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,张狂犯不上和苟科长这样的小人物计较,说话的语气也比较客气。

    苟科长端着茶杯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上午我带着验收人员过去看了,这可不是我们供电局难为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很多地方都不合格,所有用电设备需要正规厂家提供的合格证,各处的接线方式也不够完善,需要整改的地方太多了,你们还是重新做一遍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?张狂有点不相信自己听见的,神奇生物所用的哪一项设备不是正规厂家生产的!

    接线方式也都是按照严格的操作标准进行的,苟科长哪只眼睛看到不正规了!

    全面重新做一遍,先不说要浪费多少人工和材料,生产日期也会耽误很多天,这笔损失又怎么算。

    唐晓娇当场就要发作,被张狂一个眼神制止,现在可以确定,肯定是有人针对神奇生物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啊,年前才发生那样的大事,多个部门都被神奇生物告赢了,电力局还敢来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苟科长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能不能给点提示,神奇生物需要做点什么,才能正常投产。”张狂问道。

    苟科长先是一愣,而后笑了:“你这个小同志,怎么能这么和领导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是我们电力局找你们麻烦是的。”

    张狂站起身,“既然是这样,那好吧,告辞。”

    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苟科长没想到张狂反应这么激烈,放下茶杯,说道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。神奇生物的产品销售非常火爆,我们电力部门肯定要大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”张狂转回身来,冲着苟科长说道:“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给你介绍一个人,你们谈。”苟科长转身拉开里间的门,“露露,你来和张总谈谈。”

    一个妖艳的女孩子从里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女孩子,张狂直皱眉,这个女孩子其实很漂亮,却把自己画的和鬼似的,一张脸弄得乱七八糟,眼眶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,整个就是一个乌眼青!

    “认识一下,我叫孙露露,他们的王局长是我姐夫,当然是没有名分的那种姐夫。”孙露露伸出手,想要和张狂握手。

    张狂没有伸手,孙露露倒也不觉得尴尬,笑呵呵的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看你们神奇生物的产品销售非常火爆,能不能把你们在东北地区的销售权授权给我。”

    孙露露自顾自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也不会做什么有损神奇生物名誉的事情,保证不会销售假产品,严格按照你们定的价格销售。”

    “进货价方面,我也不要太大的优惠,就按照市场销售价的五折,你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张狂笑了,孙露露以为张狂同意了呢,马上高兴的说道:“如此说来,你同意了啊,那好,我这就让他们给你们恢复电力供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这个煞笔!”张狂极少爆粗口,有时候就是愤怒也不会用太难听的词汇,这次却真的动怒了,“看看你这幅装扮,就和一个恶鬼投胎一样,还敢惦记我们神奇生物的产品,真不知道你有几个脑袋!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!”孙露露怒不可遏,她这可是眼下最流行的烟熏妆,这个土鳖居然什么都不懂!

    “我骂你怎么了,没一巴掌拍死你,就算你今天走运!”张狂转身对苟科长说道:“苟科长是吧,这个上辈子被熏死的丑八怪是你们局长情人的小姨子是吧,好啊,你们电力局有本事!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把话放在这,别去求我!”

    “求你?你给我记住今天说的话,你就是跪在地上求姑奶奶,你别想再通电!”孙露露肺都要被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刚才的话都录下来了吧,回去就联系上次采访咱们的那些记者,把这段录音原封不动发布到网络上,我就不信没人管得了电力局了!咱们走!”

    唐晓娇拿出一个精致的录音笔,冲着苟科长和孙露露晃了晃,“你们不知道春节前,我们和几个部门打了一场官司么,想必我们熟悉的那些记者,对这段录音很感兴趣!”

    孙露露没觉得怎么样,反正她就是一个闲散人员,怕这些干什么。

    苟科长一下子吓坏了,随着网络的兴起,很多事情一旦被捅到网络上,马上就会变成大事,万一再被水军推成热帖,他就等着倒霉吧。

    “张总,有话好说嘛,没必要这么做吧。再说了,你这段录音未经我本人同意,你有什么资格发布到网络上,我还要控告你侵犯了个人*呢!”苟科长软硬兼施,试图说服张狂。

    张狂冷笑道:“那好啊,我等着你控告我侵犯你的个人*,你需要我赔偿你多少钱,只管说话,我别的没有,就是钱多!信不信我用钱砸死你,还有你这个熏死鬼!”

    “庸俗。”唐晓娇不屑的说道:“咱们这样有身份的大人物,怎么会做这么庸俗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哈,咱们现在的身份不同以往了,有些事情的确需要考虑一下,实在有*份。”张狂配合的说道。

    哪知,唐晓娇随即说道:“你忘了么,那些小黄毛,只要二十万,就能废掉一个人。我看这位孙小姐还有几分姿色,想必那些小黄毛不介意和孙小姐发生点什么超友谊关系吧!”

    “你!你敢!”孙露露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就如张狂说的,神奇生物不差钱,用钱砸,也能把她砸死!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敢的,既然有人把爪子伸向了神奇生物,我们神奇生物肯定要斩断这只爪子,不来点狠的,都以为我们神奇生物好欺负呢!”唐晓娇说完,挽着张狂的胳膊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两个失魂落魄的男女,在办公室内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露露,你办的这叫什么事,这下子好了吧!当初我就说过,神奇生物不好惹,想要代理他们的产品,可以主动上门去谈,不能用这样的办法。人家软硬不吃啊!”苟科长后悔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