

    梅三建的脸色更是接连变化,“张狂!你居然还敢出手杀人!我已经承认这件事是我所为,你为何还要行凶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么。他们两个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,理当该死!而你梅三建,嘴上承认错了,却没有真诚向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诚意都没有,好像做错了事还值得吹嘘,仿佛是错在我玄天派一样。我不杀他们两个,难道还留着过年么!”

    “同样的事情,若是发生在你们长白一脉身上,你们肯善罢甘休么!”

    面对张狂一系列的逼问,梅三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那些修炼者们,仔细一想也对,站在长白一脉的角度考虑,张狂当然不应该闪人。

    反过来站在张狂这边呢,如果是他们遭受同样的陷害,岂能留下任何活口,早就把这三个人都杀光了!

    就想张狂说的,不杀了他们三个,还留着过年么。

    梅三建被张狂戏耍了一次,不但承认了做下的错事,还被张狂当着面杀了三个同门,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张狂!你该死!”梅三建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是你这个狗东西,正是你这样的狗东西,带坏了修炼界的风气,今天我必杀你!”张狂比梅三建的火气更大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及时发现了对方的阴谋,并且找到了这三人,他身上的污点肯定无法洗清了。

    不管张狂是否在乎名声,他可以自己做错事却不能允许别人如此污蔑他。

    手中玉剑一抖,一朵剑花炸开,而后就是一声龙吟,在玉剑前面出现一条真龙!

    真龙昂首盘旋。

    张狂冲着梅三建大声喝道:“你不是长白弟子么,施展你的神龙拳,看看是你的神龙厉害,还是我的真龙更厉害!”

    梅三建怒不可遏,“张狂,你找死!”

    轰然一拳打出,就听见一声龙吟!

    “昂!”一条巨龙出现在梅三建的拳头前面随后,这条巨龙直扑张狂。

    对战筑基期修炼者,张狂不敢大意,虽说玉剑在手,对方只是赤手空拳,却也不能大意!

    爆喝一声,张狂催动玉剑,和梅三建大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狂的真龙虽然厉害,却无法抵挡梅三建的神龙拳,只是几拳,就将张狂玉剑激发出的真龙击碎。

    而后光芒一闪,玉剑上的那个龙形图案一亮。

    “看吧,这就是炼气期和筑基期的巨大差距,尽管张狂有飞剑,却还不敌梅三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战,只怕不需要长白尊者出手,梅三建便可以轻松击败张狂!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座大阵,张狂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周围的修炼者们,再一次看衰张狂。

    已经被打了一次脸,这些修炼者也不长记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