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白一脉的护山大阵,从古代就存留下来的古阵法,就这么被张狂破解了?

    一些坚决不相信张狂有这个实力的修炼者们,还在议论着,然后质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巨大高耸的山门倒下,后面的几个长白弟子完全没有防备,被压在山门之下,悉数被砸死!

    再向长白内部观看,修炼者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哪里有什么成片的古建筑,根本就是一个小山村的形象嘛!

    低矮的房子,稀稀落落的分布在一座小山包的周围,看上去和长白一脉的身份完全不符,要说这里是一个偏僻落后的山村,更有人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不是来到了假的长白啊。”一个修炼者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只怕,这才是真正的长白!”方自在低声自语,“以前,我们都被长白的假象欺骗了,那些成片的古建筑,应该都是阵法虚幻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长白,欺骗了所有人啊!”

    没有数量众多的弟子,小山村多少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张狂大步进入小山村,那些围观的修炼者们,看到这一番景象,反而不敢进去观看,只能远远的站在外面,等待张狂和长白尊者的激烈碰撞。

    不过,到此为止,也没人相信张狂能够打败长白尊者,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事情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据说闭关之后,应该是元婴期强者,这样级别的超级强者,可以秒杀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了。

    “长白尊者,你的老巢已经被我攻破,再不出来,我一把火烧光你这里!”张狂也不敢太大意,通过神识探查一周,他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,这个小山村内,并没有实力太强的强者。

    神识探查之中,修为最高的也就是几个炼气期修炼者,其他大多数都是刚入门的聚气期修为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呢?传说中的那个元婴期老怪物呢?

    张狂掌心暗扣番天印,只要长白尊者出现,番天印马上出手,先给长白尊者来一下再说!

    小山村慌乱片刻安静下来,从一条土路上,几个修炼者推着一辆轮椅缓缓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轮椅上坐着一个须发苍白的老头,精神状态非常萎靡,老头两只手搭在轮椅的扶手上,哆哆嗦嗦的。

    方自在身体一震!几步就冲入小山村,来到轮椅前。

    “你!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!”方自在难以相信,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就是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长白尊者?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那个老头,无奈的苦笑,说话的声音有些不清晰,“我冲击元婴期失败,导致走火入魔,能保住一条老命,已经是天大万幸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长白尊者?”张狂有些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无奈的说道:“我也很希望能站起来,和你畅快淋漓的打一场,看看你这个后生晚辈有几分本事,只可惜,老夫已经站不起来了,这一身的修为也悉数毁掉,是不是让你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方自在饱含着深意的目光看向张狂,虽然没有说话,却带着更多的深意。

    张狂不屑的说道:“这么看我干嘛,难道我张狂就是那种欺负没有抵抗能力老人家的人么!”

    “算了,玄天派和长白的恩怨一笔勾销。还有其他势力,我不管你们和长白有什么恩怨,就当是给我张狂一个面子,让长白尊者安静的在这个小山村安享晚年吧!”说完,张狂招呼唐晓娇和钱东来离去。

    戏剧般的结局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想到,如日中天的长白尊者,传言说进阶元婴期的老怪物,居然走火入魔修为尽失,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,真是让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,雄踞东北的神秘大势力,长白一脉,不过是个小山村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张狂大战长白尊者的好戏,修炼者们继续看着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没好气的说道:“都看着我干什么,你们最好希望伏龙观能比长白一脉强,不然还看不到好戏!”

    “张狂,你这是要赶赴伏龙观么。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心里这口气没出,肯定要找个倒霉蛋狠狠发泄一番。欺负没有还手能力的老人家,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。伏龙观总不能也是这样的情况吧!”

    “如果伏龙观观主怕了我,也可以想办法废掉修为什么的,我肯定也下不去手。”

    修炼者们一阵撇嘴,人家伏龙观观主凭什么怕你,怕你不去送死么!

    长白尊者这就是个意外,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意外,伏龙观岂能还会有这样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走了,都散了,你们可以向伏龙观传递消息,就说我三日后前去伏龙观,踏平这个藏污纳垢的黑暗修炼势力!”

    众多修炼者们无语,张狂这张嘴太损,一句话就把伏龙观说成是藏污纳垢的场所,人家好歹也是江南赫赫有名的修炼大势力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的状况,固然让人唏嘘,但也只是谈论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作为修炼者,修炼的道路并不是一番坦途,想要冲击更高境界,追求更高目标,就要承受必然的风险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没能顶住压力成为元婴期强者,张狂还算不错,放过了长白一脉,没有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如果长白尊者现在是元婴期强者,会不会轻易放过张狂呢?

    很难说,只怕长白尊者会杀了张狂吧。

    长白尊者目送张狂一行离开,对方自在说道:“这个张狂,看似狂妄,看似斤斤计较,人还是不错的。他若是成长起来,将来绝对可以成为华夏修炼界的领军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。”方自在说道。

    “通过这次的恩怨纠葛,可以看出张狂的为人。不畏惧强权,却也不欺凌弱者,这才是一个强者所具备的品质。”长白尊者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原本,这一切都不必发生,却因为一件小事,演变成为长白一脉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几个潜力和实力最好的弟子全部死在张狂手里,长白尊者心里当然痛恨张狂,但张狂却放过了灭掉长白一脉的机会,这也让长白尊者铭记在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