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一开始,张狂就设计好了。

    他也怕长白一脉的护山大阵,不可能只有他部署的大阵具备强大威力,这些存留下来的古阵,只怕是威力更大。

    所以从和梅三建交手开始,张狂就不断吸引梅三建尽量远离大阵,做出一副低姿态,并且不断激怒梅三建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个计划非常成功,梅三建不断远离防护大阵。

    当时机成熟的时候,也就是梅三建身死之时。

    看着长白关闭的山门,张狂一脚踢飞梅三建尸体,嘭的一声撞在山门上。

    在长白的山门上,留下一个清晰的痕迹,血色染成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对这个卑鄙的梅三建,张狂可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,这厮敢让人冒充玄天派三人,到处往玄天派头上泼脏水,没把梅三建挫骨扬灰,张狂已经很留情了!

    长白弟子们,战战兢兢的守护在山门内,没人敢答话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,长白尊者门下几个有实力有潜力的弟子,全部死在张狂手下,他们这些普通弟子,怎敢迎战张狂,那不是找死么!

    长白尊者不出面,长白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从各地赶来看热闹的修炼者们,再一次被张狂用实际行动打了脸。

    一个个心里这个郁闷,梅三建好歹也是筑基期修为,为什么就打不过炼气期的张狂呢,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“梅三建输在战斗经验上,他并非实力不济,而是战斗经验不如张狂!你们看到没有,别看从一开始,好像是梅三建始终压着张狂打,实际上局面却始终掌控在张狂手中!”

    这个修炼者的分析,得到很多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大家仔细一想,的确是这么回事,从一开始,张狂看似落入下风,却根本就没有出现险象环生的局面。

    梅三建始终都看到有希望杀掉张狂,才会大意追击,一路从山门位置追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“张狂心机太重了,以后切记不要招惹他,被他惦记上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简单一番分析,众人都觉得远离张狂,尽量别去招惹他,和这样的人为敌,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方自在和铁力也在关注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铁力有些无法接受,“梅三建好歹也是筑基期修为,怎么就会被张狂给杀了呢!”

    他仔细看过每一个细节,完全看不出来张狂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,这就是张狂的实力。他现在只是炼气期修为,将来修为提升到筑基期金丹期,甚至是元婴期,你想想他将会有多么恐怖。他若是能加入潜龙,对潜龙的好处,不用我说,你也能想得到吧。”方自在说道。

    铁力心中一阵沮丧。

    他和张狂的修为相当,都是炼气期修为,因为特殊贡献而被特批进入潜龙。

    因为这层关系,铁力在潜龙内的地位并不是太高,潜龙的人员,随便站出来一位,修为境界都比他高,这让铁力很自卑。

    这次方自在招揽张狂,要让他加入潜龙,铁力心里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他在原来的组织中做出了巨大贡献,才有这个殊荣。

    张狂凭什么可以和他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所以从一开始,铁力就对张狂很不服气,心里总是叠着一个劲。

    而今天,看到了张狂击杀梅三建的战斗,铁力明白了,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张狂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不乏天才,修炼界也有很多天才。

    张狂就是天才,而且还是战斗力强悍的天才。

    张狂的未来,绝对属于是那种不可预测,不能用正常人眼光看待。

    “难怪张狂不同意现在加入潜龙呢,我要是有这样的战斗力和潜力,我也会等修为境界提升后,高调加入潜龙,而不是现在进入潜龙后,被人当成是最底层的小人物呼来喝去的。”

    方自在笑了,铁力这个木头脑袋,终于也开窍了。

    “长白尊者!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,是不是等我破掉你的护山大阵,你才肯出来!我给你一分钟,一分钟之后你要是再不现身,可不要怪我拆了你的长白!”张狂堵着长白山门,冲着里面骂阵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分钟很快就过去,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长白,既然你不敢应战,那可就不要怪我了!”张狂几步就来到长白山门前。

    开始研究这座古代时期存留下来的大阵。

    没什么意外,也是用灵石作为能量,激发大阵威力。

    不过布阵的手法,却和张狂所掌握的布阵方式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但万变不离其宗,无非是使用各种布阵材料,运用符文将这些材料部署成大阵,而后利用灵石作为能量。

    张狂看了一下,这座古阵法传承到现在,已经和当年部署的时候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大阵的很多地方都已经残缺,没有经过有效的修补,大阵威力早已经不如当初。

    一座完美的大阵,破解起来很困难。

    而残缺不全的大阵,那就容易很多了。

    在张狂眼中,这座大阵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看到张狂研究长白的山门,修炼者们都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真以为长白的大阵这么容易破解,长白也就不会存在到今天了!”

    “他还真以为自己会部署一座大阵,就能破解长白的古阵法啊!”

    被打了几次脸的修炼者们,不是不长记性,而是他们心里始终认为,长白这样的大势力,就应该是高高在上的,是无数修炼者所敬仰的。

    一旦出现一个小修士,也敢挑衅长白,成立没几天的玄天派,竟然堵着长白的山门打,这是很多人都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长白若是就此倒下,他们背后的各大势力,岂不是也很尴尬。

    张狂看了一会,然后来到长白山门的侧面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不懂阵法的人,自然无法看到。

    张狂却看得很清楚,长白山门侧面这个角的符文已经损坏严重。

    连续打出一系列奇怪的手势,至少在外人看来,这就是手势。

    却不知张狂在计算阵法的缺陷。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张狂大喝一声: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一拳轰向山门侧面。

    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,长白山门轰然倒塌!

    然后呈现在众人面前,是一个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景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