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送摘天星的身影消失,方自在感慨不已,“当年,摘天星名动华夏修炼界,不只是因为他极具天赋,更是摘天星风流倜傥举世无双,不知有多少女修炼者为之倾心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和他的小师妹联袂闯荡修炼界,更是羡煞了多少俊男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不知道为什么,这对神仙一般的鸳鸯情侣,突然就销声匿迹了,修炼界再也没人见过这两位,谁知道却是发生了这样的悲剧!可叹,可怜!”

    方自在也是摘天星那个年代的人物,对当年的摘天星,也是颇有些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摘天星身上还有这样的人间惨剧!

    “伏龙观观主,邙山上人,简直就是修炼界的败类!”方自在为人正派,最看不惯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后冲着周围的修炼者们大声说道:“作为修炼者,虽然不受世间的规矩限制,但你们每个人,都要有自己做人的底线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放荡不羁,做事也可以随心所欲,但要始终恪守底线,如果胆敢有人不学好,做出伏龙观观主和邙山上人这样的丑行,必将被华夏修炼界所不容!”

    “前辈且请放心,咱们再怎么不堪,首先还是个人,怎么可能学那两个狗东西呢!”修炼者们大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毕竟还是好人多。

    一些平时不注重约束自己,做出一些出格事情的修炼者,心中则是暗暗告诫自己,可不要犯下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看到么,五十年前的惨案,在五十年后都能遭到报应。

    举头三尺有神明,看看苍天饶过谁!

    尤其是他们这些修炼者,对苍天和神明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更加信奉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同道捧场,各位不远千万里,替我张狂摇旗呐喊,这笔情义,我张狂铭记在心,咱们他日再会!”张狂挥手和众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顿时引来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张狂,你这家伙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咱们就是来看热闹的,如果不是伏龙观观主是这等的混账东西,你被他打败,咱们也就是看看热闹罢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毫不客气的说出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张狂气呼呼的指着这个修炼者说道:“你知道么,你这样容易没朋友!”

    那个修炼者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比如说呢,以后去东宁,到你的玄天派讨杯水酒,你不会把我关在门外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想喝我的酒,矿泉水都没有!哼!”

    张狂的话,又引来一片哄笑。

    修炼者们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对伏龙观观主的围剿,却也集体声援张狂他们,这让彼此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许多。

    大家发现,张狂并不是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狂妄,也是很容易接触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他身上,可以看到年轻人的那种阳光和朝气,开开玩笑什么的,张狂并不激恼。

    “几位,这里既然没事了,咱们也就告辞了。张宗主,以后再有这样的大事,你提前几天通知咱们,到时候咱们还会过来看热闹的!”

    修炼者们嘻嘻哈哈的和张狂打招呼,然后纷纷下了山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下山离去,张狂向方自在问道:“前辈,这座伏龙观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方自在想了一下,“我看最好不要继续存在了!潜龙的原则是尽量不干涉修炼界的事情,只是起到疏导和督查作用,所以不好接收伏龙观。而这座伏龙观又是一件宝物,如果落在某些人手中,一旦想办法再弄出一块牌匾什么的,这里难保不会变成下一座伏龙观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张狂招呼几人后退,然后祭起番天印。

    “嘭!”番天印狠狠砸在伏龙观上。

    失去了牌匾作为力量支撑,伏龙观抗击能力变得很微弱。

    番天印这一下,就把伏龙观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轰隆一阵声响,伏龙观坍塌!

    随着伏龙观观主被杀,伏龙观被砸碎,曾经名动江南的修炼大势力伏龙观,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伏龙观的那些普通修炼者,纷纷跪地求饶,向张狂表示,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坏事,也不知道观主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张狂也不难为这些普通修炼者,挥手不耐烦的打发他们离开伏龙观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些普通修炼者以后会不会学观主那样做尽坏事,估计有了今天的教训,他们就是有那个心思,也未必有那个胆量吧。

    “张狂,你确定不加入潜龙么。”方自在和张狂一起并肩下山。

    张狂笑道:“方老,你暂时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难道让我去潜龙做一个小卒子,就是你所希望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性子太野,加入潜龙,可以约束一下你的各种行为。”方自在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张狂懒得纠结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能看看你那件宝物么,都说古代时期有各种各样法宝,其中番天印就是一种威力巨大的宝物,你那一方小印,应该就是番天印吧。”方自在盯着张狂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给你看看还不行么,非要跟我耍小心眼!”张狂没好气的掏出番天印,交到方自在手上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,以后得提防着他点,为了看看番天印,居然设了个小圈套!

    知道张狂不会拒绝他两次,也知道张狂现在不可能加入潜龙,方自在再次提出邀请张狂,居然是为了看番天印打基础。

    张狂心里吐槽,多没劲,想看番天印就明说嘛。

    方自在翻看着番天印,看了老半天,还试着向番天印中输入灵气,结果都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张狂,这件宝物难道已经认主了?”方自在有些不信,这么威力巨大的宝物,张狂未必能够让番天印认主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番天印激发一次威力,所要消耗的能量巨大,充足了能量也只够运用三次的,结果今天在伏龙观就用了三次,回去后,又得消耗我巨量灵石了,实在是亏了!都没能收回本钱来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狂突然想起了什么!

    连连拍脑袋,“忽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纵身向山上伏龙观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又发什么神经?”方自在不解的看着张狂,随后也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