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煌一时的长白一脉,就这么倒下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固然有长白尊者走火入魔的原因,但仔细分析,还是因为张狂。

    他杀了路成远这个长白的顶梁柱,导致长白一脉,一下子失去了最具实力的弟子,如果还有路成远支撑着,就算长白尊者出了事,长白一脉也不会倒下。

    黄子灿这个最具潜力的弟子,也死在张狂手下,让长白一脉彻底失去了未来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,完全不值得一提,几个炼气期修炼者和聚气期修炼者,根本不可能支撑一个大势力。

    长白一脉,最好的结果,是休养生息,以后经过多少年的慢慢发展,或许还可以再次兴盛。

    但更大的可能,则是就此一蹶不振,而后长白这个大势力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气数已尽吧,因为一点小事,导致一个大势力就此灭亡,想来也让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方自在安慰了长白尊者几句,而后离去,他还要继续关注张狂前往伏龙观。

    张狂一行三人离开长白,直接前往附近最大的城市休息一下,然后乘飞机前往江南。

    长白距离伏龙观所在的位置实在太远,张狂没办法进行这么远距离的御剑飞行,何况他还要保持状态,随时准备与伏龙观的战斗。

    上辈子的经历,让张狂知道,伏龙观观主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需要随时提防他用什么不入流的小手段。

    御剑飞行过去,万一被伏龙观观主抓住时机,趁他最虚弱的时候痛下杀手,岂不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此时,整个华夏修炼界一片热议。

    雄踞东北的长白一脉,最终落得个这样的下场,是谁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张狂前往长白之前,所有人都认为,张狂不可能撼动这个大势力,最终的下场,必将是张狂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刚刚成立没几天的玄天派,必然会成为华夏修炼界的一个大笑话!

    什么世上存在最短的门派,世上实力最差的门派,都冠在玄天派头上。

    结果,玄天派还好好存在着,玄天派仅有的三人,已经前往江南,前去挑战伏龙观。

    修炼界集体被打脸,只是短暂的沉默之后,所有人有信誓旦旦的说,张狂这一次前往江南,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伏龙观杀掉,玄天派顶多再存在三天!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样的言论,无非是很多人看不惯这个新兴的宗门,他们这些存在几十年几百年的大势力,都没办法灭掉长白一脉,张狂凭什么把长白一脉给灭掉了!

    他们这些修炼几十年,甚至一百几十年的强者,在华夏修炼界都没有这么大的名气,张狂才出道半年多,凭什么搅动华夏修炼界的风云!

    说到底,张狂这个新人的强势崛起,让很多人看着不顺眼,他们眼红张狂取得的成就,才会不遗余力的诋毁张狂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张狂的笑话。

    张狂一行三人已经乘坐飞机来到江南的某个城市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没有休息,张狂直接带着两人御剑飞行,前往伏龙观。

    在长白的时候,张狂说三天之内前往伏龙观,这才是第一天,张狂就直接奔赴伏龙观,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一些来到江南的修炼者,还在游山玩水,等待第三天呢。

    既然张狂说了三天之内,那肯定是第三天才会前往伏龙观。

    结果突然接到消息,张狂已经奔赴伏龙观,很多人顿时手忙脚乱,从各地仓促赶往伏龙观。

    他们还算是幸运的,身在江南,距离伏龙观不是太远,应该能够及时赶到。

    而一些前去长白,却并没有及时赶过来的修炼者,接到消息后,顿时跳着脚骂张狂。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,急匆匆的忙着去送死!害的老子来不及去了!”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,张狂分明就是不给伏龙观准备时间,想要打伏龙观一个措手不及,其心险恶啊!”

    居然还有人,好笑的把伏龙观放在弱势者的地位。

    不只是这些人,还有一些大势力,得知张狂战胜长白一脉,然后赶赴伏龙观,正准备派人前来观看这一战,却没想到,张狂这么着急去了伏龙观,他们还没来得及安排好呢。

    方自在也没想到张狂这么着急,他和铁力本来与张狂他们三人同机来到江南,飞机上没有做太多交流,方自在下了飞机之后,准备见一见江南的几个老友,刚刚约了老友,就听到张狂去了伏龙观的消息。

    方自在也顾不上去见老友了,马上急匆匆的奔赴伏龙观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狂,这么着急干嘛!”铁力抱怨道:“伏龙观岂是长白一脉,面对这个大势力,他总应该好好准备一下嘛,这么仓促奔赴伏龙观,万一发生什么不好的后果,到时候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些,赶快去吧,晚了可就赶不上了。”方自在着急,取出一把飞剑,带着铁力直奔伏龙观。

    铁力知道方老着急了,平时从来不用的飞剑都拿了出来,铁力不敢再有太多废话。

    伏龙山,并非那座旅游名山伏龙山,而是一个极其不显眼的小山,与那座旅游名山也相隔很远。

    这座小山名气不大,除了当地少数人知道这座山,外人几乎没人听说过这座小山。

    伏龙山最大特点,也就是山上的那座道观了。

    道观有十几个道士,和其他道观的道士似乎没有什么区别,生活也很正常,道观的香火也不是很旺盛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一座小山和一个很小的道观,却经常会有豪车出入。

    听说道观的道长法力深厚,可以帮人治疗一些疑难杂症,所以经常会有达官贵人,从各地前来这里寻医问药。

    反倒是当地人,对这些不以为然,认为这个什么伏龙观的道人,都是骗子。

    张狂三人来到山脚下,抬头观望小山山头上的那座道观。

    隐约可见道观牌匾上写着三个古朴的打字,伏龙观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伏龙观?怎么看都不像是所谓的修炼大势力,无非是一座普通的道观罢了。”钱东来疑惑的看着道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