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学武赶紧请两人进入别墅。

    李忠向张狂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如今,张狂可不是当初在飞龙集团的那个安保部长了,人家现在是风头正盛的年轻企业家,在东宁乃至天奉省的影响力,甚至已经超过了宋学武。

    以前,李忠只是对张狂在武学上的能力佩服,现在却是全方面佩服。

    “老李,还好吧,我发现你的实力又提升了呢。”张狂拍了拍李忠肩头,一瞬间,运用神识探查了李忠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总,我这点实力,可不敢在张总面前显摆。”李忠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这么练下去可不是办法。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你运用了某种药物刺激身体,激发身体潜能。这么下去,等你老的时候,你的身体将会变得很差,你不想老了要在轮椅上度过晚年时光吧。”

    张狂的话,把宋学武吓了一跳,李忠更是惊骇的看着张狂。

    他用药物激发身体潜能,这样的事情,张狂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宋学武很不悦的看着李忠,“老李,你这是何苦,你我就如兄弟一般,没必要为了一些事情这么拼!我可不想看到你万年受罪。”

    李忠无奈的苦笑道:“我的年纪大了,能力也就是这样了,想要提升一下实力,也只能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,这样吧,我过些天会给军方的特种部队研制两种药物,一种是激发潜能的药物,对身体绝对没有任何副作用。另一种是治疗身体隐疾的药物,正好可以治疗你现在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张狂说道:“到时候你去神奇生物拿一些,对你现在的情况有很大帮助。”

    张狂并不是烂好人,在飞龙集团的时候,和李忠相处的还不错,现在看到李忠的身体出现了问题,张狂想要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张总,真是太感谢了!”李忠激动的看着张狂,“我老李笨嘴拙舌,不怎么太会说话,你的大恩大德,我李忠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叔,你和他客气什么,又不是外人。”唐晓娇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忠可不这么想,那可是张狂专门为军方特种兵研发的药物,说句不好听的话,那可是涉及到国家军事机密,他通过宋学武的关系,都不可能拿到这样的药物。

    这两种药物,对他的意义,简直就是再造身体!

    习武之人,谁不想自己的实力更高,谁又想万年在轮椅上度过。

    李忠这也是没办法,才不得已用了这么偏激的办法,他也曾考虑过后果,却还是毅然决然的用了那种霸道的药物刺激身体。

    “张狂,真是多谢你了。”宋学武心中感慨不已,当初他叫张狂很随意,那时候张狂是飞龙集团的安保部长,是他的下属。

    现在再叫一声张狂,觉得非常亲切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宋小姐的身体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。”宋学武赶紧把张狂请入别墅。

    李忠在客厅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宋琳的房间在二楼,是复合式的套间。

    宋学武请张狂和唐晓娇来到二楼,进入宋琳房间的客厅。

    张狂可以理解宋学武没有把宋琳送医院,一些奇怪病症,医院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像宋学武这样的有钱人,让女儿宋琳在家接受治疗,不局限于一家医院,能请各大医院的专家进行会诊。

    如果在医院接受治疗,去请其他医院的专家,就有点不方便了,毕竟都是同行,难免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再加上第一医院爆出来的丑闻,院长田启光和肖明月串通陷害神奇生物,导致东宁这家最大的医院,名誉严重受损,现在有很多人已经不再相信第一医院了。

    进入客厅,张狂看到客厅内有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有一把年纪的老人,也有精明能干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张狂没有和这些陌生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宋学武进入客厅内,一个坐着的满头银发的老人激动的站起来,“宋总,我突然想起来一个治疗办法,宋小姐的情况,如果采取针灸治疗方式,应该可以起到很不错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针灸?”宋学武不解的看着这位老专家,“齐先生,您不是已经用过针灸的方式了么,没什么效果啊。”

    这位齐正东,是东宁医学界赫赫有名的国手级别老中医,尤其是擅长针灸之术。

    国手这个称呼属于是非正式的,并不只是围棋界和体育界有这个称呼,实际上中医界早在古代时期,就有这样的称呼。

    能够当得起国手称呼的,那都是具有真才实学的老中医,绝非是江湖游医可比的。

    更不是各大医院,那些装模作样把把脉,开几副方子的中医专家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的情况比较特殊,我的针灸术的确没办法救治宋小姐。不过我知道有一位大国手,一定可以做到!”

    “齐先生,你说的不会是牛一针老爷子吧!”旁边另一个白发老头,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说的就是牛一针老爷子,宋总要是能请到牛大国手,我敢说只要牛老爷子出手,令爱身体马上就会好起来!”齐正东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那位老头直摇头,“恐怕是不太容易啊,牛老爷子身体年岁大了,身体状况也不如从前,除非是最上层的几位领导,否则他老人家绝对不会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宋学武刚刚燃起的希望,瞬间化作泡影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请动那样级别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中医那一套理论早就被证实过时了,你们中医的把戏骗骗人还可以,真要是治病救人,还得西医。”客厅内的那个精明能干的中年人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不要紧,一下子激怒了两位老中医。

    “西医在检查手段上,的确比中医更先进,但西医就是万能的么!很多疑难杂症,最终不都得靠中医手段来解决么!”齐正东怒道。

    另一位老头更是毫不客气,“又来一个你比国家上层领导更有能力的人,如果中医和你说的这么不堪,上层领导为何还要请中医大国手做保健医生呢,难道上层领导还不如你!”

    张狂无语,又是所谓的中医西医之争。